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卡糖(13)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 作者:卡糖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 作者:卡糖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卡糖(13)

    蔺溪清浅一笑,却似地狱罗刹,之前你说,我残忍?晦气?还说我师兄活该,是吗?

    那人不敢回答。

    我师兄在乎的是世间大道,黎民百姓,他既已经不在,我便是毁了他珍爱的一切也没什么。若你们觉得我嗜血残忍,便叫我师兄来教训我好了!

    第23章

    之前硬气地跟蔺溪对战的人现在已经是汗流浃背两股战战,但没有跑,游弋不确定他是知道自己跑不掉还是跑不掉。

    蔺溪说的那番话让他有些心痛,游弋一辈子吃吃喝喝玩玩闹闹,几乎没怎么上心,多用了一点点心思养了个孩子,却没想到在那孩子心中,他在乎的是世间大义,黎民百姓。

    游弋不是个拥有大爱的人,事实上他只是稍微对蔺溪好了些。

    一个未婚男青年养孩子自然没有经验,他自认自己只是放养,却从来没想到在蔺溪心里,他的存在对于蔺溪来说,是这么重要。

    蔺溪抬手将周身剑气化为利剑,执于手中,轻轻指向那人。

    嘴角透出残忍的笑意,不,他根本不是在笑,游弋心生叹息,这究竟是为什么呢?值得吗?

    我很好奇,我究竟需要杀多少人,割掉多少人的舌头,才能让你们闭嘴不再提他?

    你你不可能把在场的人全部杀光的!你好歹是修道之人,这这有违天道!有人喊了起来:蔺溪!你难道是想死后下地狱吗?!

    有人真切地害怕起来,游他才说了一个字,蔺溪透着寒气的目光直射过去,对方立刻改了口:你师兄一世清白,即便还没有机会冲击化神,若他有机会,一定

    那人话还没说完,游弋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蔺溪的利剑就已经刺穿了那人的胸膛,他手腕翻转一瞬,那把带着血痕的剑又回到他手里。

    知道我最讨厌什么吗?蔺溪看着殷红的血液从剑端滑落,映入地面,我最讨厌你们这些心口不一两面三刀的狂妄小人,我不在时便一口一个魔头,对我师兄也全是诋毁之词,但只要见了我,又妄想用我师兄来劝我回归正途,呵,你们这些人所走的路,一定是正途吗?谁也不能说他不好谁说了便要死!

    蔺溪一双眼睛透着血红,人群尖叫着四散奔走。

    游弋算是看明白了,蔺溪的疯病一直就没好过,他不知有多久没跟其他人说过话了,自己心中怎么想便怎么做,已经完全丧失了思考能力。

    他没有思考,也不愿意思考自己做的什么事情正确与否,想做什么便直接做了,想杀的人,也就直接杀了。

    眼见蔺溪的利剑即将刺入另一个修者的胸膛,游弋扬手将他的剑气挡开,那人抽空立刻逃走。

    蔺溪显然已经杀红了眼,察觉到有人挡住了他的攻击,便放过了其他人,转而攻击出手的人。

    蔺小溪。游弋话音出口之时,轻轻抬起头来,变幻出自己原本的样貌,轻声道:住手。

    蔺溪听到这人如何称呼自己,愣了一瞬,但看见他的脸,立刻变回神色木然,只是微微蹙眉,厉声问道:何方妖孽?难道还想用这么古板的方法让我投降吗?

    游弋清浅一笑:你投降对我有何好处?他站直身子,双手负在身后:蔺小溪,全天下只有一人会这样叫你,你说那人是谁?

    蔺溪身子猛地僵住,手上利剑滑落,还未碰触到地面化为剑气随风消散。

    这时候周边除他二人之外已无第三人在场,其他人不在乎拖住蔺溪的人是谁,也不在乎对方用了什么方法,总之能拖上个一时半刻,供他们逃命便可。

    师蔺溪脸色惨白,和不久之前的地狱罗刹大相径庭,可是却久久不敢吐出第二个字。

    游弋知道这是什么原因,在他不在身边的那些日日夜夜里,蔺溪不知上过多少次当,受过多少次骗,又因此,受了多少伤。

    上一次他装成自己的样子接近蔺溪,差点儿被蔺溪杀死,心中还有怨气,但此刻,他已经完全不生气了。

    这个人现在连句师兄都不敢叫,这些日子做了不少噩梦吧?

    游弋心中一软:是,是我,蔺溪,你还好吗?他微微一笑,蔺溪像是受到了巨大的冲击,甚至往后退了两步。

    不是幻象,一定是幻象又是幻象又是

    不是幻象。游弋上前一步:我不会伤害你,放心。

    他微微一笑:蔺小溪,幻象知道你讨厌这个名字吗?不是不想再做小孩子了吗?怎么还这么孩子气?

