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卡糖(38)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 作者:卡糖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 作者:卡糖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卡糖(38)

    游弋眼睛瞥向他怀里的小动物,之前没注意,现在着重观察了一下,垂头丧气的,眼皮耷拉着,好像确实是不舒服的样子。

    抬步走过去,游弋将手覆在小麻雀头顶,感受着还带着温热的潮湿羽毛,一点儿妖气都察觉不到,自然也不知道它现在是不是不舒服。

    这家伙是个异类,说是妖怪,变成麻雀跟着他们之后,没有一点点妖气,说是普通麻雀,它又能变成凤凰虽然在他看来这一直都是一只微不足道的小麻雀。

    游弋纵容凌桓带着它,也是因为不知道它的底细,打算慢慢观察,何况它能帮凌桓掩盖住原来的体质,看起来也没打算吃了凌桓,姑且能说是没那么危险吧。

    蔺溪不满师兄对一直麻雀关切度那么重,也走过来查看情况。

    游弋没有察觉到他的不满,满心的疑虑,目光投向蔺溪,蔺溪会意,抬手同样感受了一些。

    生命气息变弱了,其余看不出异常。

    凌桓这段时间俨然把小麻雀当成了最好的朋友,现在紧张得不得了:它不会出什么事吧?!

    游弋想不通的事情多了,这只麻雀也是他要解决的疑惑之一,现在这个疑惑莫名出现了异常不对,肯定是有缘由的。

    你们都去了哪里?详细说来听听,说不定能找得到原因。

    凌桓乖乖地把自己这一路出去的路线详细说了一遍,包括碰到了什么人,遇到了什么事,见到谁抢谁的东西,谁大概想打他的主意,但碍于他没在身边的两位师兄只好作罢,全都说了。

    游弋跟蔺溪简单对视一眼,双方态度都很明确,凌桓所说的一切,都好像没有值得他们特别关注的地方。

    会不会是你漏掉了什么?游弋劝他:再想想?

    我真的全都说了。凌桓苦思冥想,未果。

    游弋把可怜兮兮的小麻雀接过来,传过去了一些自己的真气,怀疑这样的做法究竟可行不可行,小麻雀却肉眼可见地好了一些。

    凌桓看起来终于放心了,重新接过去,好生照看着。

    游弋一抬头,发现蔺溪在看自己。

    说实话,他已经完全习惯蔺溪对他这种专注且热切的目光了,但是联想到他们现在是道侣的关系,就会不好意思,下意识想移开目光。

    但是蔺溪的眼神是可以不看就当做不存在的吗?

    不存在的。

    游弋上赶着认错:下次我一定让你上,不这么随心所欲了。

    蔺溪的目光柔和了一些,游弋心说我还不知道你在生气什么么,连只麻雀的醋都吃。

    不过输真气救一只麻雀这种事,他怀疑就算让蔺溪上,蔺溪也不会愿意的。

    游弋走到门口,观察外面的环境,雨太大了,天地连成一片,什么都看不清楚。

    察觉到有人靠近,自然是蔺溪,简单忽略掉凌桓和那只麻雀的存在之后,蔺溪在意的还是师兄答应跟他成为道侣这件事。

    蔺溪心里没底,患得患失,游弋是知道的,但他不想继续那个话题。

    你觉得这里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蔺溪似乎没想到他会问这个问题,疑惑地嗯了一声,顺着他的目光,同样看向外面瓢泼的大雨。

    沉默了一会儿,蔺溪开口:这雨,不对。

    游弋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这雨看起来跟依萍回家要钱那天一样大,有什么不对?

    何况下雨怎么会不对,难道这雨水中有毒吗?

    什么意思啊?游弋不耻下问道。

    蔺溪眼神瞬间从之前的凝重变得柔软:具体的,我暂时说不上来,但总感觉,这个秘境跟西坞宗那个,有些关联。

    游弋:他压下心里的吐槽,点头:我也觉得。

    雨太大了,根本什么东西都看不清。

    可游弋知道,有人在雨中奔跑,想要找地方避雨。他们待的地方算起来不是个避雨的好去处,但好歹有片瓦遮头,其他人就没有这种运气了。

    而且这次跟上次的情况不同,这次所有同行的修者都知道他和蔺溪是何人,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所以不会轻易叨扰。

    大家都知道这是两朵长得好看的食人花,刚进秘境情况尚不明朗,远观都要小心些。

    诶?上次?

