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卡糖(17)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 作者:卡糖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 作者:卡糖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卡糖(17)

    谁在那里?

    游弋伸了脑袋看向树下,有人同时往上看,一袭青衣,看不清面容。

    抱歉,我不知道这地方别人不能待。

    游弋心情不好,懒得跟对方说太多,言语间情不自禁带了些嘲讽的意味。

    不是的。对方看起来似乎彬彬有礼:我只是听到你说什么死路一条,在考虑是否有人需要帮忙。

    游弋:

    他这么大一把年纪,也是太喜欢跟年轻人斤斤计较了一点,是个缺点,要改。

    我没事,谢谢关心。

    对方还想说什么,游弋不想和对方作过多纠缠,飞身而起,眨眼间就消失了。

    树下之人盯着他消失的树桠,蓦地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微笑。

    口中喃喃自语:游弋终于见到你了。

    再说另一边,当游弋刚刚离开无南宗的时候,蔺溪就醒了。

    他下意识去找师兄,但发现周围没人,用灵识搜寻了整个客栈,都不见师兄。

    蔺溪在门口呆站了许久,最后面无表情地抬脚离开。

    如他所料,师兄回来,只是又一场美梦,如今梦再一次醒了。

    于是游弋回到客栈的时候,房内早已空无一人,天刚微微亮,游弋抓住小二问话,小二也是一头雾水,完全不知道蔺溪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游弋整个人立刻严肃起来,让系统寻找蔺溪的踪迹,系统也是六神无主:宿主,我好像感应不到蔺溪了

    骂都不想骂,游弋逐渐发现整件事越来越不对,他知道蔺溪处于何种品阶,所以下手很注意,非常有分寸,他也算着蔺溪会醒的时间,他赶回来绝对来得及,可现实却完全不是那回事。

    蔺溪在他不知道的时候醒了,还走了

    没发疯吗?就那样走了?或者说又疯了吗?疯疯癫癫走的?系统都找不到他,到底发生了什么啊啊啊啊啊!

    游弋都快疯了。

    难道蔺溪快要冲击化神了吗?才有这么多的意外情况?

    系统没出声,游弋站在客栈里不知所措。

    蔺溪换回一身黑衣,重回映雪山,把衣冠冢好好打理了一番。

    待了三天,下山入世。

    过着和往常一样的生活,不眠不休,不吃不喝,只想着把诋毁师兄的人一个个揪出来杀掉。

    一场试炼大会上,蔺溪掩身在众多修者之中,闲着无聊,用自己的灵识和本命剑在虚空中打斗。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就听到了谁提起他的名字,还提到了师兄。

    蔺溪正襟危坐,凝神听那些人说话。

    死得那么干净,又不止一个人看着的,怎么会回来呢,还还杀了无南宗的掌门,这怎么可能,会不会是蔺溪做的?

    被提到名字的蔺溪神色一凛,垂眸沉默着。

    应该不会,蔺溪那魔头最在乎他师兄的名声,谁说一句不对就要动怒,怎么可能让他师兄背了弑杀掌门的恶名。

    一人支支吾吾着开口:我觉得这话有道理,而且无南宗有个小弟子确实看到了那人,他说自己是游弋,再去找掌门,听说掌门弥留之际,确实说了游弋回来了的事。

    是不是游弋先不说,为什么要杀掉无南宗的掌门呢?

    我听说事实不是这样的啊,那小弟子不是说无南宗的掌门本来就命不久矣了吗?也不一定是恶徒所为吧?

    可是听说游弋的剑被人拿走了。那人神秘兮兮的,继续说道:那人还拿走了许多原本属于游弋的东西,据说那些东西是要留给蔺溪的,可是被他们私吞,所以我说啊,这世间还有谁如此为蔺溪两肋插刀,就算不是游弋本人,也一定是游弋的鬼魂,难道游弋曾经修了鬼道,并没有死吗?

    蔺溪手指微微发抖,那当然是他师兄,而且还与他相处了很长一段时间,可是可是他却离开了师兄。

    师兄真的回来了?那不是梦?跟以前都不一样吗?

    你们这些人啊,什么时候能改改这嚼舌根子的臭毛病。

    众人之中冒出一个身影来,蔺溪身躯一震,微微抬眸,果然看到了那熟悉的脸。

    正带着明显的不耐,盯着那些嚼舌根的人。

    第31章

    师兄

    游弋正在摆poss,脑中突然响起了系统的鸡叫:是蔺溪!是蔺溪!

    他满脑子都是系统的声音,其实根本还没来得及分辨众人之中传来呓语一般的呼唤,是不是蔺溪。

    我听到了听到了

    游弋眉头微蹙,看向蔺溪的方向,对他浅淡一笑,对了下口型:怎么不在客栈等我?

    蔺溪两步冲过来,站在游弋身边,双手持续颤抖着抚上了游弋的胳膊,师兄?

    怎么又是这么不吉利的一身衣服?

