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卡糖(2)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 作者:卡糖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 作者:卡糖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卡糖(2)

    唯独有一点,太黏游弋了,游弋自从接他回去,他走哪儿蔺溪都要跟着,不过游弋也没觉得是件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孩子嘛,黏人应该是天性,长大就好了。

    蔺溪就这样在游弋的羽翼下长到了十八岁,依然改不了孩子天性,甚至有些变本加厉,那时候游弋也没觉得如何,他的注意力不在那上面。

    系统说等蔺溪成功跨入金丹期,游弋就算是功成身退了,于是在自己短暂生命的前半段,他一直在养孩子,而在短暂生命的后半段,他一直在为蔺溪冲击金丹期做准备。

    其实仔细算起来,他有些本末倒置了,蔺溪本人如何成长,如何思考,游弋其实漠不关心,他只是对他好。

    蔺溪如他所愿成功冲击到金丹期,而他也真的功成身退回到了现实世界。

    游弋没什么真实感,蔺溪消失了,又成为了他电脑里的名字,系统也消失了,他脑子里不再发出别人听不到的声音。

    而他在家休养了两天以后,火速修文,把蔺溪的结局改成了惯有的大圆满结局,前面一重又一重的阻碍,全部赐给了蔺溪金手指,让他每一关都能成功闯过去,还邂逅了很多朋友,和一生所爱之人。

    做完这些,游弋如释重负,心说老子以后再也不虐主角了,不过反正无从考证,说不定他在另一个世界游览一生,也只是浮华一场梦呢?

    无论事实如何,游弋真的以为这件事就此过去了,并且决定开启人生新篇章,全心创作下一本小说。

    大纲写好了,主角定好了,甚至前三章都磨出来了。

    一觉醒来,一睁眼,乖乖,又被熟悉的系统带回到了这熟悉的世界里。

    游弋从创作第一本书,第一个主角开始,就下定决心自己要写出无数个绚烂多彩的世界,无数个令人无法忘怀的主角,谁知

    出身未捷身先死,系统的存在预示着,他这辈子可能只能围着一个主角,一个世界打转。

    游弋心说既来之则安之,听系统说了现状和自己应该完成的任务,也觉得是小意思,他养的崽,不管变成什么样也都还是听他的话的,他有信心。

    于是一照镜子,懵逼了。

    后来得知,他身体的原主是个刚刚入无南宗,涉世未深的少年,还只是筑基期。

    游弋至此也没有丧失信心,虽然他更喜欢金丹期的壳子,但这个也还行,最起码长得顺眼,跟现实世界的他还有几分相似。

    他以为的任务就是跑带蔺溪面前表明身份,劝他回归正途,蔺溪听他的话,任务圆满结束。

    谁!知!道!

    他上辈子用尽全部心力养大的孩子,他最亲爱的师弟,他唯一创造出来的最重要的男主角,一见面就想杀了他。

    还特么差点儿杀成了!两!次!

    作者有话要说:  求评求收没存稿心慌,再没有反馈就真的很担心自己一开坑就立马坑

    第3章

    游弋想着第三次大概很快就要来了,他百无聊赖地看着头顶云卷云舒,呆愣地在原地站了半晌。

    实在是想不通,若能百岁无忧在这个世界安稳一世,哪怕是当个小人物又有何不可,为什么非要腆着脸巴巴跑到蔺溪跟前去送死。

    想罢,还得想办法找到蔺溪。

    因为他是蔺溪啊,不是旁人。

    游弋说的那些话是为了完成任务不假,但也是真心话,蔺溪的大师兄很关心他,很担心他,以为他已经脱困成神,走这一遭却发现他似乎比小时候过得还要糟糕。

    而他就是那个倒霉催的大师兄,蔺溪现在这个样子,怎么叫他放心得下。

    有系统在,蔺溪的踪迹很容易就能被他寻到,游弋赶过去之后,才发现蔺溪去了距离无南宗千里之遥的映雪山。

    游弋有些惊讶,他记得映雪山,在蔺溪尚年少时,他出门蔺溪总要跟着,某一次,他们路过了这映雪山。

    那时正值冬季,大雪纷飞,蔺溪不御剑而行反而想走路,游弋便依着他,二人一大一小,一高一低便深一脚浅一脚地在雪地里行走。

    蔺溪在那个年纪却不爱笑,也是自那次以后,他脸上才逐渐有了笑。

    游弋觉得自己大概是年纪大了,总是想起往事就心生荒芜。

    毕竟在这个世界已经过了百年之久,这个世界又是他一手创造出来的,总是有感情的。

    仔细想了想,却不知道蔺溪为何要来到这里。

    游弋悄悄前行,自以为蔺溪未曾发现,谁知他刚前行了一步,站在前方的蔺溪便出声了。

    你是脑子不大好,还是单纯不怕死?

    游弋脚步一滞,见蔺溪一点一点转过身来,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我只说再留你一次性命,听不懂?