    游弋突然猛地看向蔺溪,对,是雨,这雨确实不对。

    蔺溪皱眉思索了片刻,懂了:上次也是一样。

    游弋点头,是了,上次也是这么一场大雨,在他们刚进秘境之后没多久就下起来了。

    也是弄得很多人猝不及防,手足无措,在雨中奔跑找地方避雨。

    他们两个和计允,遇到了几个不速之客,带着陶歌来借地方。

    想到陶歌,游弋心情顿时变得有些低落。

    蔺溪不用看都能在刹那间感受到他的情绪变化,师兄,怎么了?言语间满是关心。

    游弋张了张嘴,想问他问题,又怕得到自己不想得到的答案,可是不问,放在心里总是个疙瘩。

    蔺溪显得尤其大度:师兄,以你我二人现在的关系,有什么话都可以摊开了说。

    游弋做了做心理建设:你还记得陶歌吗?

    蔺溪眸光闪了一下,稍纵即逝:记得。

    游弋抿唇思索片刻,看向蔺溪:我不希望你觉得我怀疑你,但我想知道实情,所以是你杀了他吗?

    蔺溪蹙眉:他死了?

    游弋捕捉到了蔺溪眼中的疑惑,看起来不像是假的,不是你做的?

    或许不该,但他着实松了口气。

    蔺溪很平静地摇头:师兄认为是我杀了他?为何从来没有跟我提起过?

    游弋心情轻松了许多:相比较你,我更怀疑计允,和其他跟我们没有瓜葛,只是贪图钱财和抢夺惯了别人东西的修者们。

    他轻轻舒了口气,那时我心里有其他的事,不知道怎么跟你说,就干脆没有说。

    蔺溪眨了两下眼睛:师兄担心我,会因为你怀疑我而生气?

    我更怕你钻牛角尖,闹脾气。游弋笑了。

    蔺溪也跟着笑起来:师兄这时候问我是对的,这时候,无论师兄怀疑我什么,骂我什么,我都不会生气的。

    游弋愣了一下,又听到蔺溪说:有人说我身在福中不知福,如今,我才真的算是身在福中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倒霉界代表 8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希望大家收一下专栏预收《谁在恐怖游戏里亲了我》,坑填完了开,蟹蟹。

    第70章

    确定自己心意之后的游弋,心情总是有些复杂。

    当然,他亲口答应的事情不会后悔,可每每想到往后跟蔺溪的关系与以前不同了,就会心跳加速。

    诚然,他在答应蔺溪的时候,显然没想过之后系统回来,他要怎么跟系统交待。

    游弋回身,看到凌桓一脸愁容,给他支了个招。

    你把掌门之前给你的灵石拿出来,带在身上,把它交给蔺溪,之前它在蔺溪的储物戒里活得好好的,喂些灵药,还是放回蔺溪的储物戒里吧。

    凌桓忧心忡忡的:有用吗?

    游弋想说死马当活马医呗,但看到凌桓的表情,有些于心不忍。

    应该有用。

    凌桓极其不舍地把小麻雀交给蔺溪,蔺溪二话不说扔进了自己的储物戒里,凌桓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最终却什么都没有说。

    游弋也不全是糊弄凌桓,按照计允的说法,这只时而会变成凤凰的麻雀也是个变数,还有西坞宗的秘境,以及这个秘境。

    所有的变化若是都跟蔺溪相关,那么待在蔺溪身边或许是最好的避开危险的方法。

    凌桓看不到储物戒里麻雀的状况,有些着急,但见到游弋师兄那么笃定,也将信将疑了。

    蔺溪看了凌桓两秒,明显在打量他对小麻雀的不舍。

    要不,我把你也收进储物戒里去?那就可以陪着它了。

    凌桓一怔,不知为何身躯一震,游弋瞪了蔺溪一眼:成何体统,他不是小物件,又不是妖怪,他可是你师弟!

    蔺溪微笑着看着游弋,轻声解释道:师兄错怪我了,我没那个意思,他身上的灵石效果愈加黯淡,这地方满是未知,我们现在自顾不暇,他待在储物戒里,或许更安全呢。

    游弋皱眉看着他,心说你可别想驴我。

    凌桓却心动了,热切地看着蔺溪:师兄是说真的?

    他骗你的。游弋出口打破凌桓的幻想:知道将修者撞进储物戒里,需要多高的修为吗?你蔺溪师兄再厉害也就是个金丹期,我都做不到,他

    我可以。蔺溪似乎非常乐于帮凌桓这个忙。

    游弋蹙眉:你骗人的吧?

    蔺溪似乎有些委屈,看着游弋道:师兄若是不信,让我演示一下不就好了?

