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卡糖(35)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 作者:卡糖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 作者:卡糖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卡糖(35)

    游弋没有回答,静静听他说话。

    你对付蔺溪那小子的一切方法,对我都不适用,你第一次进来找他,是因为怨念,第二次,是因为蔺溪对你的渴求,我来到这里,也是因为蔺溪对你的渴求。他从一开始不相信你死了,到后来即便信了你回不来,也想让天下人陪葬的绝望感,撼动了这个世界,你对这个世界的爱,远远比不上蔺溪对这世界的恨。他恨到重新将你拉了进来,也带进来了很多其他虚拟世界的人和事件,我就是其中之一,至于我为什么知道的比他多

    计允小小卖了一下关子,对游弋眨了一下眼睛:因为我看过天道。

    游弋额角直跳,又特么是天道。

    天道,原本只是他糊弄蔺溪信手拈来的东西,掌门提起过,现在计允又提到了,只是巧合吗?

    什么是天道?

    你。计允微笑着看着他:无论是蔺溪的世界,还是我的世界,或者其他古怪的东西,都是由你而来,你就是天道。

    游弋一头雾水,你胡说,掌门曾经说过,消灭蔺溪是天道的旨意,我可从来没有想过要扼杀蔺溪的存在。

    计允依旧笑着:真的没有想过吗?

    游弋蹙眉:你到底想说什么?

    在蔺溪将你困在此地的时候,或者更久远的时候,你也觉得他是妖魔的时候,没有想过杀了他吗?杀了他,就天下太平了,没有这样想过吗?你曾经后悔过把他创造出来吗?

    游弋无语:我真的不知道你想说什么。

    不知道吗?计允闭了一下眼睛:自从第一次被怨念带进这个世界,你是不是下定决心再也不要回来了呢?连笔都不敢动了

    游弋心跳有些慌乱,他也不知道是因为计允的哪一句话。

    计允睁开眼睛定定地看着他:无论你有没有想过扼杀蔺溪,反正我你是绝对不想有机会接触对吗?

    游弋睁大了眼睛,计允这他怀疑计允知道的事情比系统还要多。

    计允的眼神突然变得有些忧伤,游弋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该做什么,只好待在原地没动。

    游弋,你不知道,我有多羡慕蔺溪啊,他不仅被你创造出来了,你在他身上花费了无数的时间和心血,而我呢?我和我的世界,因为他,只能让你扔在柜子里锁起来,你没打算再碰对吧?所以我来找你了。

    计允笑了笑,往前行了一步,游弋下意识往后退。

    作者有话要说:  隔壁的《最佳配对》完结三天了,之前养肥的可以去看啦,CD了几天,艰难复健中。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momen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momen 2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64章

    知道吗?我曾经很认真地想过,如果没有蔺溪,怎样做才能让你喜欢我,我有很多种方法,可是出场顺序就是件毫无道理可讲的事情。

    计允闭了闭眼睛,游弋有些不舒服,他很难把计允和蔺溪当成同一战线的同类看待,但要说他可以在计允身上投入跟蔺溪一样的心思,那也是没边的假话。

    游弋对计允,有一种跟其他人都不一样的态度,现在来说,他自己都没弄清楚那究竟是什么样的态度。

    我完全不知道你对我的执念,还有对蔺溪的恨意,究竟是从何而来。

    游弋苦笑,计允也看着他笑了:我还以为你不在乎。

    在乎谈不上,但我对你,也不全是抗拒

    游弋的话还没说完,瞥见寒光一闪,眼睛蓦地睁大,计允同一时间察觉,利落躲开,剑走偏锋,在他脸颊一侧留下明显的血痕。

    血液从细小狭长的伤口渗了出来,顺着脸侧流淌而下。

    游弋心里一紧,光是看着就很疼,如果刚才没躲开,蔺溪的剑,此刻就会刺中计允的心脏。

    蔺溪挡在游弋身前,由内而外散发出不可言说的戾气,看来心情很差。

    计允则显得十分淡然,抬手轻轻抹过脸上的伤口,颇为意外地看着蔺溪:你真的想杀我?

    蔺溪眼睛一眯:你找死。

    计允偏头看他:真是可惜,我一直以为我们有共同的目标,我固然恨你,某些时刻,倒真切地认为或许我们可以成为朋友。

    不可能。

    蔺溪无情抬剑相向,游弋察觉到了蔺溪无端的怒气,不,不是无端而来的,他覆在蔺溪手背上,让他将剑放下。

    可惜人家根本不理会他,蔺溪在生气,游弋有种莫名的紧张。

    关于他和计允的对话,蔺溪听到了多少?