    蔺溪脸上变成了一个哭泣的表情,可是却没有泪水流出来,看起来诡异无比。

    那是梦吗?蔺溪声音嘶哑,似乎压制着某种浓厚的情绪。

    游弋看得难过,却又不敢先他一步落下泪来,男儿有泪不轻弹。

    你需要我怎么证明呢?游弋轻声问他:我真的回来了。

    蔺溪默了几秒,腿上灌了铅一样往前走了几步,抬手想摸游弋的脸,却又久久不敢落下。

    游弋叹了口气,拉着他的手放在自己脸上,摸了一下,又将他的手放在自己手里。

    看吧?热乎乎的是不是?而且也不是化形哦?游弋笑了一下:这就是我本来的样子,天下只此一家,其他都是赝品。

    蔺溪眨了眨眼睛,游弋还没反应过来,感觉到手背上落了滚烫的液体。

    游弋刚想低头查看,被人狠狠拥入怀中。

    还好这副身子骨坚强,不然这一下子,普通人得坏好几根肋骨。

    游弋感觉到对方身体的剧烈起伏,轻轻环住他,将手放在蔺溪背上帮他顺气。

    好了,好了,不哭了,师兄回来了,没有人再敢欺负你了。

    蔺溪却哭得越发凄惨,游弋抱了他许久,本来还在想该如何面对哭泣过后的蔺溪,却发现不知何时,对方没了动静。

    竟然是哭着睡着了。

    游弋无奈,将他置于客栈空房里,看着床上没有一丝动静的男人,连着叹了好几口气。

    这么人畜无害的模样,那些人是瞎吗?

    他啐了一口,又去埋怨睡着的人,在他脸上戳了好几下:你自己也是,穿什么不好,一身黑,看起来一点儿都不帅

    话毕,游弋抬手去探他体内的金丹,金丹完好,被金色光芒环绕。

    蔺溪并没有堕入魔道,他放心了些,这证明他的出现还不算太晚。

    游弋相信无须多少时日,就能劝说蔺溪回归正途。

    他没什么事好做,就想了许多计划。

    游弋想着,等蔺溪醒来,就假装对他的心意一无所知。

    先陪着他,尽量安抚他的情绪,然后劝说他回归正途,不再滥杀无辜,想办法将他的污名尽力洗涤干净,最后再给他找到那个命定之人,成其好事。

    等蔺溪有了真正心爱之人,他就可以功成身退,回到现实世界,并且再无后顾之忧啦。

    蔺溪纤长的睫毛颤抖了几下,露出一双黯淡的眸子。

    游弋察觉到蔺溪的气息变化,立刻凑到床前:你怎么样?哪里不舒服?好像没受什么伤,但是莫名其妙晕倒肯定有问题,你最近受过什么伤吗?

    一连串的问题,把蔺溪问蒙了,蔺溪脸色很差,微微启唇:师叫了半天第二个字也没有蹦出来。

    游弋无奈:我又不是中了什么魔咒,你一叫我师兄,我就会消失不见,叫吧,放心,我不会消失的。

    蔺溪死死地盯着他,似乎下足了决心,却小心翼翼声若蚊蝇:师兄?

    游弋笑着应了声:我在这儿。

    蔺溪揉了一下眼睛:师兄?

    游弋刮了一下他的鼻子,就像蔺溪小时候一样:我在。

    第24章

    眼见又是两行清泪夺眶而出,游弋无奈抬手帮他擦了一下:都多大了,怎么还一个劲儿哭鼻子呢,你小时候可不爱哭。

    蔺溪似乎自觉失态丢人,脸朝向一边自己把眼泪擦个干净,才扭头眼也不眨地看着游弋。

    师兄,你不会再走了吧?

    游弋一阵错愕,他还以为蔺溪会问他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但他不问,只问他是否不会再走了。

    恐怕是听了太多恶言恶语,在蔺溪的认知世界里,不能说出口的禁忌太多,例如不能说师兄死了,也不能让别人说。

    游弋看着他微笑,其实早就想好了如何回答他的问题,现在问题虽然略有不同,答案还是可以通用的。

    天道

    才说了两个字,就被蔺溪放在他唇边的手指阻碍,明显是不想听下去。

    游弋眨了眨眼睛:怎么了?

