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卡糖(10)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 作者:卡糖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 作者:卡糖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卡糖(10)

    游弋扶住他,看着他额角细密的汗水顺着脸侧滑下,最终没入泥土。

    你怎么样?游弋小声关切地询问,想起什么,又加了一句:前辈?

    蔺溪没有看他,乌彭以为他们已经是囊中之物,所以并不着急,站在高处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苟延残喘。

    你的保命招数还能用吗?

    蔺溪嘴唇没动,游弋突然听到密音入耳,一愣,立刻明白蔺溪是什么意思了。

    系统?这事儿游弋知道自己说了不算。

    可以!系统十分配合。

    游弋不动声色微微颔首,他不敢被乌彭瞧出了什么,但知道蔺溪一直在留心他的反应。

    一,二,三系统!撤!

    收到!

    游弋轻轻将手覆上了蔺溪的眼睛,在他耳边柔声道:闭上眼睛

    蔺溪心中一颤,他在闭上眼睛的瞬间就失去了全部意识,却在睡梦里回到了很久远的从前。

    那时游弋带着还是十六七岁的蔺溪离开无南宗到人间游历,到了一处较为繁华的城镇等美酒酿好时,被一个女修者缠上了。

    他们最初都以为那女修者爱慕的游弋,蔺溪一开始唯恐师兄对她有意,后来才知那女子的心思全都放在了自己身上。

    蔺溪松了口气,他对女子无意,但也不得不承认那女子样貌姣好,师兄爱观美色,若是真的对她有什么想法,自己便是有通天的本事也无能为力。

    得知蔺溪被人看上,游弋第一反应是愣怔两秒,哈哈大笑起来。

    女子和蔺溪都是一脸莫名,游弋对那女子说:我这师弟年龄尚小,若是姑娘你确实心悦于他,不如再等上几年。

    蔺溪知道师兄是当了真,说的话也是真心话,满心沮丧,但那女子认为这是搪塞她的话,以为自己被拒绝了,不依不饶的:你师弟不过是个筑基期的无名弟子,我想跟他双修是看得起他,你可知我父是谁?我不管你们来自哪门哪派,你们掌门都要给我爹几分面子,你们却敢拒我!

    游弋那时候也有了些怒意,蔺溪更放心了,不管面前这道菜看起来有多好吃,他都知道师兄绝对是吃不下去的,他最怕应付麻烦的人和事。

    哦?游弋眼底已经没了多少笑意:我师弟千般万般好,若是让我说,倒确实是你配不上他,唔,再过上几年应该还是配不上,之前的话,就当我没说过吧。

    女子气急了:你们等着!

