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卡糖(14)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 作者:卡糖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 作者:卡糖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卡糖(14)

    蔺溪眼中恢复了一些光彩:我不觉得

    他又带着些欲盖弥彰的可怜:我早就想跟着师兄姓了,只不过这件事,若是师兄不点头,我自己自作主张,也没什么用

    游弋努了努嘴:蔺小溪,我觉得蔺溪这个名字很好,此事不用再辩。

    蔺溪眼中眸光闪烁,只得微微颔首。

    过了一会儿,蔺溪带着些小心翼翼的试探问他:师兄接下来要回无南宗吗?

    回去?为什么要回去?

    游弋想起来,蔺溪和无南宗闹得如此不堪,自然是没办法再回去,但是游弋还是无南宗的人。

    何况蔺溪下意识认为游弋对他和无南宗的纠葛一无所知,对那门派感情甚深,实际上游弋根本没打算回去,但是直说的话,有太多事没办法解释。

    游弋只能摇了摇头:我也许久没出来过了,就带着你到处转转吧,暂时先不回去,相信门派内杂事一大堆,我躲躲清闲。

    蔺溪立刻笑得灿烂无比,他探了探游弋身体的情况,游弋也不怕他试探,大大方方接受检查。

    谁料,很快蔺溪就笑不出来了,师兄。他蹙着眉头一脸严肃问道:你这金丹是怎么回事?像是假的一样,周身灵气紊乱,你你一直受着伤吗?

    游弋一怔,他倒是很舒服呀,并没有觉得有哪里受伤了。

    系统却慌了:他他他他他怎么看出来的啊?

    怎么?我的身体我自己也试过,没什么问题啊。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kele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25章

    游弋和系统一样提心吊胆,蔺溪看了他三秒,却突然不问了,也不说了。

    大概是我弄错了吧。蔺溪深深地看着他,只要师兄你没觉得哪里不舒服就好,有什么不舒服一定要告诉我。

    游弋懵懵懂懂点了点头,突然有了个想法,蔺溪不会以为这是在做梦吧?

    就像知道梦中皆是虚幻,但太过真实反而心甘情愿沉溺于其中,若是戳穿了一切,梦就醒了,人就走了。

    还好游弋也不希望蔺溪追根究底,问得深了,他也没办法解释。

    首要任务是想办法让蔺溪换了那一身不吉利的衣服,看着死气沉沉,等蔺溪终于变回了他熟悉的那个小师弟以后,游弋脸上终于有了些真心的笑意。

    他这个壳子比上一个可是方便太多了,蔺溪跟在他前面,为他跑前跑后安排好了一切,上一个呢,他自己跟在蔺溪屁股后面跑前跑后,还落不着好。

    游弋也是这下才彻底明白自己在蔺溪心里的地位可能真的不低,蔺溪在面对他的时候,跟面对其他任何人都是不一样的。

    对他言听计从,时时刻刻嘘寒问暖,对别人的生死看得很轻,哪怕那个别人其实是他套了个壳子。

    蔺溪问他想去哪里,游弋一夕之间仿佛真的回到了久远的从前,也是在不久前他才知道,蔺溪一直不喜欢待在无南宗,是因为出来以后大多数时候都只有他们两个人,满足了他难以启齿的小心思。

    游弋及时停住跑远了的思绪,再想下去就要少儿不宜了,他就要对眼前这个乖顺的小师弟产生抵抗情绪了。

    去扶子镇吧。

    蔺溪眼睛一亮,师兄想喝酒了吗?

    也不算,但游弋不好解释,只得点了点头。

    只要不回无南宗,蔺溪似乎觉得去哪里都好,两人就此欣然启程。

    蔺溪跟他在一起,话明显多了许多,其实我原先备好了一壶好酒,但被

    游弋耳朵动了动,集中精力等他的下文,谁知,蔺溪话锋一转:被我不小心喝光了。

    他不好意思笑了笑,其实我觉得师兄不在,再美名远播的美酒,也就是那个样子。

    游弋面上不动神色,心里有了点儿古怪的不甘心。

    他,作为一个实实在在存在过的人,哪怕只是个路人甲,没两集就下线了,但不值得让作为男主的蔺溪挂怀两句吗?

    蔺溪明明记得游一的存在,却假装他没存在过,而且明明马上就要提到他了,又不提了,游弋心里这一口气,上不得上下不得下的。

    他假装不在意地点了点头:我记得你不爱喝酒,一壶都能喝光了?你不是不胜酒力吗?

