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卡糖(23)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 作者:卡糖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 作者:卡糖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卡糖(23)

    计允身上的秘密太多了,在这秘境之中还要寸步不离地跟着他们,蔺溪心里是很不痛快的,毕竟他和师兄已经很久没有单独相处过了。

    蔺溪偶尔会冒出恶心的想法,现在这种瞒着师兄悄悄和计允合作对付师兄的局面,就跟和别人一起合力要把师兄囚禁圈养起来一样。

    这种想法让他极度自厌,他一方面认为自己和计允合作是对的,毕竟目标是对的,他无论如何都必须留下师兄,可另一方面又觉得自己现在是在伤害师兄,不该这么做,师兄应该有自己的选择。

    可若是给他选择的权利,师兄选择离开他呢?

    蔺溪也知道自己决不允许,他不能忍受再一次失去这个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那些东西在游弋身上么?

    密音入耳,蔺溪知道计允问的是什么东西,他没有回答。

    计允反而很满意似的,你瞧着吧,很快就会有明显的效果了。

    我们就待在这里吗?

    游弋对二人间的对话一无所知,朝他们走来。

    云霁起身对他微笑:这里尚且能够遮风挡雨,其实若是我们晚来一步,估计就被别人抢走了。

    游弋对住的地方没有意见,他知道蔺溪对物质也一向没有什么要求和标准,既然云霁中意这里,就住在这里吧。

    第42章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kele 4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蔺溪自然地站在游弋身边,轻声询问:师兄想吃些东西吗?

    游弋摇摇头,他现在不吃东西完全不会觉得饿,何况这秘境是个没开启过的未知地图,这时候别为了原本无所谓的口腹之欲弄出些什么麻烦来,他最讨厌麻烦了。

    不能跟系统对话,游弋心里总是不踏实,身边两个人,虽说都是高手,可一个对他心怀觊觎几乎毫不遮掩,另外一个神秘莫测完全不知来历。

    游弋觉得还是要尽快搞清楚这里的事情,早日出去为好。

    很快,麻烦找上门来,外面下起了大雨,有几个人还没靠近这个庙的时候,里面正调息的三个人就在同一时间睁开了眼睛。

    走在前头的是个青年,唯唯诺诺,奇怪的是看不出修为,好像不是修炼之人,除去这个,他像是被后面的人推出来的炮灰。

    从而也证明了这些人在进来之前,就知道这里面有人。

    看到他们三个,那个青年没有一丝丝意外,但还是刻意地做出了意外的表情,抱歉我和我的同伴们没有落脚的地方,能不能

    游弋对他的演技嗤之以鼻,未免也太差劲了

    滚。蔺溪言简意赅,游弋和计允都在一边看戏没说话。

    对方被他冷漠的态度击中,往后退了退,似乎很是为难。

    从另一个方面佐证了这人就是个被推出来的炮灰,否则眼前有蔺溪这么不好说话的人,明明知道自己根本不能与之匹敌,为什么不第一时间去找自己的同伴呢?

    那么只有一个可能,他所谓的同伴跟蔺溪的恶劣程度根本差不了多少,说不定更难交流。

    人类的行为其实很容易看透嘛。游弋眨了眨眼睛。

    那人不敢继续跟蔺溪提出请求,反观在场另外两个人看起来都很好说话的样子,顿时来了信心,面对计允恳切开口道:我的同伴认得你,说你是西坞宗的人,很好说话他苦着一张脸继续说道:外面正在下大雨,我们是真的没地方可去,哪怕让我们进来避避雨也好啊

    游弋不动声色等他回应,不知道为什么蔺溪反而冷笑了一声,不明所以看过去,蔺溪并没有其他动静,游弋还以为自己刚才听错了。

    那青年一张脸有些苍白,游弋看着好像是挺可怜的,但这个世界,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可怜人多了,根本可怜不过来。

    计允似乎挺苦恼的样子,缓缓摇头:这地方太小了,你们人太多,不行。

    青年被噎了一次又一次,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庙外的人却等不及了,直闯进来,硬声道:他不用待在里面,给我们几个腾点儿地方就行。

    青年被进来的三个人一瞪,那张脸更白了,不自觉往后退了一步,反而往游弋的方向靠近了一些,蔺溪一张脸寒气四溢。

    滚。这次说的是他们四个人,游弋见他们不请自来,语气一点儿都不客气,脸也垮了下来。

    那三人被蔺溪这么往外赶,更是暴露出了不能好好说话的本性。

    喂,没必要吧,就算你们先到一步,这么大的地方,分我们一块怎么了?

