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卡糖(8)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 作者:卡糖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 作者:卡糖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卡糖(8)

    他脸上的血泪未干,游弋看得一阵心疼,还没容他做出反应,就被蔺溪擒住了唇,狠狠撕扯。

    游弋心中一惊,他这辈子,上辈子,上上辈子,都没跟男人接过吻!

    他这么多辈子加起来也从来没有想过,有生以来第一个接吻对象会是自己的小师弟!还是他创造出来的第一个男主角!

    游弋死命挣扎,蔺溪却不放过他,两个人都没有经验,一个想索取,一个想躲开,谁都没能成功,弄得两败俱伤。

    恍惚间,游弋碰到了什么,心中一凛,作为同一性别的动物,那是什么他再清楚不过了,尤其感觉到了蔺溪的反应,游弋脸上燥热。

    渐渐地,场面没有那么难看,蔺溪动作柔和了许多,像动物一样贴着他汲取温暖,许久,蔺溪突然不动了。

    游弋发现他似乎晕了过去,使了大劲儿把蔺溪从自己身上推开,躺在蔺溪身侧微微喘息。

    臭小子!他暗骂,没成想话音刚落,蔺溪卷翘的睫毛忽闪着揭开,露出了主人迷茫的眼神。

    蔺溪茫然地坐起身来,突然察觉到身上的异样,低头查看,脸色煞白,再看向身旁的男人,冷漠的眼神中直白地露出了杀意。

    游一?你对我做了些什么?

    第14章

    人总是会有那么几个瞬间感觉到非常后悔吧?

    后悔没好好念书,后悔没好好谈恋爱,后悔吃得太多长得太胖,后悔没买那张彩票,后悔自己没做这没做那,眼睁睁看着好事都落到了别人的头上。

    游弋在这个瞬间是真真切切后悔了,他后悔自己为什么不好好搞事业,无聊没事做的时候突发奇想写起了小说!

    我不是我没有我

    游弋想解释,却又不知道从何开始解释,如何对一个忘记自己刚刚做过什么的人,来说明他刚刚做了什么,而让他明白其实他以为占了自己便宜的是自己占了对方便宜的人呢?

    真是叨扰了。

    算了。游弋彻底放弃挣扎了,瘫在地上,闭着眼睛自暴自弃道:事情就是你看到的这样,我觊觎你许久了,意图在你神志不清的时候对你图谋不轨,我罪该万死,你给个痛快,现在就直接杀了我吧。

    蔺溪眼前一片腥红,指尖不由得抚上自己的脸颊,手上竟染了血。

    这是怎么回事

    游弋发现蔺溪竟然没有直接对他下杀手,听到他疑惑的语气悄悄睁开一只眼睛揣测现在的剧情走向。

    这是怎么回事?蔺溪紧紧蹙着眉头瞪着他厉声问道。

    游弋立刻坐起身来,想起之前那腥风血雨的场面还是有些心有余悸。

    蔺溪被他的谎话刺激到了,竟然流出了血泪,然后

    游弋甩了甩脑袋,佯装不知请:我不知道,你之前好像走火入魔了一样。

    入魔?游弋被自己脱口而出的话,后知后觉地吓到了。

    游弋小心翼翼地看着蔺溪,问道: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吗?

    蔺溪一脸的暴戾夹杂着迷茫,听了他的话,抬眼看他,明显已经冷静了许多,你我虽然衣衫不整,但并未真的双修是吗?

    游弋的脸唰地红了,还没来得及回答,听到蔺溪嘶地一声,指尖抚上自己的嘴唇,俯瞰着他:你竟敢咬我?

    蔺溪醒来后就是一嘴的胡话,但是这句话说的是事实,那确实是游弋咬的,他无从辩解。

    你亲我已经是不要命了,还敢咬我?

    游弋想说不是的,是你特么强吻我!你这个小混蛋!但是他叹了口气。

    是,我是亲了你,还咬了你。

    蔺溪气急了,拿起本命剑就想砍了眼前这人,但见他似乎并无惧意,反而似乎打算坦然接受,内心突然产生一种同病相怜的共情。

    手中的剑久久未落下。

    罢了,我中意之人唯有我师兄一人,你无须在我身上继续浪费心思,也莫再做这些龌龊事!今日尚未酿成大错,但再有下次,我绝不饶你!

    蔺溪说罢,收起本命剑,转身离开,不久后便听到淅淅沥沥的水声,是蔺溪在洗澡。

    游弋心中迷惑,按道理来说蔺溪应该一剑砍了他才对,这会儿怎么变得如此纯良了?

    蔺溪洗了许久,游弋突然觉得有些好笑,差点儿被那啥的是他,现在被嫌弃的也是他,有些事情真是没办法说清。

    不过先前蔺溪那么一番动作,似乎难道男人在那之后心都会变得软些吗?

