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卡糖(4)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 作者:卡糖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 作者:卡糖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卡糖(4)

    好歹这个游一已经混了个脸熟,瞎话编了一大堆,不能前功尽弃。

    游弋在背后握了握拳,决定先把账记下,以后再跟他算。

    他符合人设,哆嗦着委委屈屈地看着蔺溪:我已入了无南宗,按理来说

    我说不准就不准!蔺溪才不想听他的辩驳,十分不耐:不想要命了你就再叫一次。

    游弋:

    这小兔崽子这么仗势欺人也不是我教的!他在心里狂翻白眼。

    看见游弋气鼓鼓地,明显不甘心却又不敢反驳他的样子,蔺溪方才暴怒的情绪突然奇迹般地逐渐平静下来。

    他又忍不住看向这个游一,长得挺清秀,自己跟他站在一起,倒显得妖异许多,师兄在世时常常夸他越长越好看,但这个好看是个什么标准,很难说得清楚。

    呵,自己当年每次被师兄夸奖都心生欢喜,还颇以出众的样貌为豪,但现在看来,师兄说他好看,或许只是随口一说,师兄本身喜欢的,难道是这小子这种寡淡的模样?

    蔺溪又想起这小子说的师兄帮他取名,又叫他保命招数的事,喉头涌起血气,被他强压下去。

    是了,他与师兄在一起百年之久,都未曾听他提起过面前这小子,虽不知为何,但这小子想必确实跟他师兄有过一段不为人知的过往。

    否则自己如今这幅样子,人不人,鬼不鬼,仙不仙,魔不魔,他几番招惹,又是何苦?

    可是他厌恶此人,光是想到他的笑容他的声音他整个人,若是这些年围绕在师兄身边是他二人,师兄会更喜欢这个游一,蔺溪就无比迫切地想杀了游一。

    何况游一对他的想法一无所知,此地是哪里他不清楚,也不在乎,左右已经沾染了许多条人命,不多这一个。

    游弋突然明显地感觉到阵阵发冷,紧了紧衣服。

    可是可是师兄喜欢他,这又是另一个意义上的症结所在。

    蔺溪突然变得十分沮丧,师兄在这小子身上付出过时间和精力,或许对他笑过,对他倾诉过,或许这小子在师兄心里比他还要更重要些。

    虽然一想到此处就内心酸涩,但蔺溪还不至于完全疯魔,他明白,若是游一死在自己手上,师兄一定会对他失望透顶。

    虽然师兄不在了,他也不想试想到师兄难过的样子,即使他曾经大逆不道地想过,如今师兄不在真是太好了。

    否则见到现在的他,或许会因正邪不两立而亲手了结了他。

    只是想到那个场景,想到师兄冷冰冰的神情,蔺溪的心就如同被几万条毒蛇同时撕扯一般难受。

    蔺溪看着眼前裹紧衣服的游一,闭了闭眼睛,压下心中嗜血的狂躁。

    这人毕竟受过师兄的恩惠,姑且算得上是知恩图报,若论该死,关灼那种人岂不是更该死?

    若师兄知道除了自己,这世上还有人记得他,还有人挂念他,还有人相信他,应该也会开心的吧?

    我饿了。蔺溪冷声说道:你去给我找些吃的来。

    游弋大喜,随即便想起蔺溪早已辟谷,又怎么会饿,倒是他当年总是馋嘴人间珍馐美味,蔺溪对他嗤之以鼻。

    现在蔺溪说饿了,怎么看都像是想要支开他的把戏。

    蔺溪见他迟疑,冷笑一声:我离开无南宗这么久,那些老家伙里也就关灼一个找到了我,你每次找我都那么容易,我就算走了,还不是会被你找到?

    说得也对

    不过我倒是很想知道,你究竟是怎么找到我的?

    游弋咧嘴一笑:时间不早了,我先去准备些好吃的!

    说完就一溜烟跑了,蔺溪面无表情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眼前,料定这人绝对有问题。

    他独自调息修整,不过多时,打开储物戒,拿出一枚丹药吞下。

    这次可称得上是被关灼重创,蔺溪痛恨自己的无能为力,若是师兄还在时他修炼用心些,现在也不至于败给关灼。

    蔺溪突然看着手上的储物戒精神一凛,怎么会?

    他的储物戒竟然被谁启用过?

    是游一吗?

    第7章

    游弋下楼吩咐店小二准备食物,报上的全都是蔺溪喜欢吃的,蔺溪不是困于口腹之欲的人,但是人就有喜好,这人是他创造出来的,没有人会比游弋更了解蔺溪。

    他在前厅等待的时候,系统说有消息告诉他,让游弋找个能隐藏自己情绪的地方听。

    游弋很听话,当即找了个偏僻的桌子坐下,这才跟系统交流,系统立即表现得有些兴高采烈。

    我刚刚得到的通知,因为你上一世身死魂灭走得干干净净,而且蔺溪突然变了性子,导致新任务生成,你的状态其实可以算在意外掉线里,我或许可以帮你重塑一个身体,和上一世一模一样!