    计允突然笑了,游弋瞪着他,怒声道:你笑什么?

    你们两个,谁也不信谁,我还什么都没做呢,已经这样了,不好笑吗?

    游弋眉头微蹙:那些人不是你杀的?

    若我说不是,你信吗?

    计允说话时看着的是蔺溪,但游弋就是没来由地觉得那问题问的是他。

    游弋还看到了蔺溪微微僵硬的身体,计允知道,计允知道他们之间发生的一切。

    这个问题就是证明,蔺溪明明问过他差不多的问题。

    但游弋毫不犹豫交给蔺溪的答案,却没办法原封不动再交给计允。

    他不信。

    计允自嘲地笑了笑,抬头看向蔺溪,缓慢开口道:蔺溪,我得不到的,没理由让你得到,我不是那么大度的人。

    游弋眼神闪了闪:我不想与你为敌。

    他只想知道系统的下落,问清楚现在这究竟是什么情况,西坞宗的秘境,陶歌的出现和死亡,还有一会儿是凤凰一会儿是麻雀的家伙,这到底是怎么了,到底发生了什么,要怎么解决。

    我也不想。他牵动了唇角:但当自己成为选择中的一项以后,总希望自己是能被选中的那一个,可惜,你的选择从来就不是我。

    计允的眼神看起来很真挚,那份真挚让蔺溪心生怒气,再也不想忍耐,提剑冲了过去。

    二人眼前的身影骤然消失,就像从来没有存在过。

    游弋抿唇走上前去,仔细查看计允消失的地方。

    蔺溪第一反应追了出去,但什么都没看到,只好再跑回来。

    游弋正在倒茶,似乎已经将之前发生不久的事情抛在脑后。

    蔺溪一早就收了剑,迟疑了一下,见游弋看过来,才抬脚走进房内。

    发现游弋倒了两杯茶,明显其中一杯是给他的。

    蔺溪坐下,拿起茶杯,沉默地看着游弋。

    你听到了多少?游弋故作镇定,出声询问。

    蔺溪眼里的闪烁,并没有躲过他的眼睛。

    多少?游弋有些按捺不住,如果让蔺溪参透这个世界的秘密,他会怎么样?会不会被困在这个世界里?或者更惨,哪个世界都容不下他

    蔺溪静静地看着他,不答反问:对他,师兄你不完全是抗拒,那还有什么?

    游弋:

    蔺溪的问题很有针对性,挺尖锐的,但游弋突然放松了一些,如果蔺溪最在乎的仍旧是他如何看待计允,那么是否证明蔺溪其实没听到多少关键部分。

    我以前认识他。游弋避开蔺溪探究的眼神,多的我不想说,但他应该不是个彻头彻尾的坏人,我原本是想好好跟他聊一聊。

    不必了。蔺溪将杯中清茶一饮而尽,站了起来,若是他以后再来烦扰师兄,我会直接杀了他。

    游弋感觉自己把事情搞糟了,下意识反驳他:不必,现在还有很多事情没弄清楚,留着他有用。

    蔺溪沉默地看着游弋,游弋心里打起了鼓,蔺溪的这种眼神,他可太明白是什么意思了。

    生气,愤怒,能发泄出来的反而没那么可怕,可怕的是,那些沉浸在迷雾之下的,游弋探究不到的情绪。

    我累了,你也回房休息吧。游弋咽了咽口水,感觉自己面对蔺溪,如此紧张小心翼翼,非常丢人。

    可蔺溪没动,他这段日子都很好说话,脾气也变回到了很久之前,让游弋产生了一种好说话的错觉,但现在蔺溪听了他的话,一动不动。

    蔺小溪?游弋拉下脸看着他。

    蔺溪突然弯唇一笑:我陪着师兄休息,就像之前一样。

    蓦地,游弋头皮发麻,不必了,我想一个人

    我哪里也不去。蔺溪出声打断他要说的话,我想陪着师兄。

    游弋:

    于是之后的场面变成了,游弋硬着头皮躺下休息,蔺溪在床头打坐,誓死也不离开他的样子。

    游弋当然睡不着,他把计允说过的话捋了捋,还是有太多蹊跷的部分,毕竟计允并不是说的每一句话都能相信。

    按照计允的说法,这个混乱的综合世界的呈现,也是源自于第二次将他拉进这个世界的能力。

    第一次是读者的怨念,第二次是蔺溪的执念。

    蔺溪的能力那么强大吗?

