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卡糖(25)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 作者:卡糖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 作者:卡糖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卡糖(25)

    更何况计允像是察觉到了他窥探的眼神和情绪变化一般,悠悠然看了过来,这位后辈即刻转移目光,当做什么都没有看到一样,却有拔腿就跑的冲动,十分艰难才停在原地。

    再说蔺溪和游弋那边,通过漆黑的入口,里面宽阔了许多。

    游弋始终被蔺溪护在身后,无论他说什么反对的话,蔺溪统统不听取,固执地将他护在身后,以防万一。

    这里面不像是有人

    游弋唯恐打草惊蛇,密音入耳,蔺溪微微颔首。

    再往里走,突然多了些奇异的声响,像是某种鸟兽的鸣叫。

    蔺溪正色起来,用身体把游弋遮挡得严严实实,游弋无奈。

    但孩子长大了根本管不了,他干脆也不说什么无用的话了,安心站在蔺溪身后。

    里面是一片空地,游弋眼尖,看到石壁角落有厚厚的灰尘,上前查看。

    立刻闻到了某种东西燃烧后还未散去的味道

    他顿时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游弋回身看向蔺溪。

    这好像是被烧成灰烬的尸体

    有修为的人,即便是化作灰烬也跟普通肉|体凡胎不同,不过这些灰烬的修为几乎被吸光了,游弋也是靠近了才发现不对劲。

    蔺溪不安,情急之下牵了游弋的手,游弋不满,想挣脱开,却察觉到蔺溪手中有汗。

    他是在害怕吗?

    游弋心软了片刻,就放任自己被蔺溪牵着走了,孩子害怕了,需要大人安慰,大人还能怎么样,尤其这孩子这么招人疼。

    可惜他会错了意,蔺溪此生几乎没什么害怕的东西。

    现如今,一怕师兄离开,二怕师兄受伤害。

    蔺溪牵着游弋,是想保护他,而非想要他保护自己。

    不过怎样都好,蔺溪是个思维简单的人,他总是不在乎过程,只需要达到最终目的便心满意足了。

    游弋微微蹲下身子,手指一划,扬起灰烬,仅剩的一丝灵气随风飘散。

    这太奇怪了

    按道理来说,妖魔的确会用这种邪门的方式取人性命,但游弋没有闻到应该可能存在的妖气,也想不到什么妖怪会躲在洞穴里等人送上门来。

    他们外面那么多猎物,这妖魔有将修者修为散去,或者完全掠夺的功法,也能将几位修者化为灰烬,为何不干脆现身出去把他们全都收拾了?

    游弋怎么都想不通。

    他闭上眼睛,用神识探索这洞穴里的每一寸,眼前画面划到蔺溪的时候,停顿了一下。

    游弋怔怔地睁开眼睛,蔺溪见他似有异样,轻声唤他:师兄?怎么了?

    没有得到回答,蔺溪心里发慌,抬手轻轻触摸游弋的脸颊,师兄?怎么了?

    声音比之前还要温柔,就像是在哄小孩子睡觉,生怕吓到他。

    游弋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定了定神,轻轻摇头,无事。

    这可不是没事的反应,蔺溪心中生疑,盯着游弋看。

    游弋被看得几乎站不住脚,转身看向身后的墙壁,这地方好像没什么奇怪的

    师兄小心!

    游弋话音还未落下,就感觉到身后的人将他抱了个满怀,游弋眼前一黑,闻到了熟悉的属于蔺溪的味道。

    蔺溪将他紧紧抱在怀中,游弋想设法挣脱,又唯恐伤了他,心说这地方就他们二人,没面子就没面子吧,干脆丧失战斗力任由蔺溪那么抱着。

    与此同时听到尖锐的鸣叫,是鸟类?

    蔺溪的剑鸣和那声音掺在一起,刺耳极了,游弋无奈,只能挣脱出蔺溪的怀抱,这才看到现场的全部面貌。

    等等!

    蔺溪的剑正要再次劈过去,游弋义无反顾挡在那东西前面,蔺溪立刻惊慌失措挥剑收手。

    剑锋出鞘,难再回头,蔺溪已经做好了被自己的本命剑伤到的心理准备,游弋反应极快,捏了个诀将剑夺走。

    铿!

    剑朝着安全的方向飞去,直直插进石壁上,剑身微微颤动,似乎在哀鸣主人为何如此对它。

    游弋也是吓了一大跳,蔺溪经此一役失去了支撑力,半跪在地上,看着游弋一脸委屈。

    你你这是做什么?

    游弋倒是不委屈,但之前那一幕太险了,他情急之下,竟然差点儿让蔺溪受了伤!

    这会儿底气不足,先发制人质问起他来。

    师兄,你为何帮那妖怪?

