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卡糖(7)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 作者:卡糖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 作者:卡糖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卡糖(7)

    此刻被游弋呼唤,实在没办法了才不能继续装死。

    宿主蔺溪陷入悲池的副作用里了

    副作用?反噬

    不可能的,蔺溪心性澄澈,他不可能心术不正

    那就是执念太深?

    蔺溪有什么执念?游弋想起刚才蔺溪似是疯魔一般说的那些话。

    呸呸呸,当不得真,当不得真的

    游弋放下其他顾虑,再次把自己本就不多的灵气源源不断往蔺溪体内传输,但那些灵气传到蔺溪身上,又会随着金丹破损而一点点流逝。

    宿主,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游弋终于停下动作,他也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不堪所用,这样下去蔺溪还没挂,他就得先挂了。

    其实若是他现在还是金丹期,完全可以将这周遭的灵气引渡给蔺溪,但他现在这个壳子没什么用处,根本做不到。

    宿主别担心,蔺溪没有那么脆弱但是我可能快撑不住了

    游弋心中一紧,你怎么了?

    这个悲池这么邪门?连系统都中招了?

    我现在确定之前找不到蔺溪是因为在秘境内会有bug,信号时好时坏,有时看不清这个地方,跟着你掉进来的时候我就发现了,一直没敢说

    游弋松了口气,听起来就是连接有问题,但是系统也出问题他心里更没底了,如果有什么意外他应付不了。

    而且现在看来,显而易见,已经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意外。

    我还以为找到蔺溪就会恢复正常,但是我可能快离线了。

    游弋环顾四周:你现在有可能带我们出去吗?

    系统过了四五秒才回复他:不行,在秘境里什么都做不到现在搞不清楚这是bug还是正常机制

    语言传输果然也出现了问题,游弋彻底担心起来:你还能坚持在线多长时间?

    几几分钟左右

    嘶游弋捂住耳朵,闭上眼睛,等脑袋里突如其来的昏痛感过去。

    好一会儿,系统才又开口说话:其实留在这儿反而安全,外面那么多人杀了蔺溪,他现在受重伤,你带着他出去羊入虎口,不如等他把伤养好,另外,我也想办法帮助宿主你的。

    声音时有时无,游弋能从听到的残余信息里理解系统想表达的完整意思,但是

    你能不能提前自动下线?你这样说话我头疼,等你正常了再来找我好吗?

    系统又是好久没有声音,游弋感觉他好像下线了。

    系统?他试探性地叫了一句。

    没有回应,游弋又连着叫了好几句,还是没有回应。

    好吧,应该真的是下线了,只是不知道是自动下线还是被迫的。

    游弋看着失去意识却还紧紧拧着眉毛的这个,他曾经最亲爱的小师弟,一脸的愁云惨淡。

    他以为自己只是改变了这个人的命运,没想到还附带着改变了这个人的性取向难免心情复杂。

    尤其蔺溪说那些话的时候神智不清,一丝羞赧也无,他不知道面前这个就是他心心念念的大师兄。

    算起来尴尬到想用脑袋撞墙的,从头到尾都只有游弋一个人。

    诶,蔺溪说那些话的时候肯定已经被影响了,所以会不会蔺溪对他并不是那个意思?

    只是这个奇奇怪怪的秘境把他的执念放大了,而蔺溪的执念并不是因为心悦他,只是崇敬,但被这个秘境引导到了那个微妙的角度上去?

    毕竟蔺溪说那番话的时候看起来神志并不清楚,就算什么本来打算金丹期后邀他共结道侣,应该也是胡话。

    对!游弋越想越觉得自己的想法是正确的。

    他和蔺溪一起待了两日,蔺溪的情况时好时坏。

    游弋没办法将灵气引渡到蔺溪体内,后来想了个办法,将蔺溪每日定时浸泡在池水中,他发现这样做了以后,灵气就会自动帮助蔺溪修复体内破损的金丹。

    但时间一长就会失效,灵气依然会外泄,游弋在几日修整中已经恢复了自身基本气力,蔺溪却还不肯醒。

    实际上蔺溪不醒过来,游弋反倒自在些,他虽然在与昏迷的蔺溪相处中一直回避之前对方的那番告白,但心中却总是忍不住去想。

    蔺溪说的那些大逆不道的话,现在与上一世的许多事一起追究起来,总会带给他一种原来如此的可怖感。

    他对自己的崇敬,送自己许多珍贵的礼物,日日缠着他问东问西,甚至关心他是否打算与谁结为道侣。

    经历那一切的时候,游弋只是单纯地觉得蔺溪由他带大,自小不好过,对他有依赖感也是正常的。

    但是现在真的正常吗?

