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卡糖(16)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 作者:卡糖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 作者:卡糖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卡糖(16)

    游弋脸上依旧挂着笑,笑意更是从喉头涌出:是,是,当然是,你说得对。

    面前的人却敏锐地察觉出了哪里不对,明明眼前之人如此温和有礼,也是赞同他的想法的,怎么就平白感觉到了毛骨悚然的寒意呢?

    少年郎下意识握紧长剑,游弋闭了闭眼睛,他已经很多年没有对谁动过杀意了。

    上一世身份不说显赫,也不是谁都能踩上两脚的小喽啰,更何况他带回了惊艳才绝的蔺溪,帮无南宗拉高了许多层次,他上有掌门体恤,下有师弟撑腰,谁见了他不恭恭敬敬喊上一句大师兄。

    如今如今如今他才明白那些恭敬背后都藏着些什么肮脏的想法。

    他才刚刚身死魂灭,那些人便瞒着蔺溪瓜分他留下的东西,他以为帮蔺溪打造了一个世外桃源,却没成想,他待了那么多年的无南宗,才是个真正的魔窟地狱。

    游弋轻轻睁开眼睛,已经是一片清明,少年郎总算重新稍稍放松警惕,他刚才竟然觉得这人对自己有了杀念。

    现在看起来,应该是错觉。

    但他仍抱着剑,不敢随便放下。

    我多年前曾有幸去过无南宗,不知道你爷爷是哪位长老,我们是否打过照面。

    少年郎总觉得不祥,不敢报上姓名,应该是见过的,但行走江湖总挂着长辈的名号算什么,我还是不说了为好。

    说得好!游弋轻轻拍掌表示对他的肯定,少年郎还是一副紧张兮兮的样子,游弋柔声道:既然知道行走江湖不倚靠着长辈的名号,那么是否也应该把不属于自己的灵物,给人家还回去呢?

    少年郎立刻警觉起来,将佩剑藏于身后,心说这人问来问去,果然还是要抢我的东西!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你再多言,我便认为你和蔺溪那魔头是一伙的了!

    游弋弯唇一笑,说了这么多,你总算聪明了一回。

    你!少年郎才急匆匆地吐出一个字,便被死亡掐住了喉咙,呆呆地低头看自己的腹腔,眼前之人的一只手从他身体穿了过去,他的头又往后转,才发现这人准确地抓住了佩剑上的灵石。

    像是在烦躁他的身体挡住了他取灵石的动作,面上终于带了点儿不耐烦。

    我最讨厌手上沾血了

    呃

    游弋对眼前人的哀鸣视若无睹,他轻轻抽回手,看着同样沾了血的灵石,看起来不太高兴。

    重新看向这少年郎,游弋眼中没有一丝一毫的笑意:我以前是否见过你呢?你跟你爷爷,长得像吗?

    他仿佛真在回想,而少年郎此刻在濒死之际看到了他的眼睛,才发现,那是一双与面容不相符,很好看的眼睛,不对他眼周皮肤抽动,咽了咽口水,怎么会不相符呢?明明那双眼睛就应该放在这张脸上,这是他记得这张脸。

    这是游弋的脸。

    你他发不出太高的声音,游弋手指一动,手上的血迹,灵石上的血迹就都没了。

    他弯了弯唇:既然你怎么都不愿意告诉我你爷爷是谁,我就只能自己去找他了,不过,他会来找我的吧?

    第29章

    游弋把那小子的尸体转移到了外面,将客栈里的痕迹处理得干干净净,回房去看了一眼还在沉睡的蔺溪,打开了蔺溪的储物戒,发现里面确实一件他当初留下的东西都没有。

    又给蔺溪传输了些灵力,游弋希望能适当延长蔺溪熟睡的时间,还在蔺溪周围设置了结界,他有些事情需要独自去处理一下。

    游弋发觉自己的想法没错,虽然在他心里蔺溪是这世界的主角,这个世界因为蔺溪而存在。

    但蔺溪是个死心眼,一根筋,他只看得到自己想看到的东西,他对很多隐藏剧情一无所知。

    而那些隐藏剧情,很有可能是造就蔺溪成为一个真正魔头的大杀器。

    游弋认为自己绝对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回无南宗的路游弋可谓是驾轻就熟,那地方他待了很多年,事实上也就是在最近这几个月里,对那个地方才逐渐没了归属感。