    游弋咽了咽口水,前进的那一步又默默退了回来。

    你是个好人,不会滥杀无辜的。

    他努力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诚恳,语气听起来真挚,但显然蔺溪并不在意。

    或许是他胡诌的借口起了效果,或许是蔺溪今日没心情杀人,总之蔺溪只是在最开始跟他说了那么两句话,再没有出过声。

    游弋猜测今天运气大概还不错,他又走了两步,蔺溪没再出言阻止。

    走近了才发现,蔺溪面前是个冰冷的墓碑,定睛一看,游弋忍不住在心里骂了句脏话。

    这墓的主人竟然是他?

    游弋没想到有生之年能以这样的方式参观自己的墓碑,心情真特么的精彩。

    然而心里哭唧唧,脸上还要笑嘻嘻啊不对,游弋做了个忧伤地表情,搭配难过的语气一起食用。

    这是游弋前辈的墓?

    衣冠冢,我师兄走得很干净。

    系统在游弋脑子里尖叫,大进步啊宿主!蔺溪都愿意跟你说话了!你拉他回归正途的那一天还会远吗?!

    游弋被吵得头疼,抬手揉了揉太阳穴。

    这么一个小小的动作,引起蔺溪侧目,游弋顿时紧张起来:我我不知道游弋前辈的衣冠冢在这里,否则一定早就前来拜祭了。

    蔺溪看着他微眯起眼来:你叫游一?

    游弋努力忽视脑海中系统的声音,对蔺溪微微颔首:是。

    他为何要给你取这个名字?

    蔺溪目不转睛地死盯着他,游弋不敢随口应答,他对这样的蔺溪只感觉到了完完全全的陌生,压迫感,满是扑面而来的压迫感。

    眼前这个人似乎跟他带大的那个小师弟没有丝毫联系,根本像是另外一个人了。

    金丹期的修者对上还只是筑基期的修者,效果立竿见影,游弋有些头晕。

    然而蔺溪并不会因为他看起来身体不适就放过他,他的模样像是不得到一个答案绝不罢休。

    游弋开始搜肠刮肚想台词。

    因为游弋前辈说,世间万物,唯一而已,我便是这个一。就算无人可依,无人可信,无处可去,只要我还记得这句话,记得自己是谁,记得我该做什么,去走一条正确的路,活着便是有意义的,所以给我取了这个名字。

    蔺溪听了这话沉默了片刻,突然兀自冷笑了两声,冠冕堂皇,倒像是他会说出来的话。

    游弋不动声色松了口气,这关好像算是闯过去了。

    还好自己是靠笔杆子吃饭的,这些话信手拈来两句还算简单,而且还夹带了一些私货,希望蔺溪能听得进去。

    游弋鼓着勇气往前走了两步,前辈,我能问问你发生了什么吗?你为何会从无南宗出来?又为何一路孤身一人?

    蔺溪回身看他,你很多方面都和他很像,包括这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习惯,但你毕竟不是他。想活着,就闭嘴。

    游弋又感觉到了高位者对低位者的压迫感,好吧,看来因为他的这个问题,他和蔺溪的关系被一下子打回原形。

    他撇了撇嘴,安静地站在一旁,看见蔺溪上前去,将他坟头的荒草一一除去。

    游弋想着献殷勤帮帮忙,被蔺溪呵斥,游弋只得站在原地,看来这次和上次根本没有可比性,上次简简单单就获得了蔺溪的信任,这次怎么都不得要领。

    不过讨好一个小孩子是很容易的,蔺溪现在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蔺溪前辈,你若是想做什么,我也可以帮帮忙。

    蔺溪头也不回,明明有更简单干练的方法,他却偏偏要用最原始的方法自己动手。

    你资质太差,而且。蔺溪顿了顿:我身边不需要任何人。

    游弋当然不能放过他还算好说话的时候:游弋前辈对我有恩,我一定要报答他的。

    他想起上次蔺溪说的话,又补充道:我知道在他受难时我未能及时出现,只因我那时一无所知,后来又妄图欺骗你,更是罪该万死,但是游弋前辈在这世间最关心的人便是前辈你,我只是觉得游弋前辈会希望你不要放弃修炼,冲击化神。

    神?他现在已经是魔修了。

    从天边处传来熟悉又陌生的苍老声音,游弋下意识看过去,蔺溪已经直起身来,周身全是弥漫的寒气,神色阴冷,盯着天边似是匆匆赶来的那人。

    关灼长老游弋有些兴奋,他这次回来除了蔺溪还没有机会见到往日的旧人,如今总算见到了一个。

    关灼是无南宗的长老,威望极高,性子清冷,不喜收徒,却爱跟游弋混在一起,整日下棋论道,蔺溪很讨厌他。

    游弋猜测,蔺溪大概总觉得这么个老头子总是隔在他们之间,耽误了自己指导蔺溪修炼。

    如今看来,蔺溪还是很讨厌关灼,而且似乎更讨厌了。

    你这后生认识我?关灼捻了捻胡子,目光脱离蔺溪转向游弋。

    游弋微微作了一揖,我是无南宗新进弟子,当然认识关灼长老。蔺溪闻言皱眉看向他。

    我无南宗的弟子?关灼冷笑一声:必然也是心术不正,才会跟这魔头混在一起。

    游弋:

    他心中突起怒火,印象中的关灼虽然有些不近人情,但相处久了也会发现就是个脾气古怪的小老头儿。

    游弋自问对关灼从来都是尊重敬重的,如今他走了,关灼竟然也开始针对蔺溪,还叫他魔头?

