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卡糖(5)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 作者:卡糖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 作者:卡糖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卡糖(5)

    虽然很多小动作很像,语气也像,但这人比师兄差得太远,蔺溪猜测与他第三次相见时,游一扮演师兄已经几乎是出神入化,那么大概他一直在下意识模仿自己的恩人,所以比其他人要更像些。

    是觊觎师兄吗?痴迷到跟想要拥有的人有八|九分相似?

    蔺溪目光凛冽看着地上的人,无论原因是什么,这人绝对不是他的师兄。

    他神色微凛,冷笑了一声,冒牌货就是冒牌货。

    他的师兄,这世间仅有那么一个,独一无二。

    是只属于他的。

    游弋好好睡了一觉,精力充沛,吃早饭的时候觉得浑身轻松,大快朵颐。

    他发现了现在这个身份的一个好处,上一世他是无南宗的大师兄,事事都要做出表率,尤其蔺溪一直跟在他身边,游弋唯恐自己的什么缺点被蔺溪学了去,所以一直端着。

    现在不同了,他想做什么做什么,反正蔺溪也不会学了去。

    不过倒是会嫌弃他。

    游弋无意间瞥到了蔺溪看着他很是嫌弃的眼神,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抱歉,我吃相不大好。

    蔺溪此刻倒像是个尽职尽责的师兄,冷声道:你若是把对凡尘俗世的欲望用来勤于修炼,兴许现在不至于这么差劲。

    游弋摇摇头,嘴里还包着食物,含含糊糊笑着说道:我才不要撇弃凡尘俗世的欲望,偏巧这些东西才是支撑着我日复一日去努力的希望。

    他发现现在这个身份真是太好用了,可以不顾形象,可以为所欲为。

    蔺溪听了他一番话,微微眯了眯眼睛。

    还是很像,师兄也曾说过这样的话

    但是瞥到了游弋嘴角的食物残渣,轻轻摇了摇头,眼前这人根本不可能是师兄。

    吃相差,睡相差,资质差,长相也很寡淡。

    游弋对蔺溪的心理活动一无所知,蔺溪也自然不知道自己的师兄上一世那样霁月风光,都是为了担心带歪他。

    殊不知他心心念念的师兄,真面目便就是这样。

    蔺溪闭了闭眼睛,突然怒火中烧,游弋察觉到了他突如其来的怒火,还没反应过来,面前的饭桌便轰然倒塌。

    客栈的人皆吓了一大跳,游弋觉出不对来,立刻转头安抚想过来查看详情又有些不敢的店小二:没关系,我们赔,我们赔,放心,

    店小二怯生生地点了点头,松了口气,他确实不敢过去。

    游弋正色起来,没空关心那些被浪费了的食物,严肃地看着蔺溪问道:怎么了?

    他们蔺溪咬牙切齿,眼中似乎要迸出火焰,沉声道:他们毁了我师兄的衣冠冢!

    游弋眼皮跳了跳,赶紧在脑中呼唤系统:是不是你搞的事情?

    系统立刻否定:当然不是啊!顿了顿,又道:不过这是好事啊宿主,我现在立刻重新提交申请!

    游弋的心情很矛盾,一方面确实如系统所说,这算是好事,省了他自己动手还不知道怎么跟蔺溪交待,但是另一方面,他的坟被人掘了,怎么想都很生气,也很不可理喻。

    究竟是有什么深仇大恨?死了还不够,还要掘人坟墓?

    他们?游弋沉声问道:前辈你知道对方是谁?

    是无南宗那些老不死的。蔺溪深吸一口气,我放的禁制被人动了,我师从无南宗,只有他们能破得开。

    蔺溪举剑起身,游弋抓住了他的胳膊,被蔺溪一瞪,赶紧撒手,前辈你有没有想过他们是故意引你去的?你现在过去很危险。

    那又如何?蔺溪全然不在乎,他们杀我师兄,现在连他的衣冠冢都不放过,这口气我咽不下去,总归一死,我定要拉上几个陪葬!

    游弋心中急躁,心说你可不能死。

    前辈!你的伤还没好,他们就是挑这个时候故意激你,映雪山肯定铺好了重重陷阱,就等你去跳!

    蔺溪深深看他一眼:我虽厌你,但好歹你是站在我师兄这边信他的人,好好活着,别趟这趟浑水。

    游弋有种不详的预感,刚反应过来,惊觉自己反应还是太慢,蔺溪已经对他出手,游弋失去知觉,整个人软了下去。

    蔺溪看着倒在地上的人,往桌子上放了一锭银子,回身对呆滞的店小二吩咐道:赔给你,照顾好他。

    店小二忙不迭地点头,蔺溪再不顾眼下,御剑而去。

    游弋在梦中回到了很多年前的某个下雪天,蔺溪还没他一半高。

    他有些担心这孩子幼年时太缺营养,日后怎么喂都会长不高。

    蔺溪缠着他想在雪地里走走,游弋在现实世界就是个普通人,在自己的书里反而能御剑,会炼丹,还能长生不老,自然觉得普通人的生活没意思。

    不过蔺溪的请求他一向不会拒绝,两人在雪地里前行。

    蔺溪拉着他的手:师兄,你若有一天隐退,想去哪里定居呢?

