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卡糖(32)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 作者:卡糖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 作者:卡糖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卡糖(32)

    如今倒是什么都懂了,蔺溪没有什么胜负欲,他有的,都是对他的欲望。

    那时候蔺溪孤身一人困在他的恐惧里,那么长时间以来,谁也救不了他。

    游弋作为他的师兄,自诩算得上是跟蔺溪关系最紧密的家人,对此一无所知。

    又过了半个月,蔺溪突然像恢复了所有精气神一样,提出想要闭关冲击金丹期。

    游弋不大放心,在他看来,蔺溪刚刚栽了个跟头,又闭门独自惆怅了这么些时日,很难说到底是怎么想的,修炼都够呛,更别提冲击结金丹了。

    但蔺溪态度坚定,让他放宽心,说自己已经想通了,这次一定可以成功进阶。

    游弋拗不过他,既然当事人信心满满,自己也就不过多发表个人意见了。

    因为如若此次蔺溪真的能成功结丹,游弋也就能功成身退,所以于公于私,游弋觉得自己应该护他周全。

    故而,游弋提出亲自为蔺溪护法,可喜的是,蔺溪没有意见。

    往事涌上心头,明明都是过去了的事。

    游弋如今回想起来,总是会有一些另外的,当初完全没有的感觉,而且总会不由自主地回想当时没发觉的那些小细节。

    蔺溪在他拿回剑后,内心一定发生了什么巨大的变化,让他坚定了势必在短期内突破金丹期的决心。

    现在知道了,蔺溪在之前很长一段时间里,一直迷茫,一直被迫隐藏内心真实欲望。

    但那次被恐惧困过之后,经过了辗转反侧求而不得的一段日子,反而给他了冲击金丹期的决心。

    因为他打算在金丹结成之后,跟游弋道出实情,并且想要恳求他,与自己结为道侣。

    游弋从往事中抽身而出,看向如今坐在他面前的蔺溪:那我今日,就帮这两把剑一起取名如何?

    蔺溪显而易见地有些激动:那自然好啊。

    游弋稳下神来,静静思索。

    和光同尘,与时舒卷。我这把剑,我想取名和尘,你那把剑,叫与时好吗?

    好。蔺溪很开心,开心得极其浅显。

    游弋自知文化水平不高,但对上蔺溪这么个他说什么都只说好的人,游弋怀疑自己随随便便取个阿猫阿狗蔺溪都愿意,都会说好。

    喜欢一个人真的是太盲目了。

    游弋看着蔺溪对他笑的样子,也有点儿被感染到。

    确实盲目,但蔺溪盲目起来的样子,很可爱不是吗?

    蔺溪和游弋再次入世时没有掩盖原本的面容,修习者们看到他们二人,都犹如亲眼见到恶灵驾到,避之不及。

    所幸二人都不在乎别人的看法,游弋更是直接对看热闹的众人道出自己的目的:若有谁见到了西坞宗的云霁,劳烦来告诉我们一声,我们师兄弟二人有事找他,必有重谢。

    游弋蔺溪两个人的大名不算陌生,但这个西坞宗的云霁,名不见经传,这么一来倒是引起了所有人的广泛关注。

    效果显著,不过两日,游弋蔺溪在找一个叫云霁的男人的消息,就已经几乎传遍了修真界。

    本来,找计允不必这样大张旗鼓,但游弋始终摸不透计允的修为和行事路数,他比蔺溪难看透多了。

    所以游弋反其道而行之,把这个人公布在众人面前,让所有人都对他产生兴趣,若是遇上了,还能帮他们探探底。

    以上都是游弋对蔺溪解释的说法,其实他还有别的想法。

    计允不属于这个世界,跟他一样,现在或许还有些失去理智。

    游弋不敢用常规的方式对付他,他不能拿这个世界去赌,他不敢拿蔺溪去赌。

    倒了一杯清茶,抿了一口,游弋似有若无的目光,扫了一眼身旁一身黑衣的蔺溪。

    好好的一个年轻人,偏偏穿得死气沉沉。游弋小声嘟囔。

    他要是有那么好看的一张脸,肯定要好好打扮自己,男的怎么了,男的也要注意形象啊。

    蔺溪弯了弯唇,没说话,帮游弋续了杯茶。

    游弋不喜欢他穿这么一身黑,但他多少能猜到蔺溪的想法。

    他的模样太扎眼了,黑色显得深沉阴郁,还能压得住一些他与生俱来的明艳妖异。

    往日他们二人走在一起,众人都是先注意到蔺溪,现在好像反了过来。

    但游弋知道,无论何时,蔺溪注意的人都是他。

    蔺溪那张脸,是他给的,游弋如今倒是有些后悔了。

    近来总是后悔,游弋觉得自己真是没趣极了。

    又喝了杯茶,听到有人敲门,敲得还挺用力。

    游弋眯起眼睛看向门口,蔺溪眼中的温情也在刹那间消失不见,只剩一片漠然,还有几分狠绝看着门口。

    游弋师兄在吗?是游弋师兄吗?