    妖怪?游弋此刻才回身看向身后看热闹的小东西,这这明明就是一只小麻雀啊。

    蔺溪一脸愕然,师兄那是凤凰。

    游弋愣了一下。

    而那只小麻雀,此刻正微微偏着脑袋看着他们两个,很是好奇的样子。

    第46章

    是蔺溪疯了还是我疯了?

    游弋看看蔺溪,再看看那只对他们两个人很好奇的麻雀,实在是拿不准主意。

    发现两个人没什么动静,小麻雀有些等不及了,往前蹦了一步。

    蔺溪眉毛一皱,眼疾手快把游弋拉到自己身边来。

    毫无迟疑拿剑劈了下去,游弋这次还没来得及阻止,只见剑气将临未临,那只小麻雀浑然不觉,微微扬起毛茸茸的脑袋。

    叮!

    声音刺耳,游弋闭眼了一瞬,再睁开眼,发现麻雀毫发无伤,倒是周边石壁被剑气辟出了深深的痕迹。

    那小东西又往前蹦了一步,似乎对之前游弋护着他和自己人对上的行为非常好奇,一直盯着他看。

    好吧,游弋现在相信眼前的麻雀其实是一只凤凰了。

    毕竟即便是元婴长老,也未必能那么轻易就接了蔺溪的剑招。

    毫发无损也就罢了,气都不喘一声的。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蔺溪一直死死盯着眼前火红的凤凰,对方对他师兄似乎很是好奇,这让他如临大敌。

    偏偏师兄看不到它真正可怕的样子,反而认为它只是一只毫无威胁的小麻雀?

    我我看着它真的就是一只普通的麻雀而已。

    游弋看着蔺溪紧张的样子,也呼吸急促起来,蔺溪的手环在他的腰间,游弋几乎没有察觉,蔺溪却骤然冷静下来,嘴角带了点儿笑意,手上紧了紧,游弋没发现。

    蔺溪怀着忐忑的心思,脑袋微微偏向游弋脖间,贪婪地呼吸着属于师兄的味道。

    眼前的小麻雀睁大眼睛,看着蔺溪的样子不明所以地偏着脑袋。

    末了,蔺溪还不看它,他急躁起来,往旁边喷出一束熊熊火焰来。

    热气奔腾,蔺溪及时化出结界来护住了他们两个。

    游弋很难形容,自己看到一只麻雀喷火是什么心情。

    大概就是是我疯了的心情。

    这样僵持下去不行,蔺溪瞪着那只麻雀,那只麻雀也直直地看着他们两个。

    游弋灵机一动,虽然他和蔺溪看到的不是同一种生物,但有没有可能,蔺溪是主角,而这只奇怪的小麻雀是他的机遇呢?

    他喉结动了动,挣出蔺溪的怀抱,蔺溪皱眉看他:师兄你想做什么?

    试试看。

    游弋强行冷静下来,走上前去几步,蹲下身子,抬起右手,摊开手掌。

    蔺溪紧紧挨着游弋站着,他知道他想做什么,也任由他去做。

    但盯着眼前的大家伙,随时准备发动攻击。

    我虽然看不懂现在是什么情况,但你不用害怕,只要你不伤害我们,我们就不伤害你。

    游弋碎碎念一般:不过就目前的情况看起来,好像伤害你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他手掌往前一寸,小麻雀就往后退一点。

    游弋抿了抿唇,耐足了性子,来,别怕,过来。

    师兄,它是个妖怪。

    蔺溪看不惯游弋对其他生物那么温柔的样子,现在耐性全无,也不想追究眼前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只想一剑砍了了事。

    可惜他刚才试过了,一剑解决不了。

    于是蔺溪现在开始认真思考这个问题到底几剑才能解决眼前这个家伙。

    闭嘴,说不定它是你的机遇。

    可惜蔺溪根本不能理解游弋的心思,他只知道游弋不仅可以为了莫须有的人凶他,还能为一只鸟,一个妖怪!让他闭嘴。

    蔺溪大失所望看着游弋,游弋知道他在闹脾气,暂时没空理会。

    来过来别怕

    小麻雀睁大眼睛,懵懵懂懂地,竟真的往游弋的方向靠近了一点儿。

    游弋深吸一口气,顿时有了信心。

    这场景在蔺溪看来就很诡异了,毕竟在他看来,师兄一直都对着那只凤凰的脚掌在说话,但那只凤凰确实是一直都看着他师兄的。

    霎时间,洞穴内狂风四起,飞沙走石一片混乱。

    游弋被吓了一跳,蔺溪反应速度很快,将游弋拉起来直接护在怀里。

    暴风持续了几秒,游弋虽然被蔺溪紧紧抱着,但他的背露在外面,被飞起的沙石袭击,有细微的刺痛。

    时间仿佛停滞了,狂风也停了,游弋捂着嘴巴撤出蔺溪的怀抱,看到他的脸大惊失色。

    你流血了!