    说话的是个金丹期的,其他两个都还在筑基期,看来这几个就仰仗着他呢。

    游弋也不是脾气好好说话的人,但碍于之前在无南宗的地位,以及自己的修为,一直都很克制。

    现在被人这么一呛,暴脾气反而上来了,都多少年没跟这些无名氏纠缠过了

    就是不愿意。游弋头一次开口,你们现在滚还来得及。

    对方倒也不敢真的跟他们硬碰硬,毕竟根本没有胜算。

    金丹期的那个咽了咽口水,梗着脖子看着云霁:这是西坞宗的地方,你们就是这样待客的吗?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

    哦?云霁颇有意味笑了一声,看着他们反问道:客人也要看我愿不愿意招待,你们就是我不愿意招待的,滚吧,最后一次机会。

    那三人面面相觑,哼了一声就往外走。

    他们当然不敢继续放肆,之前那些话也是想着眼前三个人里面有两个看起来都好说话,想进来碰碰运气,没想到对方态度那么恶劣,一点儿余地都不留。

    最开始的青年看了一眼游弋,唯唯诺诺跟着其他人往外走。

    等等。

    游弋一开口说话,在场所有人都看向他,游弋猛地被几个人盯着看,眼神各有各的意味,一时间还真有些不习惯。

    那三人还以为事有转机,脸色变得好看了些,唯独最开始那个青年没什么变化,像是事不关己己不关心似的。

    蔺溪和计允神色不明看着游弋,看不透他要做什么,等待下文。

    你,留下。游弋下巴点了点一开始进来的青年,又扫了一眼其余三人:你们,可以滚了。

    青年很意外,但能看出来明显松了口气。

    其余三人就完全相反了,其中两个甚至想要上来找游弋理论一下的样子,被蔺溪和计允轻飘飘看了一眼,立刻止步。

    怎么?游弋见他们还不走,笑了一声:是想来想去还想打一架?

    三个人怒气冲冲,却没办法,灰溜溜走了。

    青年留在原地踟蹰,似乎非常不自在。

    你叫什么名字?

    游弋这句话一问出口,蔺溪和计允的目光简直要把眼前的青年戳成了筛子。

    青年战战兢兢地看看那两个明显面色不善的人,又看看游弋,我叫陶歌

    游弋微微颔首,很好,他根本不记得这个名字,所以这个陶歌其实真的只是个路人甲吗?

    发现对方只是问了他的名字,并没有其他吩咐,也没有赶他走的意思,另外两个人发现问话的人仅仅只是问话,似乎也不打算把他如何,陶歌心里升起了一点儿侥幸。

    我可以留在这儿吗?

    他问得小心翼翼,生怕除了谁的逆鳞,游弋看着觉得有点可怜又有些好笑:你留下吧,等雨停了再走也行。

    陶歌如得大赦,整个人的情绪瞬间明亮起来,又看向另外两个看起来不那么好说话的主儿,发现人家似乎对他的去留根本不关心。

    随便找了个地方远远坐下,陶歌尽量让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之前被淋湿了,现在坐着有些瑟瑟发抖。

    游弋好奇,你是怎么进来的?跟那群人不是一伙的吧?

    我不认识他们,他们抢了我的行李和干粮,又想抢你们的地方,让我当敲门砖。陶歌听到游弋的问题立刻正襟危坐起来,他发现了,眼前三位可能不好惹,但没那么十恶不赦,只要态度恭敬谦虚有问必答对方不会难为他。

    我不懂你们说的进来是什么意思,这地方原本没什么人的,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出现了许多人。

    游弋率先看向蔺溪,蔺溪眉头微蹙,目光对上游弋的,旁边的计允翻了个白眼,看向陶歌: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不是来探秘境的?你没有去过西坞宗吗?

    秘境?陶歌似乎对他的问题一无所知:什么秘境?

    游弋瞬间来了精神:你是说,你一直生活在这里?

    我不住这里,我是要去投靠亲戚,赶路的时候不小心从山坡上滚了下来,想继续赶路,可是一直在下暴雨,我之前躲在山洞里,躲了几天,今天终于天晴了,就想继续赶路,结果遇到了那些人。

    第43章

    陶歌咽了咽口水,说起自己的这些事情来明显有些义愤填膺。

    那些人抢了我的东西,又说让我跟着他们走,他们甚至连我的名字都没问过,还让我来抢你们的地方,其实就是让我来送死对吧?真是坏透了!

    游弋蹙眉看着他:你本来就是这里面的人?

    这个陶歌,其实是个NPC?

    游弋创造蔺溪的这个世界的时候,将秘境设置成了无人之境,秘境里面只有灵药和宝物,还有一些神奇的境遇。

    但这个明显不是,所以难道这个秘境是一个被分裂出来的新世界吗?