    游弋看着女子跑远,撇了撇嘴角:还真是多少年没听到过这句话了。

    美酒还未酿好,游弋和蔺溪又在那城里待了几日,等来了大麻烦。

    原来那女子是内宝门掌门之女,内宝门名字俗气,但元婴长老众多。

    那时候无南宗还是个不值得一提的小门小派,元婴长老们又不理会门派之事,整天瞧不见一个,所以当那女子带着几位元婴长老来势汹汹之际,蔺溪发现自己师兄还是有些紧张的。

    他认为麻烦因他而起,师兄虽然是金丹期,但对上几个元婴期的也绝无胜算,更不要提他了,他不帮倒忙都是好的了。

    蔺溪心中内疚,被游弋发现,游弋对他浅浅一笑,摸了摸他的头安慰道:无事,莫怕,师兄有办法。

    刚想问有什么办法,游弋轻轻覆上了他的眼睛,蔺溪情不自禁靠向游弋,听到师兄在他耳边低语:闭上眼睛

    这话似乎有魔力,他瞬间就放松了下来。

    蔺溪一向不敢违抗游弋的命令,他在黑暗中感觉到天旋地转,最后的最后,似乎听到师兄微叹一声:就是可惜了美酒

    那是某一年的三月,那镇上玉兰花开得正盛,蔺溪记得那时的花香,也情不自禁幻想起美酒的味道来,细细追想,距今已有百年。

    第18章

    蔺溪昏迷了五日,好在游弋探他伤势的时候,发现不知道是否因为在秘境中待了那么久,灵气充裕被其吸收了不少,蔺溪的伤倒没有多重,金丹似乎也没有什么损伤。

    就是一直昏迷着,有时候看着醒了,明显像是在梦游,迷迷糊糊黏黏腻腻地叫他师兄,趁机又亲又抱。

    游弋吸取了上次的教训,坚决不让他过分亲近自己,万一运气不好又遇上他疯疯癫癫突然变得正常的状态,自己身上长几百张嘴都说不清了。

    蔺溪心里只知道师兄不让他亲近,总是作势就要落下泪来,游弋嫌弃他,都多大的人了,还跟我来这套眼泪攻势对我没用。

    人高马大的小伙子,这几日总是黏黏糊糊的,又动不动就好像要哭哭啼啼的,当然也只是跟他撒娇,并没有真哭。

    游弋不知道该怎么办,试图跟蔺溪讲道理:你已经长大了,不能总是黏着师兄,师兄也有很多事要做,不可能永远陪着你的。

    谁知这么一说,蔺溪眼圈立刻红了,游弋又没有立场马上转口道:好好好,陪着你,陪着你,师兄永远陪着你。

    蔺溪的情绪收放自如,自那之后,更是每日抱着他不撒手。

    过了有足足一个多月,蔺溪才基本上完全恢复,在看到他冷静的眼神后,游弋十分欣喜,问他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蔺溪看了他一眼,微微摇头,游弋放了心,之前他还担心是悲池秘境的后遗症,蔺溪出来后把糊涂的毛病也带了出来,但现在看起来,还是能恢复的,只要能恢复就好。

    游弋劝说蔺溪再休息一阵子,好好休养生息,毕竟他连续受创,万一留下什么后遗症就不好了,出乎他的意料之外,蔺溪竟然很听他的话。

    只是蔺溪完全恢复后,总是情绪不高的样子,时常看着一处发呆,有时候游弋在碎碎念些什么,蔺溪也不回应,但他微微偏头,就会发现蔺溪在悄悄瞧着他。

    游弋没多想,蔺溪对他原身的心意他已经全然知晓。

    心爱之人已不在身边,坟墓还被人掘了,自己打不过敌人,还得依赖小喽啰的逃离之术当场夹着尾巴逃走,现在是躲起来的状态,情绪低落是正常的。

    只不过游弋现在这个身份不好亲近安慰他,而原身的身份又只怕是太过亲近了,自己招架不住,正如系统所说,失去了上次绝好的离线机会,现在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以原身示人。

    系统很着急,但游弋心情一般,即便蔺溪以为身边是个无足轻重的路人甲,但有人在这个时候陪着他,还是挺重要的。

    游弋逐渐熟悉了自己的新身份,游一,无南宗筑基期新进弟子,当然现在可能已经被除名了,蔺溪以为自己是他的爱慕者,看起来极其厌恶,不过紧急关头还会救他一命。

    他有时候会觉得,现在这样也挺好的,他甚至认为蔺溪不需要自己规劝他重回正途,他一直都没有走偏。

    明明走偏的是那些人。

    五月的某一天,有人传来消息,说无南宗曾经的大弟子游弋,虽然已身死魂灭,但留下了一件难得的法器。

    那件法器就置放在无南宗的后山禁地里,因为有禁制约束,不是谁都能拿到,就连无南宗门内弟子都进不去。

    长老们对区区一件法器无甚兴趣,于是无南宗掌门干脆广邀天下能人异士,放话说谁能拿到那件法器,那件法器便归了谁。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游弋正在吃饭,蔺溪一向不跟他一起吃东西,他第一反应便是幸好蔺溪不在场,第二反应便开始仔细回想自己上辈子做的事。

    他曾经确实制炼过几件法器,最成功的当属蔺溪现在带在身边的本命剑,那把剑他制炼时费了不少功夫和想法,可以说这世上恐怕再没有第二把剑能与蔺溪如此契合。

    但是后山禁地里有他留下的法器吗?还很难得?他怎么一丁点儿印象都没有?

    毕竟其他制炼的法器都是失败品,被他扔进了上辈子用的储物戒里,就算被谁找到取了出来,也断不会觉得难得。

    真是蹊跷。

    可如果后山禁地里根本没有他留下来的法器,那么掌门发布这一消息是想要做什么?等有意向的修者聚集在一起,就会知道那儿什么都没有,掌门为什么要这么做?

    除非他的目标根本不是其他人,而是蔺溪。

    游弋摸着鼻子撇了撇嘴,他之前还对掌门存有一丝信任,但现在看来,乌彭,关灼,悲池秘境,每一个都是朝着蔺溪来的,那么掌门是否也?

    就是做的太明显了。

    按照关灼和乌彭的污言秽语可以肯定,那两个老家伙是知道蔺溪对他的心意的,那么掌门是否知道呢?

    或许只是知道蔺溪无比看重他的师兄?

    哪个理由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确实是想置蔺溪于死地。

    游弋并不想让蔺溪知道这个消息,但是当晚消息已经传得沸沸扬扬,无南宗这些年已经不是当年的小门小派,这世上缺上好法器的修者不少,想去看热闹的更多,说的人多了,瞒也瞒不住。

    蔺溪没说去也没说不去,甚至就像没听到一样,但游弋知道其他人说的什么他都听了进去,他也知道蔺溪一旦知晓这件事,就一定会去。

    但那是自投罗网。

    不要去。游弋看着蔺溪劝说道:消息一定是假的,哪儿有什么法器,他们就是想引你回去,谁知道会怎么对付你。

    蔺溪看向他,游弋心里一紧,蔺溪很少会用这种认真的眼神看着现在的他。

    你怎么知道是假的?你跟我师兄所发生的都一切我都不知道,谁知道他还有什么秘密没有被我发觉?说不定真的有他留下来的东西,那么我一定不能让那东西落到别人手里,无论是什么。

    游弋被说得哑口无言,险些要放弃了,深深叹了口气:无南宗的人为什么一定要除了你?