    寻常黏人的小师弟会在乎自己的师兄与谁结为道侣吗?会已经长大了却还因为怕鬼做了噩梦这种幼稚的事情缠着跟他同床共枕吗?

    游弋止不住地回想每个与蔺溪单独相处的夜晚,躺在自己身边的蔺溪,那时候或许正想着某些龌龊事

    再看到现在身边一脸苍白似乎对这个世界毫无眷恋的蔺溪,完全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该做什么,该怎么想。

    蔺溪是在自欺欺人,他又何尝不是?

    一个月后,游弋已经习惯了自言自语,习惯了不去想那些暂时没有结果的事,甚至把出去的唯一希望寄托在了系统回魂上。

    蔺溪却醒了,一睁眼看到他,柔情似水地叫他:师兄

    游弋浑身一激灵,伸手在蔺溪眼前晃了晃,否认:我不是你师兄。

    蔺溪却不听他的,固执地叫他师兄,还又搂又抱不愿意撒手。

    没多久游弋明白了,蔺溪这是疯魔了,他的记忆停留在金丹期之前,甚至反反复复说等他结丹成功,就要跟游弋结成道侣。

    游弋撇嘴说不同意,蔺溪的眼泪说来就来,怎么都收不回去,他无奈,又说好好好,我答应。

    蔺溪这才安心,依旧抱着他不撒手。

    等蔺溪再睡过去,安分了,游弋去探他的金丹,发现金丹的损伤似乎都已经修复好了,游弋一方面稍稍放心,另一方面不知道以后的路该怎么走。

    游弋也因为劳累睡了过去,醒来后便看到蔺溪在不远处冷眼看着他。

    我既已与你说清楚,你为何还要在我昏睡之时欲行不轨之事?

    那眼中的厌恶真真切切的。

    游弋:

    蔺溪这是疯了吗?

    没过多久,游弋彻底明白过来,蔺溪的记忆错乱,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秘境,他又很容易陷入沉睡。

    每次醒来的记忆不同,有时会记起身边的人是小喽啰游一,意欲对他图谋不轨,需时时提防,有时又会透过皮相看本质,对着他撒娇黏腻地唤他师兄,甚至还会动手动脚。

    好在蔺溪虽然脑筋不太正常,身体状况却一直都在稳健恢复,游弋估摸着等他受的伤都好彻底了,应该就会记起一切,到时候蔺溪也就能带他出去了。

    游弋好不容易习惯了一睁眼便是未知的蔺溪,这样将就了两个月有余,某一日,蔺溪醒来后没多久拉着他的手,整个人黏黏糊糊的。

    问他怎么了,蔺溪的脸颊罕见地染上绯色:师兄,我已结成金丹,你该信守承诺,与我结成道侣了。

    第13章

    游弋:

    好吧,他得承认,蔺溪这记忆错乱的毛病,还走的是连续剧风。

    游弋没有多想,一推再推,想着等下一次蔺溪醒来,就会跳到其他时间段,忘记这件事了。

    但他的如意算盘打得大错特错,蔺溪自那一日起,每次醒来,都只记得那一件事。

    游弋想了各种各样的理由往后推,因为他一旦想要说出拒绝的话,就会看到蔺溪几近充血的眼睛,于心不忍。

    蔺溪也不跟他发脾气,只是像很久以前一样,日日围在他身边,蔺溪的身体好多了,但精神一直处于极度兴奋的状态下,错乱的记忆似乎没有要恢复的迹象。

    游弋倒是不着急,就是每次蔺溪提到道侣啊,双修啊,他就想毁了自己听觉灵敏的耳朵,偏偏他又不能以师兄的身份好好教育这个大逆不道的师弟,毕竟是他自己答应的。

    他们在秘境中过了一日又一日,蔺溪的伤快好全了,记忆却依然处于混乱状态,游弋觉得不能再拖下去了,系统说会想办法帮他,但这么久了还没来,一定是遇到了什么困难,说不定它根本插手不了,所以只能靠自己。

    于是这一日,游弋以师兄的身份告诉蔺溪他们这些日子一直身处于一个秘境之中,他因为种种原因暂时失去了灵力,需要蔺溪带他出去,让蔺溪试试看。

    蔺溪垂眸,显得有些可怜:我早知我们在秘境中。他小心翼翼地抬眼看着游弋:但师兄不觉得,这里只有你我二人,也挺好的吗?