    按道理来说不会啊,蔺溪的世界是一本书,那么一本书就代表着一个世界,陶歌应该同属于蔺溪的世界才对,可他却说自己一直是在秘境里活着的。

    这让游弋感觉到有些毛骨悚然。

    里面?陶歌一头雾水,我不懂里面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们是从外面来的吗?

    游弋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

    你除了我们,还见过其他什么人吗?

    陶歌不明白他这个问题是什么意思,但还是懵懵懂懂回答了:见过啊,那些让我假扮他们同伴的坏人

    不是。

    游弋盯着他一字一句清楚地问道:我的意思是,你在遇到我们之前,遇到他们之前,今天遇到那一大群人之前,三天前,十天前,半个月前,你有见到过其他人吗?

    当然有啊。陶歌不明所以,但语气坚定:我在赶路的时候也遇到过很多人啊,樵夫,农妇,钓鱼翁,还有很多人的。

    游弋看了一眼蔺溪和云霁,发现这两位一直都没注意陶歌,反而专注地看着他。

    他清了清嗓子,掩盖自己不自然的急切,看着陶歌,尽力让自己看起来平静了一些,问道:然后呢?

    我滚下山坡后是被雨淋醒的,然后就是一连几天的暴雨,我躲在一处洞穴里,就没见过其他人了,后来雨停了天晴了,我正准备继续赶路,就遇到了很多人,其中三个,就是刚才被你们赶走的那三个。

    游弋听完总觉得哪里不对,他真是希望现在系统有效,能跟他讨论一下。

    可惜没有。

    听起来像是这个世界因为他们闯入被洗牌了,而陶歌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滚下山坡,可能是淋了雨,因此触发了某种条件,被遗留在这个地方,又被那三个臭小子机缘巧合带到他们面前来。

    游弋最后看了他一眼:好了,你肯定也累了,歇歇吧。

    陶歌还有很多事情不懂,看到游弋走到远处盘腿而坐,闭上眼睛,也不好意思再开口询问什么。

    另外两个明显不打算搭理他,陶歌缩在角落里,像之前一样尽量把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

    游弋此刻有些感激云霁在场,虽然知道了这么个大bug的存在,有些失态,但正因为云霁在场,蔺溪就算好奇也不好直接问他。

    他们三个现在算是一路人,讨论什么事情都不可能背着其中一个私下交流。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蔺溪和云霁看起来好像并不怎么对这件事好奇。这样也好。

    看起来游弋是在小憩,其实他脑子里像一团毛线一样理不出个头绪来。

    自从重塑身体重回剧情战场,bug就一个接一个,游弋心烦意乱。

    陶歌缩在角落里睡着了,蔺溪察觉到了游弋的情绪变化,无声看了过去,眼神炙热。

    他知道计允也在悄悄地看着游弋,但他不想跟计允有任何明面上的交流,游弋看起来情绪低落,心情烦闷,其实蔺溪何尝不是。

    过了一会儿,发觉似乎有人盯着自己,不像计允那般悄无声息,是很明晃晃的视线,蔺溪看了过去,发现是缩在角落里,不知道什么时候醒过来的陶歌,正呆呆地看着他们三个人的方向。

    被蔺溪那么一瞥,陶歌生生打了个冷颤,缩了缩身子,赶紧闭上眼睛佯装睡觉。

    过了一夜,雨小了很多,到了正午,雨终于停了,最高兴的是陶歌。

    他对着游弋千恩万谢,游弋给了他干粮和一些银两,还没有要求他用什么交换,简直是大好人。

    游弋心情复杂,他不知道陶歌如果知道自己是被原来那个世界扔出来的人,会是什么感觉。

    也不知道他们离开这个秘境之后,陶歌原本的世界能不能回来。

    蔺溪说去周围探路,还没回来,云霁在蔺溪出去后没多久也出去了,说要探探别人的口风,看看其他人有什么收获。

    现在这庙里只有游弋陶歌两个人。

    陶歌一个劲儿地道谢,游弋都被他谢得有些不好意思了,你也是无辜被牵扯进来的人,钱财是身外之物

    游弋一想到陶歌想要投靠的亲戚,或许现在根本都不存在,心里有些不舒服,可偏偏他不知道该怎么跟陶歌说实话,因为他不确定之后是否会恢复原样。

    嗯我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陶歌支支吾吾的。

    游弋不明所以:想说什么就说啊。

    昨天夜里我无意中看到你师弟应该是你师弟吧,我听他在之后叫你师兄。

    恋耽美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卡糖(23)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