    蔺溪一怔,一时间没来及回话。

    游弋有些无奈,不再看他,看向那些或战战兢兢或气愤不已的路人甲乙丙们,那些人中的大半,看他们两个站在一起,就像是看到两个混世魔头合体一样绝望。

    无南宗于我有恩,虽时至今日,无南宗上下早已视我与蔺溪为狼为狈,但毕竟于我有恩。掌门那些年更是待我恩情似海,他的死,确实与我无关。我今日将话放在此处,在场之人信也可不信也可,你们既然那么爱嚼舌根,不如将这话也传出去,让更多的人知道,分辨分辨。

    游弋站直了身子,努力忽视身边人灼热的眼神,继续道:我修行多年,虽不至于天赋异禀,也总算得堂堂正正,自问没有做过对不起无南宗之事,未曾想无南宗陷害我至如斯地步。蔺溪是我一手带大,他的品性我最是清楚

    言语顿了顿,游弋觉察到了蔺溪有些不安的小动作,又道:确实,他近日来是做了些妄为正派的事,但毕竟是无南宗逼迫他为先,若是有人寻仇,我随时奉陪,往后我与蔺溪都与无南宗再无瓜葛,我作为蔺溪的师兄,会好好管教他,并承担起他做错事后的一切后果。但若有人想对他不利,我也必然不会轻易放过!

    下面人多是金丹初期和筑基期,毕竟是个小门派的试炼大会,现在看到游弋蔺溪两个令人闻风丧胆的人物一起出现,即便有人蠢蠢欲动想做些什么,也知道单枪匹马成不了气候。

    只好听游弋说完这番自白,话音落下,有人大喊起来。

    你明明已经身死魂灭,如今却安然无恙回来了,难道不是妖魔吗?!

    蔺溪神色一愣,下意识显出了本命剑,游弋轻轻按下他的手,面对那人冷笑一声:你也是个简单后期的修者了,怎么看不出来我是否是妖魔吗?眼里那么差,怎么修炼到今日的?

    那人皱眉,怒意冲了上来,但却是没在游弋身上感受到妖魔的气息,别说游弋了,就连蔺溪看起来也只是个普通的金丹期修者,呃,以蔺溪的资质来看,他不算得是普通。

    其他人也是一样,没有觉察出这二人身上有妖气或者魔气,此时又听了游弋这样一番话,突然都清明了不少。

    最初蔺溪是魔星降世,游弋是千古罪人,这话都是无南宗自己传出来的,如今掌门死去,又是无南宗自说自话,说与游弋有关。

    话都是他们说的,其他人都只顾得上跟着气愤挥剑。

    游弋没出现之前,蔺溪面对诋毁一言不发,甚至真的做了些伤天害理之事,而他领了魔头的头衔杀了人,自然没人怀疑无南宗那些传言是真是假,没人想要为他脱罪。

    如今游弋说明一切,有心之人确实思考起来,这件事是否不对劲?谁说的才是事实?为什么觉得游弋说的话很有道理呢?毕竟他讲了无南宗的一面之词,也没有完全把蔺溪撇得干干净净。

    但不在乎事实真相,只在乎游弋为何会死而复生的人占了大多数。

    你不是妖魔,又为何能死而复生?!

    游弋有些不耐烦了,他是个自由创作者,不适合开新闻发布会。

    虽然但是,他端了端架子,扬声道:我确实已然殒命,但蔺溪属天命之人,此番回来,是天道要让我助他冲击化神,免他受小人构陷。我寿命已尽,既然都可逆天而行,如今,你们还相信蔺溪是魔星降世之说吗?

    众人面面相觑,蔺溪在游弋说话时,会情不自禁盯着他看,师兄所说的每一个字,都像是有人轻轻拿羽毛撩拨他的心脏。

    然而蔺溪听到了什么?冲击化神?天道?

    他有些困惑,天道让师兄回来,助他冲击化神?这是何意?天道存在吗?

    然而就像世间处处有杠精,这里也不例外,游弋一腔正义凛然说完自己要说的话,下面还有人捂着耳朵不信不信。

    死而复生必是妖!你和蔺溪早就被无南宗除名,今日还有脸面自己站出来说与无南宗脱离干系,真是不知廉耻!

    角落处有一青衣男子,围观全程一言不发,抱臂像是在看热闹,掩了面容却掩不去嘴角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

    游弋仅有的耐心都快用光了,蔺溪更是按捺不住想要立刻出手,游弋见状,打算献上终极一击。

    他再次拦下蔺溪,悠悠然拿出自己的本命剑,剑锋出鞘,潺潺鸣音,不绝于耳。

    蔺溪心中一动,不知道师兄想做什么,却下意识觉得那一定不是什么好事。

    这是我本命佩剑,名曰潺音,在场应该有人知晓,潺音是我修行多年最为钟爱的武器,因此时时带在身边。游弋盯着潺音,心中也有一丝不舍,这个世界太多东西都有灵性,本命剑更是与剑修的灵根安危息息相关,所以他觉得自己现在做的事没错。

    我殒命后,原意将身后之物全部留给师弟蔺溪,奈何无南宗欺人太甚,不仅瓜分了我留下的所有东西,掌门更是把这潺音挂在自己房中,似有羞辱之意,我那日去找他,就是要取回这把剑。游弋指尖轻轻划过剑身,柔情四溢,忽然神色一凛,指节轻挑。

    叮

    剑身断裂,前半截咣当一声掉在地上,众人皆是一惊,蔺溪更是着急不已:师兄!你这是做什么?!