    游弋:

    他想说不觉得,又不敢,鬼知道蔺溪什么时候又会恢复正常的时间线。

    可是秘境外有我的仇人,也有你的,兴许你现在不记得,但他们想致我们于死地,我们必须出去报仇。

    游弋一开始循循善诱,后来就变成了威逼利诱,总之使劲浑身解术,可蔺溪无论如何就是不接招。

    说得口干舌燥,游弋只好使出最后的杀手锏,装可怜道:即便你自己不想出去,觉得这里挺好,但我不喜欢,我想出去,在这儿犹如囚鸟,没有自由的日子我最厌恶了,你就当帮帮师兄,好不好?

    蔺溪低头沉吟片刻,说道:那师兄便乖乖与我结为道侣吧,虽然我一直唯师兄马首是瞻,但师兄弟毕竟和道侣意义不同。若是师兄愿意与我在此处,此时此刻结为道侣,往后师兄的事,便是我分内之事,师兄的仇,便由我来报,师兄想要杀谁,都由我代劳。他恳切地望着游弋:好吗?

    不好!游弋想也不想直接拒绝,你这孩子怎么这么犟!

    蔺溪皱眉,你答应了我的!

    游弋:

    我那是骗你的。

    游弋试图劝他:你有没有想过,你觉得心悦我,是因为在我身边待了这么多年,等你在世上走一遭,多看些蹁跹少年妩媚少女,还会喜欢别人的。

    不会的。蔺溪红着眼睛说道:我这一生,不,我这生生世世,都只会喜欢师兄一个。

    游弋有点儿难过,他感觉蔺溪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还是愿意听他讲道理的,就是太过执拗,掰不过来。

    但他也没有用上合理的,可以让蔺溪完全信服的理由啊。

    本想骗他说自己打算以后修无情道,不近女色也不近男色,自然不会与谁结为道侣一同双修,但想到这么多年来,每每遇到那些可人的少年少女们,他还喜欢嘴上占占便宜,怎么看都不像是个要修无情道的人。

    游弋灵光一闪,突然想到了一个更好的办法,可以永绝后患,永远断了蔺溪的念想,还很合理!

    唉。游弋故作忧伤叹了口气,其实师兄这么多年来,从未想与谁结为道侣是有原因的。

    什么原因?师兄一叹气,蔺溪就心肝颤,他用担忧的眼神看着游弋,想握住游弋的手,被游弋不动声色躲开。

    我思慕一个人,许多年了。游弋轻声说完,垂了垂眸,故意不去看蔺溪,以防他从自己眼中看出什么端倪来。

    他并不喜欢我,我也不求自己能与他结成道侣,但因为有这么一颗向着他的心,便不想与其他人结为道侣一同双修,先前随口答应你是师兄不对,师兄向你赔罪,不如日后由师兄做媒,帮你找个更合适的道侣?师兄答应你,一定帮你找个最好的,能与你匹敌的好吗?

    游弋说完才去看蔺溪的表情,他刻意让自己眼中闪了些泪花,显出求而不得渴望和无奈,希望蔺溪能够信以为真。

    没想到却看到蔺溪低下的头颅和微微颤抖的肩膀,看不到他的表情。

    蔺溪?游弋觉得有点儿不妙,又不知道哪里出现了问题:蔺溪?师兄方才说的话,你听到了吗?

    呵蔺溪缓缓吐出一口寒气,激起了游弋一身鸡皮疙瘩,他竟不知道蔺溪是在笑还是在哭。

    蔺溪,你

    思慕之人?蔺溪打断游弋要说的话,缓缓地,缓缓地抬起头来,脸上竟然挂着笑:师兄你思慕之人是谁?我认得吗?

    游弋不该怕的,理智告诉他蔺溪不会伤害他,但是听到对方犹如从地狱爬上来的恶鬼般的低语,游弋忍住了想往后闪躲的动作:不,你不认识,我们相识在你之前。

    哈?蔺溪扯出一个罗刹恶鬼般可怖的笑:你与他相识,在我之前?在我之前?你爱他,念他了这么多年?师兄,你好狠你好狠的心啊

    游弋的恐惧感无以复加,他惊觉自己这步棋似乎走错了,他不该扯这个谎的!但现在,现在还来得及收回吗?

    蔺溪,我游弋话还没说话,惊愕地看着蔺溪的眼睛,流出两行血泪来,原主却好像丝毫感觉不到。

    你怎么了?游弋顾不得其他,冲上去查看蔺溪的情况:师兄是骗你的,是骗你的!根本没有这么个人,你别动气,也别着急

    手腕突然被蔺溪拿住,游弋还没来得及反抗,突然发现自己被这个印象中一直乖顺的小师弟,死死压在地上不得动弹。

    蔺溪!你要做什么?!游弋气急败坏喊道。

    然而对方却听不得他说了什么,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骗我的,是,都是骗我的,我以后以后不会再相信师兄说的话了。

    恋耽美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卡糖(7)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