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卡糖(29)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 作者:卡糖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 作者:卡糖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卡糖(29)

    不愿意,不能。蔺溪回答得很坚定,他大概看出来了,今日或许逃不过一场恶战,做好了随时召出本命剑的准备。

    你就不怕我再留后招?云霁不服输地看着他。

    我师兄已然恢复,脉象正常,犯过的错我不会再犯,我也不允许自己再给你机会伤害到他。蔺溪这话说得理直气壮,游弋更感觉云霁像是被自家师弟渣了的小可怜。

    一直伤害他的是你。

    云霁站在原地笑了两声,看向眼前碍眼的男人,蔺溪听见他的话眼中闪过一丝悲哀,云霁却不松口,一出口又是嘲讽。

    蔺溪,你作为这个世界的主角真是蠢透了,枉我还一心好奇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能让他念念不忘

    被点名的蔺溪皱起眉头来,游弋猛地抬头看过去。

    蔺溪当然听不懂云霁的话,但是游弋听得懂,他在一瞬间瞪大了眼睛。

    云霁说蔺溪是这个世界的主角,他还知道系统的存在!所以这人到底是谁?到底从哪儿冒出来的?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云霁发了疯一样向前冲,抬手就朝着蔺溪面门袭来!

    蔺溪大概还在思考之前他说的话,在考虑他口中提到的主角是什么意思,没有注意到这突如其来的袭击。

    最快反应过来的是游弋,神色一凛,将蔺溪朝自己的方向险险拉开。

    云霁一举没有得逞,蔺溪已经恢复了备战状态,死死盯着他。

    游弋不管云霁到底是何方神圣,也不管他刚才说的主角是什么意思,不管他知道多少,游弋都不好奇了,站在蔺溪身侧跟他一起迎战。

    毕竟刚才云霁是真的对蔺溪起了杀意,他在一边感受得很清晰。

    那一下攻击,云霁是用了全力的,如果不是自己反应快,也不知道云霁是否真的会把蔺溪的命轻易取走。

    游弋刚刚大病初愈,现在直接应敌,呼吸有些不稳。

    云霁发现了,蔺溪自然也发现了,收回怒视云霁的目光,担忧地看着他:师兄,如何?

    没事。游弋轻轻摆了摆手,他没说谎,这点儿不舒服,相比较前几天的身体不适,根本不算什么,起码手脚能动,行动不受限。

    游弋看着云霁,眼神很冷:我记得你说过,你不会杀蔺溪。

    所以云霁之前是说了谎?

    不用仔细分辨,就能看得出来,云霁的眼神比他还冷。

    你记错了,不是不会,是不能。

    蔺溪这个被谈论的主角,现在全然不想知道云霁是不是要杀他,之前为什么不能杀他,他时时刻刻关注着游弋的身体反应,唯恐他再不舒服。

    游弋挑眉:那你现在又能杀他了?

    他的感觉是不会出错的,刚才云霁出招力度,还有靠近他们的周身气息,百分之三百是准备杀了蔺溪。

    不能。云霁负手而立,言语间满是无所谓似的:但我想试试,若他死了,你我又当如何。

    游弋心里有点儿慌,大概是因为孤立无援,毕竟之前无论陷入何种境地,就算是从悲池秘境出来,都有系统跟他分享信息,可现在,遇到这么个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的神经病,他唯一能讨论的伙伴都不在。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星茶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53章

    游弋飞快地又搜索了一遍自己的记忆,没有云霁,之前绝对跟他没有任何交集。

    除非他那时候还是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路人甲,否则游弋不可能没有记忆。

    可是话说话来,如果云霁跟他发生纠葛的时候还只是个路人甲,那么他们又能有什么样的深仇大恨呢?

    游弋一开始认为云霁跟他没关系,那么一定是冲着蔺溪来的。

    可是现在这样的情景稍微想一想,就能明白了,云霁在乎他的成分远远要多于在乎蔺溪。

    毕竟云霁可以对蔺溪痛下杀手,如果真的在乎一个人,是不会伤害他的。

    如果能知道云霁到底是从哪儿来的就好了,蔺溪的相关亲密角色没有几个,游弋比谁都清楚,那里面根本没有云霁的一席之地。

    西坞宗在他的设定中也,只是个几乎无名无姓的小门小派,作为盛飞函的背景板用,根本不可能崛起。

    更别说自从云霁这个人出现后,他们在西坞宗秘境中遇到的陶歌,那不是他设定的世界,陶歌就像原住民,而他们是入侵者。

    游弋心绪不宁,蔺溪轻轻揽住他:师兄,别担心,有我在。

    他不是担心,他是对自己飞快复盘的这一切,产生了无尽的迷茫。

    就像错觉,悠悠听到一声冷笑,游弋和蔺溪一起抬头,眼前的云霁就不见了,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

    游弋眼神恍惚了一瞬,蔺溪也皱起眉来。

    云霁的修为到底在什么层次上?竟然就这样在他们两个眼前,突然消失了?这可能吗?