    把他拽了进来,把计允拽了进来,还有陶歌,那个奇怪的秘境,或许那只奇怪的麻雀,一切乱七八糟脱离设定的事情和人甚至动物,都跟蔺溪有关。

    如果这个说法是真实的,站得住脚,那么,计允说他就是天道,又是什么意思呢?

    你曾经后悔过把他创造出来吗?

    游弋扪心自问,后悔过吗?

    后悔过。

    第一次,自认为被无辜牵涉进了这个世界的时候,后悔过的,虽然现在想不起来了,但一定是存在过后悔的情绪,就留在这个世界里。

    第二次,得知蔺溪对他异样的情愫,还有蔺溪有时候会呈现出的可怖样子

    他没有正视过自己的内心,但后悔,一定存在过。

    游弋心里很乱,所以蔺溪被无南宗推到了如今这个地步,掌门说是因为天道,其实是因为他?

    不,计允的话不能尽信,计允的目的就是让他们从内部瓦解。

    而且初见成效。

    游弋把眼睛睁开一条缝,看了一眼安静打坐的蔺溪。

    蔺溪陡然看过来,吓了他一大跳,被抓了个现行,游弋索性不装了,睁开眼睛。

    师兄睡不着?如果想聊天,我可以和师兄聊,说什么都可以。

    游弋:

    不想聊,他什么都不想聊。

    他只想跟系统聊天,想找回系统。

    第65章

    蔺溪一双眼睛沉静如水,甚至看起来温润善良,但游弋知道那都是假象,他能看到蔺溪隐藏在沉静之下的真实情绪。

    你没有必要因为计允跟我闹别扭,他只不过

    他每次逃脱的方法,用的都跟师兄你用的一样呢。蔺溪又一次打断游弋的话。

    游弋愣了一下,他还没有注意到,难得蔺溪对计允有如此大的偏见,却还能注意到这个。

    师兄还是游一的时候,曾谎称那是师兄教授的保命招数,现在,计允也会,我难免不会心中产生疑虑。

    蔺溪一字一句说得情真意切,游弋咽了咽口水,索性翻身起来。

    他没有第一时间回答蔺溪的问题,反而是回想计允每次逃脱的时候的情景。

    好像真的是

    他曾带着蔺溪脱困,对蔺溪说那是保命的招数,他自知是假话,明明是系统帮了忙,所以计允呢?又是怎么回事?

    太乱了,太乱了。

    蔺溪看到游弋沉思的样子,知道他不会回答自己的问题,面上似乎也没有落寞,全是习惯之后的坦然。

    师兄有太多秘密,我一早就知道,先前觉得,若是师兄能一直陪伴在我身边,有秘密倒也没有什么,可如今又牵涉到了计允师兄,我知道自己总爱多想,惹你厌恶,但我真的没办法。

    游弋看着他难过:你这说的是什么话。

    蔺溪悠悠开口:师兄曾说,你有心仪之人,莫不就是

    怎

    游弋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下意识就想说怎么可能,奈何被敲门声打断,蔺溪没动,他下意识扭头看向门口。

    进。

    游弋坐直了身子,希望自己看起来正经一些,随后他又被自己的这种想法吓了一跳。

    是凌桓,揉着眼睛朝他走过来,走近了才发现这屋里有两个人,愣了愣,来回地看,看得游弋老脸一红。

    你又是怎么了?睡不着吗?

    凌桓一脸无辜:师兄,天都亮了,我来问你想吃什么东西,我好去准备。

    把少年的一腔热情打击了,游弋有一丢丢的愧疚感,看向窗户的位置,果然天亮了,他们竟然折腾了一晚上。

    你有心了,我跟你蔺溪师兄无甚好恶,你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准备吧。

    其实他们不吃东西也可以,但凌桓每天都要来这么一出,百折不挠,游弋也不想提醒他他们已经辟谷的事实,难得小孩子一片心意。

    凌桓没有立刻动身,他看了看蔺溪,似乎不明白为什么两个师兄同处一室,而现在回想起来,他刚进来的时候,这屋子里的气氛不对。

    要说哪里不对,以他现在的阅历是说不准的。

    蔺溪知道他在疑惑什么,抬头微微瞥了一眼,凌桓立刻福至心灵,退了出去。

    等凌桓走远,游弋无奈道:你也不用总吓唬他,这小孩儿没什么坏心眼,想对人好,就是真的对人好,没那么多花花肠子。

    蔺溪抬眼看他:我想对师兄好,也是真的想对师兄好。

    游弋被噎了一下,他立刻明白了自己说错的不是前半句话,而是后半句话。

    恋耽美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卡糖(35)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