    这世上知道游弋回来的,还活着的人现在只有蔺溪,他也不打算现在这个时候就提前暴露自己的行迹。

    于是掩了本来面容悄悄潜入无南宗,虽然他刚用这个身体回来的时候,听说了一些关于无南宗现状的风言风语,亲眼看到还是颇为震撼。

    无南宗的破落可见一斑,院中杂草丛生,甚至连入门牌匾都歪歪斜斜地悬挂着。

    游弋进入无阻,甚至感受不到这地方还有什么灵力充裕的大拿存在,自然没有人出现阻挠他。

    听见有细微的响动,游弋隐了身影躲在墙后,发现是三两一群的弟子正拿着包袱往外走,嘴里嘟嘟囔囔的,似乎在商量要连夜离开这里。

    游弋在来这路上的时候还很生气,可见了这种场面之后,突然产生了一些悲天悯人的共鸣。

    他原本是来寻仇的,急切地想要解解胸中的怨气,可现在看到这一幕,突然没那么生气了,甚至觉得就算了吧,但来都来了。

    游弋在心里拿定了主意,打算不在众人面前出现,只要拿走属于他的那些东西就好。

    他站在屋顶,闭上眼睛,发散神识,在各处搜寻着自己留下的些微灵气。

    那些散落着的灵气,代表着他留下的那些仅剩下的东西,毕竟都是跟他那么久了的老物件。

    大多数的灵药游弋是没打算再拿回来了,其他东西他可没办法继续这么慷慨。

    遗憾的是留存下来的东西很少,游弋相信其中的大部分都被那些接受不了无南宗现状的人带走了,还有很多就像他遇到的那位不幸的少年郎一样,带在身上,人却不在无南宗,还有放在储物戒里的,来日方长,等遇到了再解决。

    游弋心觉自己这一趟或许是白来了,但能拿走多少便拿走多少吧。

    所幸没有遇到难对付的人,游弋很快神不知鬼不觉找回了一些原本属于自己的东西。

    突然间发觉自己的佩剑好像在掌门房间的方位。

    游弋深吸一口气,上次见到掌门可不是什么值得回味的美妙场景,如今又要再见了,心情复杂。

    说起来上一次并没有发现自己留下的东西被那些人私吞,是因为游一的根基太差,而蔺溪,大概是被他有个儿子的假消息蒙住了所有理智,根本没注意到这件事。

    游弋恢复了本来面容,刚到掌门房间门外,便看到个修为低下的小弟子端了什么汤药往进走,游弋在屋顶等了一会儿,便看到那个小弟子端着半碗汤药抹着泪小声哭哭啼啼出来了。

    看来某人的境况很不好啊游弋叹了口气,悄悄潜入房中。

    不知修者深夜造访,所为何事?游弋刚进屋,就听见一个年迈的声音询问,话音刚落,沧桑地咳了几声。

    游弋身形没动,站在外间,中气十足道:来拿回不属于你的东西。

    何物?看起来掌门似乎连起身都很困难,否则不会躲在里间跟游弋对话。

    游弋取下放在木头支架上的佩剑,将剑出鞘,剑鸣轻吟。

    这把剑。

    掌门似乎有些惊讶,修者是游弋的故人?

    算是吧。游弋又觉得心酸,又觉得出了一口恶气。

    是不是很惊讶,他走了这么久,这世上竟然还有愿意为他鸣不平的人。

    有一些。掌门哑声笑了笑:但他的为人我很清楚,有人愿意为他鸣不平,不足为奇。

    游弋胸中一股怒火纵然烧起,他拿着自己的剑,越来越靠近里间。

    所以你们有交情,为何要那样对他?游弋握紧了手中的剑,即便他死了,也要陷他于不义?

    不是这样的咳咳咳咳

    游弋有足够的耐心等他解释,他的心情此刻已经完全平静下来,连一丝仇怨也没了。

    里间的咳嗽声终于停了下来,游弋微微垂眸,继续问道:所以到底是为什么?要让全天下都认为他是个罪人,要让所有人都觉得蔺溪是妖魔,必须被铲除呢?

    蔺溪本来就是妖魔,而游弋他虽然确实没什么错可那妖魔是他领进无南宗的,他跟这事脱不了关系。

    游弋低头看向自己的佩剑,将上面不属于自己的灵气统统抹除,低语道:蔺溪不是妖魔,你很清楚,另外,这些东西原本游弋都是打算留给蔺溪的,是你们无耻私吞,还想将蔺溪赶尽杀绝。

    他是,我很清楚。掌门似乎强撑着想要起身,游弋心中喟叹一声,转身进了里间,瞬间掩住了口鼻,防止自己吐出来,掌门整个人从脖子往下,都在溃烂,像是被火焰灼伤,又像是受到了某种无法愈合的诅咒。

    对方看到他的一瞬间,浑浊的眼珠完全露了出来,游弋晃神片刻才明白那是瞪大眼睛的动作。

    你

    游弋!