    游弋暗暗确定了一件事,云霁绝对不可能是金丹期。

    蔺小溪。

    游弋扯下几乎是紧紧扒在自己身上的蔺溪,严肃地看着他:这段时间的事情我以后再跟你算账,那个云霁是个危险人物,我不准听好了,我不准你再跟他有任何私下的接触。

    蔺溪恋恋不舍地看着游弋的肩膀,那神情都不用猜,游弋就知道他对自己这样轻易被扒拉下来,产生了一种深重的惋惜。

    游弋在他眼前打了个响指,强迫他回过神来。

    当蔺溪的目光重新放在他脸上的时候,游弋开口:听到了吗?

    蔺溪迟疑了两秒,点了点头。

    游弋稍稍放心了一些,现在,我们来捋一捋,你对云霁了解多少?

    他对这场谈话,从云霁今天出现之后就一直在思考酝酿。

    如果挑出来摊开聊,必然触及到很多他的事,系统的事,他没办法跟这个世界的主角也就是蔺溪,解释清楚,也不能说清楚。

    但是如果闭口不聊,或者干脆把之前蔺溪变相囚禁他的事都统统抛诸脑后,当一只鸵鸟,那么云霁还是存在,云霁的底细仍旧是个谜团,云霁和蔺溪接触到了什么地步,他也就没有机会打听清楚了。

    而且游弋认为,蔺溪一定不会继续让他当鸵鸟。

    蔺溪执着于他这件事,反正已经晾在阳光下了,蔺溪不可能当没发生过,何况他把自己的马甲都扒出来了,不聊说不过去。

    但问题是,怎么聊?

    游弋有太多不能说的部分,他可以说的部分太少。

    或者再编上一箩筐的假话,也可以,但能过得了蔺溪的关吗?

    蔺溪只是看起来傻,他最清楚了。

    直到云霁说出蔺溪是这个世界主角的话,游弋打定了主意,无论要编多少谎话,他都要跟蔺溪聊一聊。

    即便没有系统这个好帮手,他也要把云霁这个人物搞清楚。

    就算要把蔺溪当成唯一可以信任的队友,也行。

    蔺溪看着游弋,不知道是不晓得怎么说,还是不想说,并没有直接开口,而是执起了游弋的手腕,搭上了他的脉。

    游弋:

    好吧,他猜错了,蔺小溪只是想再次确认一下他的身体状况。

    游弋不动声色抽回了手,却没错过蔺溪眼眸中的一瞬晦暗。

    师兄,这次是我罪该万死。

    游弋张了张嘴,想说不是的,是云霁这个对手太熟悉你心里的劫症,可怎么也说不出话来。

    我怎么总是让你为我受伤呢?

    游弋心中一酸,还没想好安慰的话,就看到蔺溪抬头对他微微一笑。

    我发誓,以后再也不会有这种情况发生了。

    游弋抿了抿唇,今天的蔺溪,和前几天的简直判若两人。

    他或许能想得通这是为什么。

    游弋这几日躺在床上什么都做不了,也干脆把重新回到这个世界的桩桩件件想了一遍。

    蔺溪的脑袋出了些问题,一定的,时不时会疯疯癫癫,不认人,不记事,他自己也说了,刚好印证了这个事实。

    而那些精神疾病应该是无南宗的人设计陷害他的时候,他受了一次又一次的伤之后,留下的后遗症。

    这个是他猜的,无从佐证,但究其缘由并不重要,帮助蔺溪恢复正常才重要。

    现在在他面前的蔺溪,才是他之前最熟悉的那个蔺溪,会示弱,会认错,会掩盖自己眼中的神情,不奢求他回应的蔺小溪。

    从云霁出现,蔺溪进门,那时候还是那个偏执的蔺溪,可是在游弋明确表示跟蔺溪统一战线后,想要赶走云霁之后,一直到现在,都是情绪正常的蔺溪。

    所以他几乎都不用思考,就知道蔺溪的情绪变化节点是什么是他愿意跟蔺溪站在一起。

    蔺溪只需要他愿意站在他身边,不舍弃他就好。

    他就会变得很乖,很好说话。

    这么多年了,简直还像个小朋友。

    给颗糖就会傻笑。

    蔺溪看着游弋,刚想张嘴说自己知道的东西,又听游弋换了另外一个问题。

    疼吗?

    蔺溪没反应过来:什么?

    他今天没有受伤了,师兄为什么会突然这样问。

    游弋弯了弯唇,轻轻揉了揉蔺溪的脑袋:那些老家伙对付你的时候,受了不少伤吧?疼吗?