    游弋拍了拍脸,你特么记住了!你不是弯的!琢磨这些做什么?!

    何况那是蔺溪!要弯也应该回到自己的世界找个人弯才对!不对压根儿就不能弯!

    他跟蔺溪现在的关系莫名其妙搅了一层又一层,蔺溪喜欢的是作为师兄的他,又误会作为路人甲的他喜欢自己,对作为路人甲的他差点儿酱酱酿酿,结果清醒过来还以为自己被路人甲差点儿酱酱酿酿了。

    真特么乱。

    后面三天游弋都是躲着蔺溪的,有蔺溪在的地方绝对看不到他,蔺溪也默许了他这样的行为,甚至颇为赞赏,想着这个路人甲总算放弃自己了。

    还暗暗想着,如果对方不在自己身上想有的没的,倒也可以留他一命。

    游弋当然没想那么多,他现在只希望蔺溪维持正常的思维记忆,好好恢复灵力,等他恢复灵力后带自己成功离开这个鬼地方。

    这里虽然有那么多灵气,左右他又不受用,还要随时警惕蔺溪发疯占他便宜,然后再误会他占蔺溪便宜。

    再来一次根本说不清。

    游弋后来想到了那天的事,万一那个时候蔺溪真的把他办了,结果一睁眼又清醒过来

    嘶

    天真是越来越冷了。

    游弋以身体力行来向蔺溪说明自己对他已经确实没有什么情意,希望他能专心修炼,别的无所求,只求蔺溪出去的时候把他捎上就行。

    就这样过了一个月,游弋不知道是自己的祈祷真的有用还是怎么了,蔺溪再也没有精神不正常的时候,一直都维持着正常的时间线,偶尔见面打声招呼,当然都是他打招呼,蔺溪根本不鸟他,当他不存在。

    其实这样也挺好的,蔺溪不理他就是好事,否则只有两种情况,要么想上他,要么想杀他。

    就是太寂寞了,这偌大的秘境里,只有他们两个人,还谁也不理会谁,日子再这么过下去,游弋觉得自己肯定要比蔺溪疯得快。

    游弋之前几次差点儿死在蔺溪剑下,他心中有惶恐也有关于上一世的师兄弟情谊在,所以为蔺溪不值。

    如今得知蔺溪几乎是从来没有用正常的师弟视角去看待他,游弋只能庆幸自己死得早。

    他不知道那执念从何而来,也不知道该如何使其消减。

    某日,游弋终于按捺不住,跑去偷看蔺溪修炼,却不敢打破他的禁制,只能在外面等他修炼结束。

    过了很久很久,游弋看了好几次日升日落,蔺溪才出来见他,你守着我做什么?

    游弋显得小心又谨慎,离他站得老远:我想知道前辈你恢复得如何了,我们何时能出去?

    蔺溪微微挑眉看他:你想出去?

    游弋:???

    废话!在你占老子便宜之前老子就想出去了!

    是。游弋本本分分回答道:这秘境里虽然灵气充足,但我资质太差,待在这里也无用。

    我还以为你喜欢待在这秘境之中呢,每日见你似乎都十分惬意。

    那是因为你没发疯。

    游弋尴尬地笑了几声,蔺溪突然神色微变,抬手示意他不要说话,游弋也静下心来,似乎听到了什么声音。

    不多会儿,那声音消失了。

    什么声音?像是

    野兽的悲鸣。

    游弋一头雾水,这秘境虽大,但这几个月来他们好吧,他一个人几乎都逛遍了。

    除了他和蔺溪,这里绝对没有第二个活物,哪儿来的野兽。

    是池水方向传来的声音。

    蔺溪先他一步御剑离开,游弋远远跟上,感觉下一个剧情点出现了!

    希望是能帮到他们的东西,可千万别再让蔺溪疯一次了。

    等游弋赶到时,蔺溪已经不见人影了,只剩下一个颇为不平静的水面。

    游弋有些迟疑,刚才蔺溪说是这里传来的声音,现在这里空无一物,难道是水下有东西?

    蔺溪应该是下水了,他要跟去吗?

    第15章

    自己造的孽,还得要自己收拾。

    游弋深吸一口气,一个猛子扎入池水中,不多时,水面恢复平静。

    深入水下的游弋一开始并不觉得有什么异常,但没过多久便发现水下果然别有洞天,越往下沉,越能看到奇怪的光亮,游弋尽量朝着那光亮游去。

    看起来很近,实际上很远。

    他费了一些时间总算靠近了光亮处,发现那亮光来源是一个隐蔽的洞穴。

    在水下?洞穴?