    蔺溪很少喝酒,如他对游一所说,他对美酒并没什么兴趣。

    最开始游弋千里迢迢遍寻美酒,好不容易找到这么一家得他心意的,蔺溪不跟他抢,游弋还暗道这小师弟果然懂事,知道把好东西让给师兄,他自诩不是那种不懂事的师兄,所以也愿意把美酒跟师弟分享,蔺溪喝了一些,他才发现蔺溪很容易喝醉。

    醉得昏天黑地,不知自己身在何处,游弋等他醒了拿这事寻他的笑话,蔺溪脸皮薄,之后再不碰酒了。

    上次见他喝酒,应该是还没喝几口,没来得及醉,反而游一先醉了。

    游弋浅浅叹了口气,他现在知道了,其实蔺溪不仅对美酒没什么兴趣,对美人也没什么兴趣。

    蔺溪闻言,眸子黯了黯,低眉顺眼的样子极惹人疼:本来是某次路过扶子镇,带了一壶想着给师兄留着,后来师兄总不见回来,我又常听人说借酒消愁,也不知道喝酒是否真能解愁,便想试试。

    游弋见他言语真心实意,但还是忍不住揶揄道:一壶美酒下肚,你的愁绪可解了?

    蔺溪摇摇头,游弋腹诽,这小子说起谎话来还真是滴水不漏,表情里也看不出什么端倪,又听他道:这世上任何美酒都解不了我的愁,只有师兄可以。

    游弋见他语气认真,脸红了红,若放在以前,他会说哎呀,哎呀,牙都要酸倒了,毕竟那时候他只觉得蔺溪是在开玩笑,现在他当然知道蔺溪说的这些话,都不是在开玩笑,甚至加了几百万分的真心,可是他无福消受呀。

    游弋故作夸张地说:哎呀,哎呀,牙都要酸倒了。他释放出一点儿笑意,嘱咐蔺溪道:以后这种话莫要再说了,等你有朝一日有了道侣,是要吃醋的。

    蔺溪移开目光,盯着空无一物的地面,没有搭腔。

    游弋不怕他这个时候不说话,就怕他这个时候说出不该说的话来,自己反倒不好收场。

    除了美酒,这便是他要去扶子镇的第二个原因了。

    最终修改后发布的版本中,结尾处游弋特意留了个开放式结局。

    蔺溪幼年时,少年时,青年时,都遭遇了不少难关,那个版本里虽然自己都送了金手指让他关关闯过,沿途也有不少美人抛来橄榄枝,但那些美人都是过客,蔺溪到了结局依旧是孤身一人。

    游弋修文的过程中,突然发现因为蔺溪曾经与他真切地相处过,他们是有兄弟感情的,蔺溪的好他知道得最清楚,所以沿途的那些女子,不能说不好,但配蔺溪,他总觉得还差一些。

    结局时蔺溪还是孤身一人他又实在是看不下去,作为好兄弟,即便蔺溪只是笔下角色,但在他心里跟其他虚拟角色的地位不一样,游弋认为自己有必要帮蔺溪找个合适的道侣。

    蔺溪那个时候已经冲击化神,只是心中还有说不清道不明的缺憾,于是便出现了那么一个可以填补他缺憾的女子。

    距离扶子镇不远,有个西坞宗,名气不大,弟子也不算多,甚至没有几个元婴长老坐镇。

    但正因如此几乎从不掺和其他宗门的糟心腌臜事,反倒身家清白。

    西坞宗里有个小师妹,叫盛飞函,面容姣好,性格温婉,明辨是非,为人洒脱,几乎找不出什么缺点来。

    游弋觉得这样的女子才能配得上蔺溪,此番去扶子镇,就是想找找看这盛飞函,把她带到蔺溪面前,虽然蔺溪现在还未冲击化神,但游弋相信,有这样的女子出现,等蔺溪情不自禁动了心,对他,肯定再不会有什么不该有的想法。

    原本游弋还觉得盛飞函可能不存在于这个世界,毕竟她登场是在新版本里,可既然蔺溪能够用主角光环打开后山禁制,说不定盛飞函也存在?

    金丹是数据堆砌而成,这话听起来可怕,游弋没怎么当一回事。

    这个世界还是他写出来的呢,上一世已经习惯了自己是个外来者的设定,也接受了一切属于这个世界,以及不属于这个世界的规则。

    能用就行,还很好用呢,跟着蔺溪赶路,丝毫没觉得吃力。

    他用这个壳子回来,似乎把蔺溪的精气神也带回来了,蔺溪脸上时常挂着笑,又时常痴迷地看着他,游弋全当没发现,跟以前一样,不过不同的是,以前他真是没发现。

    游弋总是在想蔺溪现在的执迷不悟都只是一时的,等盛飞函这个标准正牌女主角出现,蔺溪还能顾得上多看他一眼?

    男人嘛,他了解得很。

    这样想着,扶子镇就到了,到了久违的,更换了一个又一个老板的扶子酒馆,酒没喝上两壶,游弋便开口询问正事。

    作者有话要说:  抱歉我忘了添加时间

    第26章

    店家,你有没有听说过,这附近有个西坞宗?

    蔺溪斟酒的动作顿了顿,察觉到师兄此行的目的似乎不止为酒,好像别有图谋。

    片刻后,他低头继续斟酒,而游弋等着店家的回复,没有发现他的小动作。

    西坞宗?店家偏头思索两秒,啊,听过,公子是想送孩子去那里修道吗?