    游弋也很开心:真的?那什么时候能重塑好?他又有些怀疑,不会不是原装的吧?一眼就被蔺溪识破的话,我必死无疑。

    真的!肯定跟你前世没有任何区别。系统回答道:不过比较麻烦,我得递交申请,看能不能通过,需要等一段时间。

    要等多久?

    大概要等几个月。

    游弋沉吟片刻:行吧,那我现在能不能先撤?反正蔺溪也不喜欢我现在这个身份,等到时候我的身体做好了,我再用师兄的身份劝他,不就好了吗?

    不行,蔺溪现在情绪不稳定,状态也不稳定,那么多人想他死。宿主,你要能保证不在蔺溪身边他也不会下线,这样才可以先撤。

    这我怎么保证?

    那就只能先跟着他,而且我能感觉得到,他对你的恶意和杀意越来越少了,这是好的转变呀。

    可是

    没什么可是啦。系统一一跟他分析利弊:你现在只需要扮演好角色,然后陪在蔺溪身边,保证他不会死就行了,像这次一样,在关键时刻还能救他一命呀。

    说的谎话越来越多,我心里也没底,总感觉这小子这次我过来之后,完全看不透他了。

    在楼下苦恼了一会儿,游弋安慰自己,好歹有希望能换成上一世的身体和身份,还是很开心的。

    游弋乐颠颠地回到房间,蔺溪果然还在,正闭着眼睛打坐休养生息。

    不敢打扰他,游弋把准备好的一切食物都往桌子上放,蔺溪闻着味道睁开眼睛,愕然发现这一桌子都是自己喜欢吃的。

    他在无南宗没有关系甚好的师兄弟,这么多年来连个稍稍亲密些的朋友都没有。

    知道他喜欢什么讨厌什么的,只有师兄,何况他以前吃东西的机会甚少,蔺溪甚至觉得师兄都不一定知道他喜欢吃什么,这小子怎么会知道?

    巧合吗?每一样都是他喜欢的,这种巧合未免太可怕了。

    这个游一还真是疑点重重。

    然而游弋对蔺溪所疑心的一切都一无所知,他发觉蔺溪结束了调息,赶着献殷勤:师想起之前蔺溪的话,游弋立刻悬崖勒马。

    前辈,你不是饿了吗?来吃些东西吧。

    蔺溪之前一直看着桌子,此刻微微垂眸看向他,你动了我的储物戒?

    游弋有些不好意思,点点头:我没有钱

    蔺溪根本不是在跟他计较这个:你怎么能解得开我的封锁咒?

    游弋一怔,这才明白自己又露出了马脚,不过谎话已经扯了那么多,不差这一个。

    或许是巧合太多,游弋正准备再把前世的自己搬出来的时候,蔺溪突然接道:也是我师兄教的?

    游弋顺势点头,为了增加可信度,主动说道:游弋前辈的解锁咒跟前辈你的是一样的,我只是试试,结果就成功了。

    他睁大无辜明亮的双眼,努力让自己看上去完全无害。

    蔺溪用审视的目光在他身上转悠了两圈,并没有多加追究,游弋松了口气。

    吃东西的间隙,蔺溪又悠悠开口问道:我师兄教了你那么多,他与你相处了多少时日?

    游弋结结巴巴的:几几个月。

    几个月?蔺溪锲而不舍地追问。

    三个月游弋随便扯了个数字。

    哦?蔺溪若有所思道:是哪一年?

    游弋咽了咽口水,紧张得不得了。

    他这个壳子的年纪比蔺溪小,要是回答在遇到蔺溪之前就遇到了这个游一,明显不现实,那会儿这个身体还是个不谙世事的小孩子,不会如此情深义重,但如果回答在遇到蔺溪之后,更是难办。

    他捡到蔺溪以后就把蔺溪带回了无南宗,百年来两个人几乎没有分开过,三个月的空白期在哪儿?

    难办

    但是蔺溪竟然没有继续追问,反而像是准备放过他。

    你身上疑点重重,但目前看来,你似乎和那些人不是一伙的,否则在我无力反抗之时就能轻易取我性命,你这许多话里,何为真何为假我不计较,但我希望你对我师兄的感恩之情是真的,这世上若只有我一人记得他的好,也太不像话,所以我不杀你,是为了让这世上多一个能记得他的人,你明白吗?

    明白!