    他转向凌桓,展现了从未有过的温柔:不过我不大熟练,若是你不舒服,得在储物戒里缓一缓。

    没问题!凌桓握拳挥了挥,显得热血非常,大概是头一次见蔺溪对他这么温柔,多了些没过脑子的冲动。

    游弋忍不住抬手扶额,这个小傻子,蔺溪对他好,只是想把他引到陷阱里去罢了,他还当真了。

    蔺溪重新打开储物戒,游弋阻止他的下一步动作,看着凌桓,郑重其事道:我知道那只麻雀你是把它当成朋友了,但是凡事还是要想清楚。

    通俗点儿说,就是凡事还是要过过脑子。

    凌桓看了游弋两秒:游弋师兄,没事的,蔺溪师兄说他做得到,我就信他做得到,若是真的危险,我相信他不会害我的,等出了这个秘境,你们记得把我们放出来就好了。

    游弋看了一眼蔺溪,后者看不出什么情绪,发现他看过来,对他笑了一下,游弋无语,心说你信他对你的感情,我可不信。

    凌桓挠了挠头,何况我觉得蔺溪师兄说的有道理,这秘境是个什么情况我们谁也搞不清楚,小麻雀又生病了,我的体质可能会给你们惹些不必要的麻烦,我还是跟它待在一起比较安全。

    游弋不打算再劝了,或许蔺溪确实有私心,但他的借口没毛病。

    那你注意安全,所有灵药你都可以用,我批准了。

    蔺溪唇角弯了弯,凌桓看着游弋重重点头。

    凌桓走到蔺溪跟前,深吸一口气:蔺溪师兄,可以

    话还没说完,人就不见了,蔺溪抚了一下袖子。

    见证了全程的游弋睁大了眼睛,他他他他他他就这样直接把凌桓扔进了储物戒里!对凌桓的温和程度还不如之前的麻雀!

    他可是你师弟!是个人!你还真是不怕把他折腾死!

    蔺溪利落地把储物戒关上,回身看着游弋,一副身心舒畅的样子,激怒了游弋。

    他没事的,我有分寸。

    你骗鬼吧!我又不是没看到。

    蔺溪朝着游弋靠近,游弋下意识一步步后退:你你这是干什么?难不成也想把我关进你的储物戒里吗?

    怎么会?蔺溪眨了眨眼睛,那里面环境太差,师兄不该待在那种地方,师兄只应该待在我身边。

    游弋又好气又好笑:你身边?你身边是什么风水宝地吗?

    他叹了口气:蔺小溪,凌桓好歹是你同门原同门师弟,相处了这么久,你还认不清他吗?就是个单纯的小傻子,尤其容易上当受骗,你对他好一点儿,不用太多,一点儿就行。

    蔺溪走近了,轻轻揽住游弋的腰,认真地点头:我自认为已经对他不错了,否则,这种情况下,我应该把他扔进外面的人堆里,外面的狼,会把他啃得骨头都不剩。

    话是那么说,但他

    他很碍事。蔺溪悠悠开口打断游弋想说出口的话。

    游弋能感觉到蔺溪掌心滚烫,紧紧贴在他后腰上。

    他很紧张,猛然意识到,这会儿他们无论做什么,凌桓和那只小麻雀都不会察觉。

    游弋不动声色咽了咽口水,掩盖自己的紧张,却不知道这个小动作会让他看起来更紧张。

    蔺溪看了他半晌,却只是抱着,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游弋被他看得心慌,却见蔺溪突然笑了,你笑什么?

    蔺溪弯唇带着笑意看着他:师兄大概不知道,无论你是紧张的样子,还是不惧一切的样子,都很迷人。

    游弋还没想好说什么,突然感觉到蔺溪收紧了胳膊,他们的嘴唇碰上了。

    片刻后,蔺溪埋头在游弋颈侧深深吸气:以后,无论是小心翼翼,还是害怕,或者不惧一切,无论是哪个师兄,终于都属于我了。

    这是宣誓主权的话,但游弋就是从那其中听出了些可怜兮兮。

    游弋轻轻回抱住蔺溪:嗯,都是你的,谁也抢不走。

    这样说着,游弋就想到了系统,如果这个时候系统回来,大概会想要打爆他的头。

    没把主角成功拉回正途就算了,还跟主角手拉手,准备共沉沦了。

    蔺溪松开了他一些,目光认真道:师兄可知,道侣是要双修的?对修为精进很有帮助,现在总算没有碍事的人了,不如我们立刻就来试试?

    游弋:

    不夸张地说,游弋的脸歘地就红了,他不可避免地立刻联想到了一些少儿不宜的画面,大义凛然,十动然拒:不可。

    蔺溪却不放开他:为何?我们既然已经

    我知道你的意思。游弋的手指抵在蔺溪的嘴唇上,堪堪挡住了他不自知的咄咄逼人的气势,深吸一口气。

    恋耽美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卡糖(38)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