    游弋蹙眉,蔺溪眉毛拧得更严重,死死盯着门口。

    片刻后,蔺溪终究是没忍住,起身去开了门,那表情,简直像是个地狱来的阎王。

    你是谁?

    语气都带着冬日的寒风,门外的人吓了一跳,小心往后退了一步,看着蔺溪,道:你你是蔺溪师兄?

    游弋好奇了,还有见到蔺溪不怕,反而叫师兄的,他起身走过去。

    对方看到他,一脸惊喜:游弋师兄,你真的在这里啊!

    游弋迟疑了片刻,你是哪位?无南宗的?叫我师兄

    我以前是无南宗的,我们见过。

    对方是个白净的少年,游弋走近了细细观察,也没想起来自己何时跟他见过。

    少年抹了把脸,有些着急:就是掌门去世前夜,我们见过的!

    游弋恍然大悟,他对这小孩儿有印象,灵根清净,在当今世上很是难得。

    你这是怎么搞的?你的灵根完全不同了。

    现在对方简直就像个完全没有修为的普通人,少年献上一块灵石,游弋想伸手去拿,被蔺溪抢先一步。

    游弋这才发现蔺溪脸色很差,见他看过去,言简意赅解释道:师兄,还是小心为好。

    您那表情,根本就不是如临大敌,而是醋翻了好吗?

    游弋想了想,没戳穿他,凑过去看他手中的灵石。

    果然,灵石离身,少年的气质瞬间发生变化。

    这少年的体质,对任何一个修者来说都是大补。

    纵然是蔺溪,都有些惊讶。

    这灵石,你是从哪儿得来的?

    问话的是蔺溪,少年有些畏缩,看了一眼游弋,小心回答:是掌门给我的。

    游弋皱眉:你和掌门是什么关系?他重病时你照顾他,他又将这灵石给了你,这灵石可以完全压住你的灵气,很是难得。

    少年摇头:我跟掌门没关系,这灵石是他去世前也就是你离开后他给我的。他还说了一些话,让我不要告诉别人,说若是有机会遇到你,就告诉你。

    什么话?

    少年看了看蔺溪,言下之意很明了,蔺溪一直看他不顺眼,这会儿发现他竟然还想跟师兄单独相处,更是不悦。

    第59章

    无碍,你直说吧,你蔺溪师兄人很好,不会怎么你的。

    游弋解围,看少年依旧踌躇不定,调节气氛问道: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蔺溪周身的低气压怎么都压不住,游弋怕他又到癫狂的边缘,不动声色捏了捏他的手指。

    果然,效果立竿见影,蔺溪整个人瞬间变得柔和。

    游弋想抽回手,蔺溪却不放开他。

    悠悠瞪了他一眼,蔺溪全然当没看见,兀自握着游弋的手。

    少年对发生在他眼皮子底下的这一切,都一无所知,乖巧地报上姓名来。

    我叫凌桓。

    凌桓也不别扭了,进屋坐下,准备将自己知道的一切娓娓道来。

    掌门在你见到他之前,就已经知道自己命不久矣。让我帮忙安排他的身后事,但我人微言轻,他也知道,他这一撒手,无南宗肯定乱成一团,不是我能左右得了的。凌桓叹了口气,似乎有些懊恼自己的无能。

    我也没什么能做的,就只能最后陪掌门走一段路。凌桓看着游弋:其实你那夜就算没有出现,掌门也支撑不了多久,你那夜离开后,掌门告诉我,说他错了,当日不该将你牵涉其中,让你丢了性命不说,还亲手把无南宗毁了。

    蔺溪一双美目如刀剑,刺向凌桓,凌桓忍不住一哆嗦。

    游弋顺势握住蔺溪的手,安抚他的情绪。

    他也不希望看到蔺溪癫狂,失去理智的样子,但他知道,关于他安危的事,蔺溪是冷静不下来的。

    蔺溪的手很凉,游弋怎么都暖不热。

    什么意思?游弋整个人也严肃起来:蔺溪当日结丹,我出了意外,真的是掌门的意思?

