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卡糖(31)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 作者:卡糖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 作者:卡糖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卡糖(31)

    这可不像是给他台阶下,怎么更像是在笑话他了呢?

    咳咳

    游弋看向窗外,雨后腥湿潮气从窗口钻了进来,他疑惑道:下雨了?

    嗯。蔺溪起身,也稍稍整理了一下衣服,游弋才发现自己的眼泪抹到了蔺溪的衣服上。

    蔺溪走到窗前,将窗户开得大了些,师兄不必心烦,雨已经停了。

    游弋想说下雨就下雨,他又没在外面淋雨,心烦什么。

    感觉蔺溪这话中有另外的含义,咽了咽口水,没有开口。

    一人坐在床边,一人站在窗前,两人皆是静默。

    过了好一会儿,游弋清了清嗓子,打破了这诡异的平静:你不是说给我准备吃的吗?我睡醒了,吃的呢?

    蔺溪从窗户前回过身来看他,对他微微一笑:师兄稍等,我马上拿过来。

    游弋没吭声,眼看着蔺溪走了出去,才敢肆意出了口气。

    不知道为什么,从有计允的噩梦里回来,他觉得蔺溪在他身边,简直是一件太过幸福的事情了。

    而就在刚才,蔺溪对他笑了以后,游弋发现,不止觉得幸福,还觉得蔺溪这小子,怎么长得这么好看,就笑了那么一下,弄得他心跳如雷,压都压不下去。

    游弋只是找了个借口,蔺溪却很用心,给他端来的全是他喜欢吃的小点心。

    雨后空气沁凉,人心悠然,游弋从噩梦中脱身,发现自己有些贪恋这片刻的静谧。

    吃不下多少,却总是忍不住想看着蔺溪。

    偏偏游弋每次装作不经意间看过去,蔺溪就会回看他,还问得理所当然。

    师兄,怎么了?

    游弋当然没怎么,他只是总忍不住想到梦里那个可怕的计允,再看着眼前这个什么都顺着他的蔺溪,觉得眼前人难得罢了。

    没什么胃口,游弋把小点心推远了些。

    事情拖下去总要解决,他不解决计允,计允总会想办法解决蔺溪。

    虽然之前计允明确表示不能杀蔺溪,可之前也确实对蔺溪展露出了杀意,不能说游弋的噩梦不会成真。

    我们要找到计允,你有办法能找到他吗?

    蔺溪微微摇头,似乎挣扎了一下:他很厉害。

    我知道。

    蔺溪抿唇,继续开口道:可能你我一起,都不是他的对手,若是没有周全的计划,贸然找上他,可能会有什么不测。

    游弋暗暗放了心,越看蔺溪越顺眼。

    这孩子还真是长大了,之前从来不愿意承认自己比谁弱,如今竟然能这么客观地分析他们彼此的战力,看来成长使他谦虚了不少,就是不知道是什么促使他成长了。

    没关系,他厉害,你也不差,我们只是需要时间准备,你和我一起上,他未必会赢。谦虚没什么错,但你也要对自己有信心。

    蔺溪柔情似水地看着游弋:我对师兄有信心,我也会努力的。

    游弋微微颔首,移开了目光。

    又来了,又来了,这可怕的心跳频率。

    我们再休息几天,然后就去寻他,此番不必隐藏身份,找到他解决他才是要义,其他的都不重要。

    好,都听师兄的。

    游弋咽了咽口水,这个蔺溪,听他说话就罢了,能不能不要用那么认真的眼神看他!

    我还没有想好怎么对付他,若是他先找上门来,你我都要见机行事,不可再给他逃走的机会,但你务必要注意,首先要保全自己,千万不要着了他的道。

    嗯,师兄放心,我会小心的。蔺溪微笑:师兄也不必对他忧思过虑,纵然不敌他,我也会尽全力保护师兄的。

    游弋差点儿想抬手捂住自己砰砰乱跳的心脏,还好忍住了,深吸一口气,故作厉声道:不可!他不会杀我,但未必不会杀了你,无论如何,我要你第一时间保全自己,若你死了,我便寻遍天涯海角也要把你找回来,再亲手杀一遍。

    明明是恐吓的话,蔺溪却笑了,挺开心的样子。

    好,无论我死后身在何处,我等着师兄来寻。

    游弋:

    他说那些话的目的可不是这个。

    蔺溪握住了游弋的手,游弋的目光不知道往哪儿放。

    那双手太温暖了,他有些不舍得撒开。

    蔺溪将他的手放在自己胸口:师兄一定要记得寻我,不过若是师兄忘了也没关系,天涯海角,我总是会去找师兄的,师兄别忘了我就好。

    游弋看着蔺溪认真的神情,呼吸有些不稳,下意识想移开目光。

    不知为何,眼睛随意一瞥,就看到了蔺溪红润的唇。

    蔺溪亲过他,亲过他很多次,每一次在他不情愿的时候,亲得很用力,有时候还会咬他。

    可是这双唇,在此刻看起来,竟然这么好看。

    游弋感觉自己入了魔,他甩了甩脑袋,将自己脑子里那些乌七八糟的想法都扔了出去。

    天涯海角

    这四个字,让游弋突然想到很久之前,他和蔺溪第一次相遇的那天夜里。

    蔺溪担心遇到他只是一场美梦,不敢入睡,游弋就自报家门,让他去无南宗寻他,蔺溪担心自己人小气弱,找不到,游弋说,记得他的名字就好,天涯海角也能找到。

    那夜蔺溪用细小的手指,一遍遍临摹他的名字。

    不知道为什么,游弋现在突然想起了那个时候的蔺溪。

    又想起长大了一些的蔺溪,被他带到无南宗长了几岁,身量高了,打架也未必会输会受伤了,夜里不会偷偷摸摸上药了。

    就在那个时候的某一天,游弋原本陪蔺溪在房里练字,掌门派人叫他。

    于是让蔺溪自己好好练,他去见了掌门,一下子耽搁到了下午。

    等游弋回去,发现书房门开着,寻他却不见人,蔺溪好像也是被谁临时叫走的。

    桌上全是他一下午写的字,还没收拾,游弋上前看了一眼,满满当当,全都是他的名字。

    那时候没多想,只觉得好笑,现在记起,蔺溪这近百年来,到底写了多少遍他的名字呢?

    突然很好奇。

    作者有话要说:  哟~看看这是谁沦陷了呢?

    这下真的没有了

    大家晚安。

    第57章

    游弋歇息了两日,强迫自己振奋起来,大敌当前,他可不能倒下。

    兴许在其他人眼里,他此番回来,全是仰仗着蔺溪,但只有他自己知道,在蔺溪这里,是他占有主导权。

    若是他退了,让了,丧气了,又该让蔺溪如何呢?

    没成想这两日只顾着整理自己的心绪,没见到蔺溪,也不在乎他在忙什么,一见面,对方就给了他一份大礼。

    游弋看着蔺溪呈上的剑,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

    蔺溪面带微笑,虔诚地看着他:原本想照着潺音的样子做把一模一样的,又担心师兄时时看见,时时伤神,便将可用的材料都用上了,可是材料有限,太多瞧不上眼的了他黯然了片刻,又欢欣起来:这把剑跟潺音手感不大一样,不知道师兄喜不喜欢,能不能用的习惯,先凑合用着吧,我会再为师兄寻些好材料来。

    游弋回过神来,赶紧接过蔺溪手中的剑。

    确实,重量跟他之前的潺音都不一样,但神识流淌而过,这把剑与他的契合度甚至比之前的潺音有过之而无不及。

    你你是何时做的?我竟完全不知道。

    蔺溪却不答他,固执地问他:师兄可喜欢吗?

    游弋:喜欢。

    是真喜欢,游弋虽然是半路出家,但好歹也算是曾经有名的宗门大师兄,剑修人设不倒,对剑,他是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信念感的。

    也正因为在行,才能感受到这把剑的来之不易。

    蔺溪嘴上不说,给他用的材料,怎么能有不好的,怎么会有瞧不上眼的,必然是奇珍异宝有的没的都往里扔。

    游弋察觉到这把剑传来的灵气,源源不断环绕在他周围,说不出的身心舒畅。

    蔺溪看出来了,师兄是真喜欢,不是随口欺骗他的舒心话,顿时真的放下心来。

    游弋拔剑出鞘,锋刃凛冽,剑身回鞘,又有淡泊之气,很符合他的心意。

    不必再寻更好的材料了,我虽不知你何时完成的,但这礼物我很喜欢,我便收下了,谢谢你。

    蔺溪眼睛里满是欣喜,面上多了几分羞赧,师兄这是说的哪里话,还跟我道谢,这点小事只要师兄喜欢就好。

    这可不是小事,游弋比谁都清楚,当日在西坞宗的秘境之中,他便有新造一把本命剑的想法,奈何发生了太多意料之外的事情,他无暇分神造剑。

    后来又发生了种种意外,他便将这件事抛在脑后,可蔺溪竟然在这么混乱的情况下,还记得帮他造一把合适的剑,还能瞒着他,很了不起。

    说不感动是假的,无论如何,蔺溪对他的心意没得辩驳。

    游弋观察眼前的年轻人,容貌姣好,平日看起来清冷极了,只有在他面前,偶尔会流露出些许孩子气。

    就像方才,他因这份礼物送出去对方喜不喜欢而忐忑,现在又因为对方喜欢,获得了旁人看似浅淡,却好像填满了他一整颗心的满足感。

    你为你的杰作取个名字吧。游弋忽然开口。

    蔺溪一怔,顿时有些失措,不,这剑我送给师兄了,若是起名,也应当由师兄来起。

    游弋没有错过蔺溪言语间的失落,他记性不差,知道那是因为什么,故作随意一般问道:回来这么久,我倒是忘了问,你的本命剑如今可有名字吗?