    游弋听蔺溪说的这番话,几乎有些热泪盈眶。

    系统拉他进来的时候,跟他说蔺溪如今的性子变了许多,让他做好心理准备面对,游弋在被重伤的那两次之后,也开始怀疑蔺溪简直像是被谁夺了舍。

    但这番话,游弋确定,这就是蔺溪,是他从小养到大,教授礼义廉耻,功法品性都比其他人要出众得多的蔺溪。

    蔺溪只吃了一点点东西,游弋统统收拾好了以后,在客栈门外驻足,仰望天边明月,心中一阵唏嘘。

    不知前路,内心茫然,有些支撑不住的无力感。

    正出神着,听见系统急匆匆告诉他:宿主!申请被驳回了。如果你需要重塑你的原身,就要先完成一个条件

    游弋蹙眉:什么条件?

    蔺溪帮你立了碑,造了衣冠冢,如果你要证明自己只是中途掉线,需要重塑原身,就要让那个衣冠冢消失

    游弋扶额:你这是要让我去掘了我自己的坟啊。

    系统怯懦道:我知道听起来是不好听,但是总归那也不是你的坟,只是个衣冠冢罢了有那个衣冠冢存在,上面就认为你的原身已经没了,不通过我的申请啊。

    游弋叹了口气,看着挂在天边清冷的,明晃晃的月亮。

    蔺溪刚才才说不打算杀我了,我现在就立刻去掘了他师兄的坟,你觉得他是会信任我?还是会杀了我?

    系统也很难办:那要怎么办啊宿主?

    游弋有点儿头疼,揉了揉太阳穴:这样吧,先等一段时间,我想想办法,最起码不能让蔺溪知道是我做的。

    嗯

    游弋满心烦恼着该如何去掘自己的坟墓,因此并没有看到,二楼窗口,立着一个人影。

    此刻正往下看,刚好看到楼下的少年轻揉鬓角的样子。

    蔺溪眼神微动,回想起与游一相处的点点滴滴。

    他与关灼对话的不卑不亢,他笑起来微微弯起的眼睛,他和师兄如出一辙时不时揉额角的小动作,还有讲话的方式,还有他还能解开自己的储物戒。

    蔺溪自然而然想到这个人变成了师兄的样子拥抱他,安慰他,就连叹气都很像师兄。

    还有方才在梦里,蔺溪明明记得拉着的是师兄的手,那是只有师兄能给他的感觉,但睁开眼却变成了这个游一。

    蔺溪的心脏砰砰砰地剧烈跳动起来。

    第8章

    游弋守在蔺溪床前时没有睡好,他阶级低,灵力弱,天资差,还没有武器,走到哪儿看起来都是蝼蚁一般的小人物。

    蔺溪打坐时,游弋在地上打了地铺,躺下就呼呼大睡。

    入睡后当然没有发现蔺溪念了个诀,使他陷入更深沉的睡眠中,而蔺溪走近了,细细观察他。

    除了目光审视,蔺溪还探了探地上这少年身上的灵力,约等于无,蔺溪跟他交过手

    其实不算交手,而是他单方面攻击,这少年全无力量抵抗,躲避不及还被伤了两次。

    但那也不能排除他故意保存实力,蔺溪微微偏头,探到了手下这人身体里,还存有自己本命剑留下的剑气。

    伤势会有好转,但蔺溪当初出手狠辣,没有留有一丝情面,这人的底子差,他这剑气可能永远都会留在他的体内,不会完全消散。

    不是装的,自己一开始对游一的判断没有错,这就是个资质极差的年轻人。

    不是金丹期伪装筑基期,确实是筑基期,而且完全没有结丹的迹象。

    弱成这样,还挺不怕死。

    蔺溪勾了勾唇角,这算是他身上为数不多的一个优点。

    所以师兄为什么会对他那么好呢?

    游弋睡得熟,对蔺溪探他灵力,对他驻足评价,还总结了他一个优点这些事情,全都一无所知。

    他只觉得自己累极了,但睡在地上也不觉得难受,反而像是回到了熟悉的地方,很有安全感。

    朦胧中察觉到身边有人,对他没有负面威胁,那人的气息令他十分舒心,索性也就不去理会。

    游弋翻了个身,凭本能抱住了身侧那人的胳膊,脸颊还蹭了蹭那人的手背,继而露出了一个浅淡满足的微笑。

    蔺溪的手像被火烧一样,立刻甩开了缠上来的那人,他施的诀还有效,这样被甩开,地上的人都没醒,只是从嗓子里发出了几声不满足的咕噜声。

    游弋蹙眉,蔺溪也蹙眉,继而听地上的人嘟囔了两句他没听清的话,然后很快,那人眉头舒展开来,整个人蜷成了个团子。

    这绝不可能是师兄。

    蔺溪甩袖回到床边坐下,得出了这么个结论。

    恋耽美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卡糖(4)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