    蔺溪握得游弋的手,让他有了痛感,但游弋没有因此放手。

    我没有经历过并不清楚,但掌门确实说了那些话。

    凌桓咽了咽口水,继续说道:他后来有些神志不清,又说了一些胡话。他说若是一开始就知道是蔺溪,就应该赶尽杀绝,那一次没有成功,就应该先保全无南宗,不应该继续跟蔺溪作对。

    嘶

    游弋倒吸一口凉气,看向蔺溪,小声道:很痛。

    蔺溪一怔,回过神来,倏地放松,才意识到自己捏痛了游弋的手。

    对不起。蔺溪立刻道歉,想要松开衣衫遮盖下游弋的手,这回不放开的却是游弋。

    凌桓这个时候才发现不对劲,可是以他的角度,只能看到两个人气氛怪怪的,看不真切。

    他也不敢问,只能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蔺溪偶尔会让他觉得非常可怕,但是又游弋在,凌桓又觉得只要有游弋在,蔺溪就没有那么可怕了。

    还有呢?游弋轻声开口问道。

    掌门还说凌桓怯懦道:他到最后已经是身不由己,为什么偏偏厄运降临在他头上,明明有那么多人,为什么偏偏是他,明明最后他什么也没做,也让其他人不要针对你们了。

    凌桓轻轻呼吸:那晚,这些话,他说了很多遍。

    游弋闭了闭眼睛,眼前出现了掌门最后浑浊的眼珠,以及对他说的那些话。

    按照凌桓所说,掌门那时候已经有悔意了,后悔针对蔺溪和他,也让手下人不要那么做,可关灼乌彭等等乌合之众,根本不听他的。

    如今掌门离去,其他人反倒没事。

    果然一点都不值得。

    游弋脑子有些乱,可是按照凌桓所说,掌门为何在见到他以后,还笃定蔺溪是妖魔,一定要除掉呢?

    莫非掌门那时候是故意的?为什么?

    或者只是神志不清?更甚者,死鸭子嘴硬?

    掌门在最后清醒了一些,问我是不是一直都在,我说是,他又问自己说了什么话,我一一重复,掌门听完后沉默了很久,给了我这块灵石,让我找机会赶快离开。

    为什么让你找机会赶快离开?游弋不解。

    我也不知道,掌门嘱咐我了好几次,后来喃喃的全是什么只有跟着蔺溪才能活下去,只有跟着蔺溪才能活下去,让我保证一定会找到蔺溪才行。

    凌桓叹了口气:我帮掌门料理了后事,就想找到你们,可是怎么都找不到,今天终于听说你们在找人,赶快找了过来。

    游弋满脑子都是掌门最后的话,为什么要让凌桓找到蔺溪?为什么会说只有跟着蔺溪才能活下去的话?

    掌门不是一直都说蔺溪是妖魔吗?

    游弋想得头痛,不想再想了。

    再看蔺溪,好像也一直都皱着眉。

    他放开蔺溪的手,又轻轻拍了拍蔺溪的手心,蔺溪看向他,满目柔情。

    凌桓好像看出了什么,只觉得奇怪,蹙眉低下脑袋,不看他面前这两个奇奇怪怪的男人。

    你今后打算怎么办?游弋出声问道。

    当然是跟着你们。凌桓理所应当道:这是掌门的遗言,我一定要遵守的。

    蔺溪冷眼看他,凌桓的气势瞬间弱了许多:确确实是掌门的遗言,他嘱咐我一定要跟着你们的。

    游弋笑出声来:你看看我,再看看他,两个修真界的毒瘤,谁提起我们二人不唾弃几句,你还要跟着我们?

    凌桓敛了神色,沉稳道:掌门不是你杀的,我告诉他们了,可是他们谁也不信。

    我知道,谢谢你。

    游弋并不心软,计允现在究竟想要做什么,谁也不知道,或许掌门之前说那些话的时候,根本不知道计允的存在,现在说起来,跟着他们反倒危险。

    他相信计允对他的某种偏执,相比较起蔺溪来,少不了多少,谁知道什么时候计允会找上他们。

    游弋师兄,蔺溪师兄,无南宗现在我是回不去了,或许你们觉得我修为低下,帮不上什么忙,但我灵根不差的,留我在身边,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

    蔺溪摇头,冷眼看着他:灵根再澄澈又如何?被你照顾的掌门,还不是死了。

    凌桓:

    他稳了稳神,还是决定从游弋那里找突破口。

    谁想到,游弋也对他摇头,少年郎,听我一句劝,别钻牛角尖。江湖传言也有可能是真的,你这位蔺溪师兄,虽不是妖魔,生气起来也是要人命的,你跟着我们两个,未必有好处。

    可是我离开无南宗,就无处可去了。

    凌桓果然是小孩子心性,见这两个人都如此态度坚决,有些无措,语气委委屈屈的。

    你还可以投入其他宗门之下啊。游弋诚恳给出自己的建议。

    凌桓摇头:我灵根特殊,若非这灵石压制,人人都不会善待我,稍有不慎,就是踏入火坑的下场。

    游弋无语:那你怎知我们二人不会将你做成丹药,或者将你当成鼎炉呢?

    说到鼎炉之时,蔺溪轻飘飘看了游弋一眼,游弋险些冒了汗,清了清嗓子,强行转移注意力。

    恋耽美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卡糖(32)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