    游弋还没回答,店家摆摆手劝他千万不要去:那地方很破落,送孩子去就是吃苦呀。

    蔺溪手指微微使力,咯嘣一声,手中的酒壶把碎了,游弋和店家皆是一惊。

    你怎么样?

    公子你没伤着吧?

    两人的语气一样急切,蔺溪没有理会那多嘴的店家,悠悠看向师兄:师兄,我没事。他拍了拍手,将手中碎屑清理干净。

    见他手上确实没有受伤,游弋也没太在意,他此番有很多话不能直说,只能装聋作哑,但是他看出来了,蔺溪同样也在装,只是碍着他还在,否则对这个总提起他孩子的店家,蔺溪恐怕早就出招了。

    想想又一阵好笑,蔺溪对他的孩子这件事,简直快有PTSD了。

    无碍,装良善,装大度,甚至装浑不在意,对他没有非分之想都好,游弋也不希望这个时候跟蔺溪撕破脸皮,两腔热血相见。

    店家有些无措,面前的两位公子看起来并非普通凡人,虽然说是对方自己不注意,但要是真的因为他的酒壶受了伤,万一是个不讲道理的,恐怕会惹麻烦。

    游弋也看出了他的不安,安抚道:无事,我师弟没有受伤,这酒壶我们会赔给你的。

    蔺溪低着头不言语,看似乖顺,游弋却从这乖顺之中看出了点儿藏起来的不屑和怒意。

    店家为人爽朗,也好说话:那倒不必,公子没伤到便好。

    蔺溪抬了抬眉毛表示回应。

    游弋见他如此不给面子,但这个小动作又算是给出了最大的面子,赶紧将话题拉回到这件事情之前:我没有孩子要送去那里,我是想找个人。

    店家和蔺溪同时看向游弋,只不过表情和眼神倒是大不相同。

    师兄你要找谁?

    公子要找谁?

    游弋默了默,没有理会蔺溪,而是先看向店家:我要找一个姑娘,尚不知道她如今的年岁,但是只知道一个名字。

    蔺溪额角直跳,死死盯着游弋,只能靠握紧的拳头来压抑住自己狂暴的内心情绪,但似乎快要失效了。

    他的伪装很不到位,在场第三人都看出来了他的不爽,他却以为自己那聪明过人的师兄没发现他的不对劲。

    店家情不自禁距离那位看起来脾气不大好的公子站远了些,问脾气看起来还算好的那位公子道:公子想找什么姑娘?叫什么名字?

    游弋强迫自己尽可能地忽视蔺溪那汹涌异样的情绪,躲开他暗涌流动的眼神,对这店家轻声回答道:那姑娘叫盛飞函,听说师从西坞宗。

    盛,飞,函。

    蔺溪深吸了一口气,脖颈处青筋乍起,盛飞函,他不管对方是谁,是怎么认识自己师兄的,此番,他算是这辈子都不可能忘记这个名字了。

    盛飞函?店家带着怪异的语气重复了一遍:公子你是否弄错了?

    蔺溪冷眼看过去,游弋不明所以:为何这么说?

    店家哈哈一笑:小人便是姓盛,家里有一独女,大名正是盛飞函。

    游弋懵了一下,前一刻微笑的表情还挂在脸上,片刻后,不可置信问道:什么?果真?

    自然是真的。店家拍着自己胸脯保证道:小女自降世之后便叫做盛飞函,终日跟她娘亲待在家里掌持家务,下午还会和她娘亲来酒馆看我,到时候公子便可一见。

    游弋像是被强行灌注了一脑袋的浆糊,摇一摇还有响动。

    店家想起什么,继续说道:我女儿和那个什么西坞宗,可是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一时半会儿恐怕也没办法搞清楚了。

    游弋对付地笑着,点了点头:那也没打算送她去西坞宗拜师修行吗?

    蔺溪的情绪此刻已经完全冷静下来,在他心中,师兄千般好万般好,皇亲国戚贵胄公主都配不上他,区区一个酒家女,更是不值一提。

    但危机感还是有的,毕竟师兄此行看起来主要是为了她。

    送她去那鸟不拉屎的小地方干什么?店家性格洒脱,游弋继续维持着满面的笑:那不知她何时会来,能否与我们有缘见上一面?

    游弋不打算放弃,酒家女就酒家女呗,就算没有修道之心,对这个修仙的世界一无所知,她盛飞函也是作者亲自承认的唯一指定女主角。

    不见一面不甘心!

    另外,只要是命定的缘分,就算是酒家女又怎么样?蔺溪不是个抬高踩低的人,说不定因为他写下的命定的缘分,蔺溪会对那姑娘一见钟情呢。

    估摸着再有两个时辰就会过来了。店家顺势道:没想到我女儿竟然和公子要找的人同名,这是何等可贵的缘分啊。

    恋耽美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卡糖(14)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