    游弋来不及细细思索,便更努力地游了过去,他只想尽快找到蔺溪。

    好在洞穴没有任何禁制,游弋轻轻松松进去,果然在里面见到了蔺溪。

    他都做好了攻击野兽的准备,却发现洞穴里除了蔺溪没有任何活物。

    蔺溪正站在一个石台前,不知道在看什么,看得极其专注,从游弋的角度瞧不真切蔺溪的表情。

    游弋不明所以,凑了上去,前辈

    怯生生地叫了一句,蔺溪没有搭理他,游弋这时候才看清楚蔺溪面前的是什么。

    幻境,足以以假乱真的幻境,但绝对是假的,因为他在那幻境中看到了自己。

    游弋当即就明白了这个秘境是那些老家伙对待蔺溪的武器,那么这个幻境也是。

    幻境里的游弋自然是上一世的模样,对着蔺溪微笑,声音温柔。

    我总是想,若是师兄不在了,留你一个人在这世上,你该多寂寞啊,所以我总想在来得及的时候把最好的东西都给你,若你看到了这个,那么必然是来不及了,这是我最后留给你的

    幻境里的游弋隐隐绰绰,一看就是虚假的影子,而且游弋听他那一番话听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所以他不懂得为什么蔺溪看那个虚假的幻象,看得那么入迷。

    游弋手中出现一颗珠子,珠子周身围着一层红色光芒,片刻间,珠子从游弋手中脱离,逐渐升起,那红光变得有些刺眼,游弋目光移开了一瞬,再看过去发现那珠子竟然化为了实物。

    蔺溪目不转睛地看着,看得痴迷,游弋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果然,他眼睁睁看着蔺溪伸出右手,接住了珠子。

    幻境蓦地消失了,蔺溪手中的红色珠子又幻化出了游弋的模样,与真人无异,虚虚地靠在蔺溪身上。

    若是你想念师兄,便留着这颗无念珠,师兄并没有离你而去,而是会以这种方式,永远陪着你

    从他的角度看来,蔺溪的身体微微颤抖,想必是精神上受到了极大的冲击。

    突然间怒火四起,游弋只是听系统说起过,那些人为了伤害蔺溪会顶着他的模样,但是道听途说远没有眼见为实来得冲击力大。

    他简直要气疯了,这些人!这些老渣滓竟然就是这样利用他的身份去靠近蔺溪,借机伤害他,甚至想杀了他。

    游弋陪着蔺溪长大,在他身边也待了近百年,他自问自己这个师兄做得还算够格,该教的都教了,不该教的从来没教过,虽然他自己无师自通了

    但!是!

    蔺溪这么一个风华正茂理应享受美好年华的伟光正男主角,竟被他们逼到如斯境地,而他们还要想出这么下作的手段来害他。

    虽然他不知道这劳什子无念珠是什么鬼东西,但他知道一定对蔺溪只有坏处没有好处!

    哪里来的妖物!也敢伪装是游弋!

    游弋大喝一声,使出了自己记住的为数不多属于筑基期弟子的招数。

    其他的功法他也记得,但这个身体使不出来。

    游弋冲了过去,却从那幻象中直接穿过,蔺溪似乎被他这么一打扰,瞬间回神,留有些悲戚看着幻象。

    与此同时那幻象幻化出了两张一模一样的面孔,一张对着蔺溪,如出一辙的悲戚:师弟!师兄以为你专情不移,谁曾想我才离开了多久,你身边便有了新人!还由着他害我!若我这缕神思也灭,我就真的回魂无望了!

    蔺溪站在原地身子未动,游弋心中暗道不好,这小子爱钻牛角尖,如果他真的信了这妖物的话,自己今日殒命在此倒是不打紧,就是不知道这妖物还会引诱他做些什么。

    妖物的另一张面孔对着游弋,青白的脸露出渗人的邪笑:我本想留你一命,谁知你非要来招我,你既非要与我作对,那我便留不得你,今日就叫你知道什么叫后悔!

    话毕,这张既诡异又可怖的面孔消失了,只留下了那张惨兮兮的,正面对着蔺溪诉苦的属于游弋的脸。

    游弋咽了咽口水,修炼这么久,怪异的事情他见得也不少,但看见个妖物顶着自己的脸对自己放狠话,还是说不出的渗人。

    呜呜。那个游弋见到蔺溪一直以来似是置身事外,没有任何动作,竟呜咽起来,我以为你倾心于我,我为你付出了那么多,如今身死魂灭,竟比不上一个你身边的新人

    游弋目不忍视,他估计这辈子都会记得此时此刻,某个妖物顶着他的脸说着这么娘兮兮的台词,很难能忘得掉。

    师兄。蔺溪终于开口了,微微抬头看着那幻象。

    那幻象立刻停止抽泣,眉目含情地看着蔺溪,游弋又是一地的鸡皮疙瘩,蔺溪眼神不会这么差吧?自己装得那么像

    恋耽美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卡糖(8)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