    蔺溪的脸上全是细小的伤痕,看起来是被小石头剐蹭所致,现在风停了,那些细密的伤口立刻渗出鲜血来。

    游弋没忍住抬手轻轻用手指抹掉他的鲜血,小心翼翼地问:疼不疼?

    不疼。蔺溪对他笑笑,却扯到了伤口,呲牙咧嘴的。

    这么多血,怎么会不疼呢,你等着。

    游弋拿出自己的储物戒,翻了翻,之前云霁给的丹药一个都派不上用场。

    他又夺了蔺溪的储物戒,从里面总算翻出了些有用的东西。

    师兄那凤凰不见了。

    先别管它了。游弋帮蔺溪上药,两人近在咫尺,游弋所有心思都在蔺溪这不该受的伤上。

    真是太过分了,这么好看一张脸,竟然伤成这样。

    蔺溪眼睛亮亮的,多了些落寞:师兄,我是不是很难看?

    受伤之前,蔺溪就变成了自己原本的样貌,这会儿游弋看着他的脸心疼极了。

    却又怕伤到孩子的自尊心,极力否认。

    怎么会,你在我眼里是这世上最好看的人,再说这伤口会好的,又不会留疤,怎么会难看?就是看着太疼了。

    蔺溪满意了:真的不疼。

    游弋才不信他,上药的手轻极了,稳极了。

    而在两人都没注意到的时候,旁边一根火红的羽毛,飘然落进了蔺溪的储物戒里。

    蔺溪看着朝思暮想的人就在眼前,再往前一点,就一点点,就能吻到他,险些有些把持不住。

    眼神闪烁,呼吸都不自觉地重了些。

    游弋自然发觉了,我已经很轻了,还疼?

    有有一点儿。

    蔺溪耳朵尖儿红了起来,游弋犯了难。

    他对男人和男人之间旖旎的气氛浑然不知,即便是深陷其中也无法察觉,只知道是自己上药手重了,蔺溪呼吸不稳大概是疼的。

    那我再轻点儿。

    游弋靠得更近了,蔺溪做戏跟真的一样,嘴角微微抽动,游弋想到另一个办法,上药以后,轻轻吹了吹伤口。

    蔺溪瞳孔微微放大,心就像被羽毛轻轻拂过,又痒又

    想做点儿什么。

    师兄。

    蔺溪从这个角度可以清楚地看到游弋纤长的睫毛,还有澄澈不掺杂一丝其他含义的瞳仁,不自觉开口唤他。

    嗯,怎么了?

    游弋对他一向很温柔,而蔺溪在年少时就将这种温柔,自作主张变换成了其他的意思。

    我喜欢男子。

    蔺溪轻声道。

    游弋手上一顿,片刻后,恢复正常:我知道。

    他轻轻叹了口气,作势道:其实喜欢男子也没什么,等出去后,师兄便帮你找个合适的男子,与你结为道侣。

    既然师兄知道我喜欢男子,为何从不怀疑我喜欢师兄你呢?

    游弋:

    他实在没想到蔺溪会在这个时候摊牌,有些措手不及,还没等想好如何回应,又听到蔺溪开口。

    或许师兄早就知道我喜欢你了,却要设法将我推开?

    游弋脑子很乱,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蔺小溪,我只当你是弟弟。

    这就算是承认了,游弋觉得自己不应该继续跟蔺溪打太极。

    我知道,但师兄我是个可以托付的人,真的。

    作者有话要说:  我放存稿箱了,但我忘了定时间

    希望大家多多评论啊,希望大家去收藏一下隔壁《谁在恐怖游戏里亲了我》,填完了所有坑就写那个。

    最近网站有很多变化,然而我数据一直都很差,也不知道还能写多久,先不想其他的了,想先把手上的故事好好完结。

    希望大家多多评论,谢谢啦。

    第47章

    蔺溪看起来很真挚,这一脸的血痕,倒衬得整个人似乎闪烁着妖异的光。

    整个人都带着癫狂嗜血的错觉。

    或许不是错觉?游弋有些分不清。

    他眼睁睁地看着蔺溪放缓呼吸,轻轻凑了上来,自己却不能动弹。

    浑身僵硬,眼看着蔺溪的唇就要碰到他的唇了,游弋心中急切,背上出了一层白毛汗。

    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和理智,一把推开蔺溪。

    蔺溪!你睁大眼睛看看清楚!我可是你师兄!

    蔺溪修为不低,游弋推他其实也没多用力,他完全可以躲开,也绝对不会受伤,但他好像很脆弱似的,被游弋推开,倒在地上,就不动了。

    恋耽美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卡糖(25)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