    蔺溪嘴角漾起一丁点儿冷冰冰的笑意:因为我是魔星降世。

    你不是。游弋眯起眼睛反驳他。

    万一是呢?蔺溪这次才是真的微笑起来,说的话似乎与自己无关,就像在谈论别人的闲事:你也看到了,他们想尽千方百计也要置我于死地,没有确凿的证据,他们也不至于这样。

    那是他们眼瞎心盲,你当然不是。

    游弋心说没有人会比我更清楚你是什么了,你是这个世界的主角,是天地间的浩然正气,是我创造出来最完美的角色,你怎么会是魔星降世,你当然不是,而正是因为有了你,才有这个世界。

    蔺溪弯了弯唇角,今天不知怎么的,他好相处了许多,跟往日不大一样。

    小时候就有人这么说,我当真了,后来遇上了我师兄,他跟你说的一样,确定得不得了,我信了他,可如今呢?蔺溪脸上的笑意消失了,他不在了。

    游弋微微蹙起眉头,又听到蔺溪开口说话。

    其实我大约也感觉到了一些。他似乎浑不在意:刚到无南宗的那几年,我发觉比起正道修炼,魔修似乎更适合我。他顿了顿:如今也是。

    游弋大惊失色:你不会一直都在悄悄

    蔺溪没有回话,无论游弋怎么追问他都不再说这个话题了,后来更是冷着脸走开,游弋碰了一鼻子灰。

    作者有话要说:  故事才刚刚开头啦,掉马应该还早着呢,大家不要捉急~

    另外最近家里人住院,小病,但据说治起来很麻烦,要放松心情才能有效果,可是又不是能放松心情的病,工作有点忙,又要跑医院,最近可能会出现没有请假就断更的情况,提前说声抱歉,希望大家可以谅解一下,拜谢!能不断就不断啦,毕竟我比谁都清楚复健的痛苦会抽空多写些存稿,感谢支持这篇的大家,你们对我来说非常重要,谢谢。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浮雲 1瓶

    第19章

    夜里当然睡不着,游弋躺在床上左思右想,蔺溪如果已经成为了魔修,他是一定能感觉到的,系统也一定会知道,所以蔺溪说的那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百思不得其解,又想到无南宗竟然在他死了这么久以后,还在利用他放假消息想要伤害蔺溪,越想越气,越气就越睡不着。

    游弋干脆起身,随便披了件衣服出门,微风一吹还挺惬意,他上了屋顶,却发现上面早就有了个人。

    蔺溪头也不回就知道是他,冷声道:别多嘴,否则就下去。

    游弋哦了一声,乖乖在蔺溪身边离得远了些,安安静静地坐下。

    他猛然闻到一丝酒香,浓郁醇厚,游弋的馋虫被这香味勾了上来,死死地盯着蔺溪身侧放着的酒壶。

    蔺溪察觉到他贪婪的目光,瞥了一眼,不禁觉得好笑,也没生气,顺手变出一个杯子来,给他匀了一杯。

    游弋喜滋滋地接过,一直道谢,小小地抿了一口,心中微动:这是扶子镇酿出的酒吗?

    蔺溪沉静地瞥了他一眼:你竟然知道?

    当然

    游弋有些激动,自己猛然察觉到说话声音似乎大了点儿,又赶紧降下音量来:知道,但没去过,我猜的,听说那镇上酿的酒非常有名,我料想普通的酒水应该入不了前辈你的眼。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肯定是真理。

    蔺溪微微摇了摇头:我对这些东西没什么兴趣,我师兄爱酒,比爱这世上的任何东西都要深,要求自然会高一些,他总是馋这个。

    游弋一杯美酒下肚,继续盯着那酒壶看,蔺溪颇为无奈,直接把酒壶整个扔给他,似乎自己对那美酒真的没什么兴趣。

    前辈你也睡不着吗?游弋得了美酒,心情瞬间好了许多,忘了之前蔺溪警告过他的话,闲话多了起来。

    蔺溪以为他醉了,也没跟他计较:等你修炼到我这个阶段,就会知道睡觉其实不是那么必要的事情。

    游弋撇撇嘴,心说我修炼的时间可比你久多了,只是你不知道罢了。

    他面上乖巧,也不吭气,一杯接着一杯倒酒,蔺溪偏头瞅他一眼,心中嗤笑,倒也真不客气。

    游弋想到什么,表情突然严肃起来,轻声道:蔺溪。

    蔺溪不知为何心中一动,没有责怪他的无理,反而认真地看着他,那眼神分明是在问他怎么了。

    不要去。游弋执拗地说完,又一字一顿重复了一遍,不,要,去。

    恋耽美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卡糖(10)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