    蔺溪睁着的大眼睛逐渐蒙上一层水汽,游弋轻轻叹了口气:我收回之前的话。

    迎上蔺溪疑惑的目光,游弋轻声开口解释:之前说对你很失望的话,我收回。

    游弋顿了顿,继续说道:我那时候口不择言,说了谎话,我从来没有对你失望过。你从来都是无南宗最优秀最听话的那一个,就算掌门,其他师兄,都不偏向你,不愿意承认你的优秀,我会承认,并且我一直偏向你。

    蔺溪两行清泪滑落下来,他慌张抹去,看着游弋,神情认真。

    游弋帮他抹掉了挂在下巴上的眼泪,就算不在无南宗了,你也是所有人里面,最优秀,最善良的那一个,一眼就能看到的那种。

    师兄不恨我吗?

    游弋想说看着你这泪眼婆娑的小可怜样儿,谁恨的起来,最终却什么也没说。

    他摇了摇头:不恨你,喜欢一个人不是你的错,七情六欲,人之常情,我没有理由怨恨你,你一直是无辜的。

    可是师兄也不爱我。

    蔺溪偏着头,看起来有些脆弱,游弋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蔺小溪。游弋轻声叫他的名字:你喜欢我这样叫你,对吧?

    蔺溪不明所以看向他,沉默片刻,最终点了点头。

    我会做你喜欢的事,是因为我在乎你,或许现在我并不爱你,但不妨碍你是我最在乎的人。

    游弋轻轻深呼吸:而且,蔺小溪,我今日向你承诺,往后无论遇到你跟谁站在一起,我都会选择你,我会永远选择你,永远偏向你。

    第54章

    蔺溪愣怔地看着他,似乎还没意识到他的话代表什么。

    游弋轻轻叹了口气,便不再理会他,安静专注调息,云霁是神是妖他尚且还不清楚,但绝对是个危险的疯子没跑了。

    知道的太多,看起来又很偏执,就会生出很多无端的杂事,他现在非常需要系统。

    可是怎么都联系不上系统,游弋自认为一个人根本没办法掌控全局,有些着急。

    重新睁开眼睛,蔺溪还坐在一旁发呆,听见游弋悠悠叹气,猛地回神,盯着他看。

    师兄?哪里不舒服吗?

    游弋摇了摇头,身体倒是从头到脚没有一处不正常,但即便身体情况恢复了,系统还是无踪无影,找不出一丝存在过的痕迹来。

    蔺小溪,你告诉我,关于那个一直跟我对话的人,云霁都跟你说了些什么?

    蔺溪脸上有些微迷茫的神色,后来统统化作黯然,低声开口回答:他只说有办法断了你与那人的联系,至于是怎么做的

    游弋知道他不好开口,还不能急脾气,只好轻声细语引导。

    蔺小溪,那人有多危险你看到了,我又对他一无所知,很容易

    我会保护师兄的。蔺溪急声打断。

    游弋暗暗提醒自己,别生气,别生气,他就是个倔小子,慢慢来,讲道理

    好不容易平静了一些,游弋看着蔺溪:我是你师兄,从小到大,哪一次不是我护着你?难道如今你翅膀硬了,我是老弱病残了不是?需要你来护着我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蔺溪有些着急。

    游弋抬手,制止他接下来想说的话:蔺小溪,我不需要谁来保护,我只想知道的多一些,我自己可以保全自己。

    蔺溪蹙眉,低头,是副内疚的样子:是那些丹药。

    游弋背后一凉,立刻拿出储物戒,悉数取出那些丹药,摆放在蔺溪面前:是这些?

    没错。

    游弋看着眼前的这些小东西,怒火中烧,就这么些小伎俩竟然就让云霁得逞了。

    抬手轻轻挥过,丹药皆灰飞烟灭,蔺溪坐在一旁没有任何反应,游弋心里莫名好受了许多。

    蔺溪愿意回头,证明他的任务还不算已经走上了绝路。

    游弋静静坐了片刻,没有,还是没有系统的声音。

    看来光是毁了丹药,是不足以把系统找回来的。

    难道要杀了源头,也就是始作俑者云霁才可以?

    你真的不知道他是怎么做的?

    蔺溪对于自己被师兄怀疑有些难过,但他现在思绪清晰,自知做了错事,师兄肯原谅他已经是万幸,不敢再奢求什么。

    他缓慢地摇头:我只是照他说的做了,至于丹药是如何起效的,我并不清楚。

    游弋没说话,似在沉思着什么。

    蔺溪心里难过,师兄不信我?

    游弋立刻否认:我知道你不会再骗我,只是我心里有许多疑虑想不明白。

    恋耽美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卡糖(29)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