    你不会再走了吧?师兄?蔺溪执拗地,又问了一遍。

    游弋心中一软,他大概是怕吧,怕极了,怕到不想知道任何理由,怕即便知道回来的理由也还是要面对离别,他只想得到一个确切的结果。

    不走了。游弋弯了弯唇角,靠在床边看他:来,跟师兄讲讲你这段时间发生的事。

    蔺溪轻轻倚在游弋肩畔,游弋这时候才觉得这个动作有些过于亲密了,但现在抽离开,未免此地无银三百两。

    何况游弋告诫自己,现在的游弋,只是个对目前情况一无所知的还魂者,理所当然也不知道蔺溪对他的绵绵情意。

    不要怂,就当个一无所知的二傻子。

    游弋原本以为蔺溪靠在他身上,是打算将一切娓娓道来,可没成想,两人靠在一起半晌了,蔺溪一句话都不说。

    我想知道我不在的时候,都发生了什么事?

    蔺溪不知道在闹什么别扭,似乎下了好几次决心,都不想说。

    没什么蔺溪咬了一下微微泛白的嘴唇,有些不知该去向何处的无所适从:无南宗将我除名了,我不再是无南宗的人了。

    游弋默了默,憋了半天就说这个?我又不在乎你是不是无南宗的人。

    就是看起来怪可怜的,蔺溪似乎在担心他接下来会问为什么无南宗要将你除名?

    蔺溪会回答他因为我是魔星降世吗?

    他好像很担心自己会发现这件事

    游弋暂时不敢下这剂猛药,他转了话题。

    你何时开始滥杀无辜了?游弋作出长者的样子,谆谆教诲道:就算那些人再出言不逊,你也不该刀剑相向,修道者最忌讳心浮气躁,人命是不值钱,但手上沾血太多,影响修行。

    游弋还以为蔺溪会梗着脖子理直气壮反驳他:谁让他们出言不逊。

    却没想到蔺溪眼也不眨认真地听他说完,乖顺地点了点头,甚至很好脾气,全无反抗地承认了错误。

    是我不对,我知道了,只要师兄在我身边,我就再也不去寻他们的麻烦。

    咳游弋一拳就像打在轻飘飘的棉花上,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即使在过往的百年岁月里,蔺溪对他的为人处世也不是全然赞同,蔺溪总说他太拖泥带水,瞻前顾后,不能留有后顾之忧。

    事实上,每次游弋不听劝,对谁心软,或者心大,总会自食恶果,还是蔺溪出马帮他摆平。

    可如今自己说什么他就听什么?这个蔺溪难道也被魂穿了吗?

    游弋又想起一件要紧事来,我方才听他们说传言我有个孩子,被遗留在这世间

    他明显看到蔺溪手指微动,身体也僵了一瞬,游弋决心一定要把这件事道道清楚。

    是假的。游弋郑重其事道。

    我知道。蔺溪抬眼看他,又迅速移开目光:我从未怀疑过师兄会做出抛妻弃子之事来,都是他们胡说。

    骗子。你那时候听到简直分分钟疯魔了好吗?我又不是不在场。

    对了,游弋突然想到,是时候应该让游一出场一下,毕竟自己也算是为蔺溪再一次豁出命去,还是想知道蔺溪是怎么看待这个路人甲角色的,毕竟他对别人的看法,对如何让他回归正途,很有计划上的辅助作用。

    早些年,我遇到个孩子,根基不如你,但为人良善憨厚,心肠也好,早些年我欲带他回无南宗陪你,可他根基实在太差,只能作罢,他一直被养在平凡人家里,我帮他取名,随我的姓,叫游一,你可曾见过?

    分明看到了蔺溪睫毛微颤,不知想到了什么,小心翼翼深吸一口气,装作若无其事一般看向游弋。

    未曾见过。

    游弋:

    你这幅样子,没见过才鬼了好吗?!何况何况老子因你而死,还留下个遗愿呢!你完成了吗就没见过!

    游弋怒火中烧,还得保持微笑:以我对他品性的了解,他必然会来找我,那孩子根基虽差,却心细如尘,人也聪慧,难道没有找过你吗?

    没有。蔺溪此刻已经看不出一丝端倪了,回答得那叫一个理直气壮,反而瞧着游弋:师兄很喜欢那人吗?盼着他来寻你?

    游弋有一瞬间的哑口无言,闭了闭眼睛,我自然喜欢他,否则也不会让他冠我的姓。他睁开眼睛做最后的垂死挣扎:你真的没见过他?

    没有。蔺溪坚定地摇头,垂了下眼睛又带着点儿期翼看着游弋:索性蔺家这么多年也早与我无甚干系,我想冠师兄的姓,好吗?

    游弋本就心中无语,看见蔺溪难得带着丝丝谄媚的表情,心中有气,一口拒绝:不好。

    见蔺溪眸子飞快黯淡下去,游弋立刻心生不忍。

    又道:即便你家中除你一人以外再没有别人,也该把祖上的姓氏保留遗传下去。游弋撇撇嘴:何况跟我姓有什么好?游溪游戏?简直太儿戏了!

    恋耽美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卡糖(13)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