    掌门扯着嗓子喊出了他的名字,随后像受到了极大震撼一般,缓和片刻,口中溢出鲜血,血腥味混合着某种腐肉的味道,游弋移开了目光。

    很难想象再次见面会见到你这个样子。游弋轻声开口:可蔺溪不是妖魔,我们都很清楚。

    他是。掌门胸口剧烈起伏,似乎到了垂死之际,命不久矣,消灭他是天道的旨意,若是他不死,死的就会是我们,就像我现在这样是自食恶果,我们都是自食恶果

    简直像入了某种扳不过来的邪教。

    游弋微微叹气:什么天道的旨意?你曾说过他或许会是无南宗冲击化神第一人,但也正是你亲自扼杀了这个可能性,你到现在还固执地没有一丝丝悔意吗?

    掌门咧开嘴,突兀地笑了起来:你身死魂灭,是我亲眼所见,但那妖魔都能将你复活,你竟还说他不是妖魔,问我是否有悔意,哈哈哈哈你看看我如今的下场,你也会是这样,你也会是这样可叹,可笑啊

    游弋懒得跟他继续纠缠,担心一会儿动静太大,被其他人发现,虽然他不怕正面对抗那些人,但是也会很难脱身。

    用不了多久,你们就会发现自己是错的,消灭蔺溪,只是为了满足你们私欲的借口,就像这把剑,原本不属于你,你却要强行留下。扔下这句话,不等掌门回应,事实上他还在癫狂地笑着,看起来像疯了一样。

    游弋闪身往外走,迎面碰到之前看到的那个小弟子,对方看到他也是吓了一跳,打翻了手里端着的水盆。

    第30章

    你你你你是谁?

    游弋一怔,离得近了才发现对方灵根清净,似乎资质不赖。

    那么多人走,竟然留下个最好的。

    他咧嘴一笑,我是个鬼,叫做游弋。

    说完,也没管对方什么反应,撂下他立刻消失在黑夜里。

    游弋知道自己在外面逗留的时间是有些久了,但他一肚子疑问,没理清楚之前,不能冒冒失失回去见蔺溪。

    蔺溪非常熟悉他的情绪变化,游弋又是个藏不住事的人,蔺溪会发觉的。

    真可笑,他脑子里藏了个系统,却藏不好自己的情绪。

    游弋坐在高高的树干枝丫上,动作有些不雅,左右没人在意,只有个系统知道他在干嘛。

    宿主你心情很差啊?

    游弋含含糊糊应了一声:你说他说的那什么鬼天道是什么意思?蔺溪是我创造出来的,该不该毁灭他,除了我,谁还有绝对的发言权?

    不知道系统学着人类的样子叹了口气:这个世界跟上一次宿主你来的时候,好像有很大不一样了,我也有些搞不懂。

    游弋支着下巴,对啊,你说盛飞函怎么就能快结婚了呢?她的红线我是死死绑在蔺溪手上的啊。

    系统小声回应他:宿主你不是最后只让她出场了一下下么。

    要你多嘴。游弋撇了撇嘴:你看过我的小说吗?

    系统:

    游弋深深叹了口气,心烦意乱:怎么这么复杂啊,我以为我回来说上一两句好话蔺溪就能回头是岸了,现在他回不回正途,是不是好人我都不认为是什么问题了,问题是,你看看这些人,趁我不在的时候,那么欺负他,太可气了!

    所以宿主你非要回来帮蔺溪报仇是吗?

    我只是拿回自己应该拿回的东西,我没杀人,也没放火啊。

    游弋又叹了口气:但是我真的没想到无南宗有一天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破落也就罢了,树倒猢狲散也就算了,掌门还变成了那个样子。他撑着脸像是在自言自语:如果真有天道,无南宗的下场就是跟主角站在对立面上的下场。

    本来要帮蔺溪找到命定之人,让他把放在自己身上的心思,都放在另外一个人身上,现在看来短时间内是没戏了。

    还想着帮蔺溪洗去污名,现在看起来也很难,毕竟人们对蔺溪的偏见根深蒂固,尤其蔺溪在他回到原身这段时间里,确实做了一些不怎么能说是好的事。

    游弋对蔺溪做的事没有多少愤怒,更多的是叹息。

    他对自己笔下的主角自带滤镜,认为一切都是别人的错,包括蔺溪对他的执念,他也没觉得蔺溪有什么问题。

    反思结果大概是自己上辈子,没忍住,对蔺溪太好了,可能是自己的原因。

    我发现我守在他身边他就会正常一点儿,如果我能一直守在他身边,等他这辈子过完,那是不是也算是任务完成呢?

    宿主你这是在修□□,你的任务是排在穿书部的,又不是隔壁快穿部的任务,蔺溪如果意外死亡,你就要重来一次,唯一的结局就只能是蔺溪冲击化神,放下一切心无旁骛。

    游弋一拍脑袋,那不就是死路一条。

    系统没答话。

    恋耽美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卡糖(16)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