    游弋思考了一下,仰头看着漫天大雪,帮蔺溪紧了紧斗篷随口道:这里就不错,春花夏虫秋风冬雪,能见识到人间四季的地方便是好地方。

    游弋猛地睁开眼睛,他突然想明白蔺溪为何要将衣冠冢定在映雪山了。

    明明只是一句随口而出的话,明明他那时还那么小。

    第9章

    游弋赶到映雪山的时候,只看到了一片残垣断壁。

    蔺溪之前为他立的衣冠冢被掘得乱七八糟,但周边空无一人,蔺溪也不在。

    游弋心中慌乱,以衣冠冢为中心,在周边不断寻寻觅觅。

    一无所获,最终只能又回到了原地。

    系统,你现在试试找得到蔺溪吗?

    蔺溪是这个世界的主角,对系统来说,找他是轻而易举的事,之前几次也是因为系统才能跟蔺溪正面遇上,但是这次系统却说找不到蔺溪了。

    系统又努力了一会儿,沮丧道:对不起宿主,我完全感受不到蔺溪的灵力。

    游弋颓然地坐在路边的石头上,感受不到蔺溪?你说会不会

    蔺溪死了?

    不会的。系统知道他什么意思,态度坚决道:放心吧宿主,蔺溪是这个世界的主角,你为他而来,如果蔺溪真的死了,这个世界就没了,你的任务也就不存在了,会被立刻强制驱逐离开这里的。

    游弋抓住了重点,对啊,上一世他的任务是要好好对待蔺溪,让他安稳成长到金丹期,这一世的任务是要引他回归正途,但从来没有想过蔺溪如果意外死了,他应该怎么办?

    如果蔺溪他实在不想说出那个字,那么我的任务算是成功还是失败?

    系统一惊:宿主你这都第二次执行任务了,不会是想

    我当然不会舍得杀他,我只是突然想到了这个可能性,很想知道结论罢了。

    系统松了口气:蔺溪如果不存在了,关于他的任务确实也会不复存在,但糟糕的是,宿主你一开始是被怨气强行拉进这个世界的,如果蔺溪的这个世界没了,可是宿主你的任务却没有完成,谁也不知道你会被怨气带到什么地方去,到时候情况就真的不可控了。

    游弋深深叹了口气,我知道了。

    但是蔺溪现在不见了是事实,系统是游离于这个世界之外的存在,连它都找不到蔺溪,肯定有问题。

    这个世界没有消失,他也没有被强制驱逐,那么蔺溪有没有可能正身陷囹吾,生死一线呢?

    游弋蓦地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察觉到有人靠近,并且来者不善,他下意识去摸自己的剑,才想起这辈子他还没有武器。

    他迅速转身,便看到了另外一位老熟人乌彭长老,身边站着关灼。

    游弋现在看到上辈子的熟人已经不会觉得激动兴奋了,只觉得不妙。

    他在心里默默盘算,蔺溪绝对出事了。

    乌彭和关灼有些不同,关灼喜欢出游,但乌彭热衷于修炼,因此常年闭关,从不过问门派的事,这次连他都现身了,蔺溪凶多吉少。

    你这后生倒是对蔺溪忠诚,我们还没寻你,你倒自己送上门来了。关灼看着游弋冷笑一声,游弋现在看见这张老脸只觉作呕。

    蔺溪在哪里?由于原身等级的原因,游弋的身体会自然而然对两位元婴期的长老产生惧怕的情绪,但是游弋本人不怕,他无所畏惧。

    乌彭负手而立,居高临下地看着游弋,显然也没有把他当成一回事:他已经死了,年轻人,你还有退路可走,不要执迷不悟。

    游弋冷笑一声,怎么?觉得自己说这种话就能显得德高望重吗?他想狠狠撕下这些人的假面具。

    我虽是个无名小卒,但也知道无南宗的大师兄游弋,平生最重视自己的师弟蔺溪,他在世时门派内外一片祥和,蔺溪也轻轻松松在短期内上升到了金丹期,掌门都觉得蔺溪天资卓越,门派内百年来再找不出第二个人比得上蔺溪。游弋师兄不幸殒命,这才过了多久,你们竟然就这样对待蔺溪!他到底挡了你们什么路?!

    两个老头儿都脸色难看,关灼骂道:你这小兔崽子懂什么?!