    蔺溪凝望他一眼,低下脑袋摇了摇头。

    游弋指尖划过剑柄,心中也多了丝不可说的落寞。

    蔺溪的本命剑当初也是来之不易的。

    作为新进弟子来说,蔺溪灵根是少见的优秀,奈何年龄太小,游弋那时候担心他若是拿了上好的武器,会伤了别人,所以一直都没有给他锻造武器。

    年龄长了些以后,人也稳重了不少,当然游弋现在看清了,他以为蔺溪当年变得稳重,实际上是心中有个大石头,迟迟没有落下。

    他觉得时机成熟了,于是将自己在蔺溪入门之时就造好的一把剑送给了蔺溪,蔺溪又惊又喜,毕竟蔺溪是看着他为那把剑付出无数时间和精力的,游弋的说法一直都是为自己再准备一把顺手的,他信以为真,却没想到师兄一直都想着他。

    蔺溪喜欢极了,游弋让他为那把剑取名,蔺溪推脱,让他帮忙取名。

    游弋不大在意,其实别人的武器,也有不取名的,好用就行,只是他总想着有个仪式感。

    你的本命剑,怎么能由我来取名?自然是与你自身息息相关,你自己慢慢想吧。

    现在回想起来,蔺溪那时应该是刚刚发现自己的小心思,心中甜蜜又沉重,也不与他争辩,不向他索取。

    这一想,就是好多年。

    游弋都忘了他本命剑本应有个名字的事了,还以为是蔺溪的风格,他只知道蔺溪非常钟爱那把剑,日日勤勉用其修炼,修为都连续升了好几层。

    蔺溪在筑基期的一层停留了好久,迟迟没有再突破的迹象,游弋和他都知道,这是要结丹的前兆了。

    于是游弋托人找了个难度颇高的秘境,想要助蔺溪一臂之力突破瓶颈。

    果然难度颇高,蔺溪受困在那秘境中好几个月,出来时受了重伤,整个人萎靡不振,把游弋吓了好大一跳,什么灵丹妙药都不吝啬全部给他用上,可是蔺溪统统婉拒,说只想自己慢慢调息休养,对游弋都闭门不见。

    这是这么多年来头一遭。

    游弋找了同入秘境的别人询问,谁也说不出个详细情况来,只知道蔺溪好像把剑丢了。

    闻言后游弋才恍然大悟,剑修剑修,丢了本命剑何其丢人,那剑蔺溪虽然未曾取名,但爱得紧他是知道的,原以为蔺溪会突破瓶颈结丹成功,谁知进这秘境一次连剑都丢了。

    难怪萎靡不振,那剑是他送的,蔺溪不敢见他也是说得过去的。

    游弋自以为掌控了全局,心说他愧疚不敢见自己,自己帮他把剑寻回来便是。

    于是,游弋挑那秘境再次开启之时,自己也进去了一趟。

    那剑虽然跟着蔺溪许多年,但怎么说都是他锻造的,蔺溪又是他关系紧密的师弟,想要寻到不难。

    却没想到,寻到踪迹之后到那儿一看,是一口枯井。

    秘境那日开启后,除了目的明确的游弋,还没人到过那儿,所以蔺溪的剑还在井中,没有多想,游弋即刻下了井。

    井中别有一番天地,游弋往深处行去,驻足片刻,才知道蔺溪为何偏偏在这里丢了剑。

    井深尽头一团雾气缩在角落里,那剑气便是从那团雾气中传出来的,雾气中定有什么东西。

    游弋不惧不怕,不做他想投身进了雾气之中。

    过了三日,他出来了,还拿着蔺溪的剑。

    原来那雾气中藏有隐秘的试炼,会引出人心中最为恐惧的东西。

    游弋没什么恐惧的,说严重起来,最多也只是担心不能回家,可他那时候将这世界当成游戏,觉得急速通关就好,若是不能急速通关,慢慢玩也行,所以那恐惧对他而言,不足为惧,只困了他三日。

    成功拿回蔺溪的剑,游弋心中疑惑,这小子究竟怕什么,竟然败得那么惨,最后还把本命剑给丢了。

    可也只是疑惑而已,他那时心大,对这些小细节统统不甚在意。

    将剑还给蔺溪,蔺溪脸上总算变了表情。

    游弋不觉得那关难过,可也知道个体差异,从没问过蔺溪的恐惧。

    现在想来,不禁有些悔意。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应该还有两更

    第58章

    你还年轻,之后有的是机会突破,不必急在一时。何况胜负欲太强会失了本心,你现在这样,比起同级师兄弟来说已经很好了,小小的跟头,不必介怀。

    这是蔺溪收了剑以后,游弋跟他说的话。

    蔺溪那时是什么反应呢?对了,他牵动嘴角敷衍地笑了一下,师兄,我其实不在乎是否能在短期内突破瓶颈,也不是个胜负欲强烈的人。

    游弋那时候听得一头雾水,还没等他问清楚,蔺溪向他告辞,说要回去巩固修炼,他也不好再多问什么。

    恋耽美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卡糖(31)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