    游弋听到了剑气哀鸣,其他人自然也听到了,角落处的青衣男子微微挑眉,敛眸,身形却没有移动半分。

    蔺溪蹲下身子捡起那半截剑身,脸色苍白,就像游弋这一下折断的不是剑身,而是他一样。

    游弋从他手中拿过那截断剑,拍了拍他的手背:没事。

    事实上他确实感觉到了不舒服,潺音与他自身相连,现在潺音已毁,等于他也受了伤,这是自毁八百的法子,但多少有些效果。

    我背了弑杀掌门的名声夺回潺音,今日就再用它一次,我以潺音起誓,蔺溪不是妖魔,只要别人肯放过他,不再寻他的麻烦,他自然也不会去寻旁人的麻烦。

    游弋有些支撑不住,一股腥气涌上喉头,蔺溪觉察到了,赶紧扶住游弋,心中五味杂陈。

    作秀都作到这种份儿上了,够了,游弋相信这么闹一下,多多少少会让一些人对蔺溪改观,其他人以后再想办法。

    至于蔺溪会如何自责,他暂时没空去理会,他想得简单,小孩儿嘛,之后慢慢哄就是了,不是糖就是花。

    我们走吧。

    蔺溪微微点头,呼吸艰难,喉头动了动。

    游弋越来越不舒服,深吸一口气,将断了的剑随手交给蔺溪,蔺溪紧紧握住剑身,很快被剑身划出伤痕。

    殷红鲜血渗入了断裂的潺音之中,迅速被其吸收,谁也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包括蔺溪本人。

    第32章

    蔺溪虽然是这个世界的主角,但没有拥有任何一处属于自己的避风港,游弋虽然是这世界的过客,但

    好吧,他是创始者,他不用准备避风港,在写文做设定的时候,他已经设置了好几处根本不会有人打扰的秘密基地,随便找一个都很安全。

    游弋提出了一个偏僻的地点,蔺溪唯他马首是瞻,不敢违命,立刻带他前去。

    冬日竹林,比其他地方要更显得萧索许多,但确实很安全。

    游弋想好了,他这次现身是件大事,虽然场地算是小规模的,但只现身那么一下下,又立刻消失,这么神秘诡谲的现场。

    只要给出事件一个短暂的发酵时间,不用多久,效果就会出来了。

    无论是那个世界,总会有叛逆的,偏要做少数派的人,往后一定会有人为蔺溪说话。人性这个东西其实很难说得清楚。

    游弋这次放了大招,将潺音毁了,自己也损耗了不少。

    他闭关养伤,心中还盘算着很多其他的事,并没有多余的时间跟蔺溪沟通感情。

    虽然说蔺溪随便扎根在哪里都能活,生命力十分顽强,但游弋渐渐也开始担心他一个人待在这死气沉沉的地方,是否会不习惯。

    于是加快了养伤进程,好转到差不多了立刻开始关心蔺溪:住在这里是不是很不习惯?

    这地方安全归安全,只有他们两个人还是显得太过寂寥,没有丝毫烟火气,虽然他们两个都已辟谷,可生活在这里,并不像是生活在真实的人间。

    虽然对游弋来说,这个世界本来就不真实。

    游弋也是在大脑闲暇之余才担心起来,万一蔺溪被这地方影响情绪,走向某个极端了他还没发现那可就糟了。

    然而蔺溪出乎他的意料,似乎非常喜欢这里,巴不得他们多住一些日子。

    蔺溪探了探他的伤势,又是一阵内疚:师兄抱歉,你沦落到如今这般田地,都是因为我。

    游弋情真意切地看着他这位小师弟,我能回来,也是因为你,天地之间事有因果,种何因得何果,其他事则无需介怀,人和人都是算不清的。

    他顿了顿,又真切地劝慰道:我此番回来,只是为了圆自己一个亲眼看你冲击化神的愿望,你若是喜欢这里,大可留在这里修炼,若是待腻了,我们就去别处,总之,修炼不可落下,纵使现在你我都已经不再是无南宗的弟子,还被很多人误解,可也要保持本心,勿让这世间纷扰乱了自己的心意。

    蔺溪听他讲话一贯认真,此时更是颇为诚恳地点了点头,覆上游弋放在桌上的手:师兄放心,我心意坚定,非他人能乱。

    恋耽美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卡糖(17)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