    你们倒是说说我不懂什么?!游弋毫不犹豫怼了回去:不说游弋在世时为无南宗做了多少事,就说蔺溪本人,这么多年来哪一次不是为无南宗长脸立威?过河拆桥!卸磨杀驴!

    他非善类。乌彭立于高处,比关灼稳重许多,片刻间,他就到了游弋跟前:他是魔星降世,无南宗的人死伤大半都是拜他所赐,若是我们再无所行动,必会铸成大错!

    魔星降世?游弋都气笑了:我当年他突然间回想起现在自己的身份:咳游弋师兄当年寻到蔺溪之时那些人便说他是魔星降世,但他在无南宗待了那么多年,还不能洗清这个莫须有的头衔吗?他是不是魔星,你们不清楚吗?

    乌彭拧了拧眉毛,关灼也凑了过来:乌长老,莫与他多言,这个后生被蔺溪蛊惑,现在我们的话他是无论如何也听不进去的,他那么相信那魔物,也非善类,既然讲不通,便杀了一了百了。

    不妥。乌彭冷眼看向游弋:关长老说你是我门派中人,若你愿意回头,我们便饶你一命。

    游弋上辈子没怎么接触过乌彭,但此番看来,他对乌彭的好感远远大于关灼。

    两个元婴期的老家伙还愿意在这儿劝他一个筑基期的弟子回头,游弋相信如果此刻只有关灼一人,他早就可以下班等系统换给他新的身体了。

    不用再劝,我相信蔺溪,他不是什么魔星降世,他是好人。

    游弋表面上梗着脖子底气十足,实际上提前吩咐好了系统,但凡对方要解决他的性命,就再来一次紧急撤离。

    关灼甩了一下袖子:乌长老,别劝了,我就说他执迷不悟吧,让我来他微微扬起胳膊

    等等,我有个办法。

    游弋刚准备跟系统逃命倒计时,就见乌彭拦住了关灼,他立刻让系统停下。

    既然这个后生如此执迷不悟,不如成其好事送他去跟蔺溪团聚,让他见识见识蔺溪的真面目。

    游弋差点儿没控制住自己脱口而出:好啊好啊。最后关头忍住了。

    蔺溪如今的样子,在那秘境中必然疯疯癫癫,想必也不会留他性命,我们杀他,是以大欺小,何况他是无南宗的弟子,这事若是传了出去,对我们百害而无一利。

    游弋:

    他莫名开始心疼起掌门了,无南宗里都是些什么乌合之众?

    关灼捻了捻胡子,赞同地点了点头:还是乌长老想得周到。

    游弋不在乎他们的真实想法,只要能去找蔺溪,正合他意。

    想是那么想,面上工夫还是要做一做的,游弋装出惊慌失措想落跑的样子,你你们两个想做什么?想把我如何?

    你既对蔺溪情有独钟,又那么为游弋打抱不平,不如就让你亲眼看看,你维护的人是什么样子,是神是魔,你自己去瞧瞧便是。

    乌彭言落,抬手划出一个荧荧发光的蓝圈,内有旋涡,将游弋刹那间吸了进去。

    游弋假意挣扎了一下,便乖乖落入了那圈套之中。

    失去重力许久,游弋最后狠狠摔在地上,浑身都疼,缓了半天,揉着腰起身,观察起这地方来。

    如乌彭所说,这地方应该是个秘境,但游弋发现这地方应该还未被其他人发现挖掘,灵力馥郁,没有被人污染。

    他深吸一口气,浑身舒畅,疼痛感降低了许多。

    蔺溪被他们扔到了这里?

    是想杀他还是想对他好啊?

    第10章

    秘境很大,游弋转了两圈,发现这地方好像除了他根本没有别人。

    但是他刚一进来系统就说蔺溪确实在这个秘境之中,此刻也在全力搜寻蔺溪的灵气,知道蔺溪确实在这里就足够了。

    游弋找得累了,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

    这才想起来,上一世自从和蔺溪相遇,他几乎每时每刻都知道蔺溪在哪里。

    而蔺溪几次独身闯秘境试炼的时候,他也是知道的,所以很少用得上系统寻人的功能。

    所以是不是秘境的灵气屏障让系统这个功能失灵了?只不过他们之前一直没有机会发现。

    我找到了!

    游弋还没想明白,系统的声音就在他脑中响了起来,游弋不容他想,急切问道:他在哪儿?

    西南方向。

    系统言之凿凿,游弋即刻起身,他担心蔺溪被那两个老家伙围攻重伤,急于知道他现在的具体情况。

    一直往西南方向行去,却发现最终只能看到一个悬崖。

    游弋有些心累,站在悬崖边上往下看:难不成在这下面?

    系统支支吾吾的:唔,我感受到,蔺溪就在这下面。

    恋耽美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卡糖(5)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