    听到关灼从天而降说的那句,他还没太在意,这会儿倒是真的生气起来,话语间也变得不卑不亢。

    我听闻游弋师兄在世时与关长老向来关系交好,如今看来真是人走茶凉,难道关长老不知道游弋师兄有多看中蔺溪师兄吗?你竟如此中伤他!

    蔺溪看着他,眼神微动。

    作者有话要说:  求评求收(卑微

    第4章

    关灼浑浊的眼珠瞪着游弋:哪里来的不识好歹的东西,我何时与游弋交好?你莫想拉我下水,我一声光明磊落,游弋身为我门派大师兄,却找来蔺溪这个降世魔星来祸害我门,身死魂灭已经是他最好的结局,他若活着,也会是无南宗的敌人!

    游弋气得胸口上下起伏,浑身发抖,却想不出什么严厉的话骂回去,他上一世活得肆意潇洒,没这种与人骂街的机会。

    难怪,难怪蔺溪变成如今这幅样子,都是无南宗的这些老家伙!

    他自认不说话就等同于服输,刚想上手直接开打,又突然想起自己现在已经不是金丹期了,进退两难之际,有人比他更快出手。

    关灼不曾想到自己说的这些话句句直直戳进蔺溪的心里,蔺溪忍了许久,此刻终于爆发,二话不说与他纠缠在一起。

    但毕竟一个金丹期一个元婴长老,不消片刻蔺溪就变得有些吃力,关灼站在高处俯视他们。

    蔺溪!你是我无南宗的罪人,不取你的性命难向天下人交待!我本想若你配合,我便给你个痛快,我好言相劝你却刀剑相向,如今,便再无别话好说了,你既那么钟情于你师兄,不如别挣扎了,今日便去陪他吧!

    蔺溪唇边溢出殷红,扯出一个残忍的笑来盯着那人:正是担心因为我师兄在那边寂寞,我才要拉你们去给他陪葬!不会很久的,很快,我们就能一起去见他了。

    关灼气急,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一人本就不是我的对手,如今以为加上一个筑基期的小喽啰还能逃得出去吗?!若我当日身在山门,你从第一日起便早就没了命!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来来回回,游弋满头是汗,他一个筑基期的弟子,那边神仙打架,这边殃及无辜,他的身体和精神都有些受不了。

    心说你们别吵了,老子不需要谁陪,你们过好自己的日子不行吗?!

    系统,能逃掉吗?蔺溪不是他的对手。

    系统嗯!了一声,可以!我把跳跃门打开了,等关灼掉以轻心的时候,你随时可以带着蔺溪走。

    听它这么说,游弋心里有底了:虽然阶级差别大,其实关灼也有些力不从心,他动作明显慢了,估计正疑惑着为何自己一个元婴期的杀一个金丹期的这么困难。

    游弋听他之前那番话,本来就一肚子气,这会儿更是一点儿情谊都不念了。

    哼,废话,这是我写出来的主角,还能轻轻松松被你们搞死了?

    系统看准时机,就是现在!就是现在!带蔺溪走!

    关灼额角冒出汗珠,蔺溪不久前在无南宗大闹了一场,那时他不在,只是听闻无南宗损兵折将了不少,但蔺溪也受了伤。

    此番好不容易找到他,关灼还以为凭自己一人,便能不费吹灰之力把蔺溪干脆地除掉。

    谁知他竟这么能抗,几番争斗下来,自己也只是占了一些上风而已,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把到蔺溪的命门。

    走神片刻,复一抬头,眼前的男人却不见了,关灼额角直跳,再一看一直躲在远处的后生,也不见了。

    为何?蔺溪只不过是金丹期,再坚持不了多久必会成为他的手下败将,自己只是稍稍走神了那么一瞬,蔺溪就带着那个筑基期的小子溜了?

    关灼捻了捻胡子,料想坊间和山上的传言大约是真的,蔺溪那小子,注定成魔。

    蔺溪在被游弋带走的时候,就直接晕了过去,靠在游弋身上不断呓语。

    毕竟等级有别,不甘心也好,死撑着也罢,敌不过还是敌不过。

    游弋依附着系统的力量,带着蔺溪到了一处距离映雪山颇为遥远的城镇上暂时落脚,入住客栈时,小伙计已经对这些打打杀杀身受重伤的修者见怪不怪,问都不多问一句。

    恋耽美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卡糖(2)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