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卡糖(40)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 作者:卡糖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 作者:卡糖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卡糖(40)

    我能找到秘境的另一个出口,上一次我和计允明明都在那出口旁边,计允却看不到,我才想起来,其实之前关灼他们总想将我困在秘境中,任由我自生自灭,所以造就了这个本事,我能找到别人找不到的出口,我能看到,其他人却看不到。

    游弋咂舌,这是bug吗?不对,如果是设定bug,蔺溪被那些老家伙折腾的时候,他还待在现实世界里,那么他一进来,系统会告诉他的。

    所以游弋更倾向于系统不知道这个bug,所以这可不可以算作是蔺溪自己发现的金手指呢?

    他们好几次故技重施,却不知道,我为什么每次都能毫发无损地出去,后来,他们让人幻化成师兄你的样子,我明知是假的,却还是会被影响,尤其每一日,他们都会提醒我,师兄已经死去的事实,我

    蔺溪不用说完,游弋都知道的。

    之前蔺溪因为他,被那些家伙影响,精神方面出现了某种问题,很多东西记得颠三倒四,恍然过后又会忘了之前发生的事情,所以,他们在悲池的时候,蔺溪确实不知道该怎么逃出去,是带着他强行闯出去的。

    上次因为计允,我才确认了,秘境中的另一个出口,除了我,谁也看不到。

    游弋微微点头,所以我们此次不用跟那些人一起出去,若是提前发现了什么,你能直接找到出口带我们出去?

    蔺溪颔首,游弋松了口气:那我们现在就去看看,陶歌所说的山洞的奇怪之处吧,凌桓放不下他的朋友,这地方,我确实不喜欢,能早些出去也好。

    好。蔺溪同样没有异议。

    第73章

    可是山洞里什么都没有,他们扑了个空。

    山洞里还可以看出陶歌之前生火的痕迹,却连个妖怪影子都没看到。

    陶歌详细地描述过他看到的,所谓莹莹光亮,就在洞穴深处。

    据陶歌所说,他跟那不远不近的光亮相处了一整个晚上,还以为自己命不久矣,没想到命还不错,等来了天晴,逃出了妖魔的洞穴。

    可是游弋和蔺溪什么都没有发现,洞穴里除了陶歌短暂停留过的痕迹,甚至称得上十分干净。

    要算起来,这倒是个诡异的细节点。

    游弋和蔺溪在那洞穴里待了许久,一无所获,蔺溪在等游弋的打算,也不着急。

    我想等到晚上看看,毕竟陶歌那个人留在这里的那一晚,环境恶劣,又是个夜晚,他看到的光亮,或许跟夜晚有关,只是不知道是否跟下大雨也有关。

    没关系,等到晚上就知道了。

    蔺溪坐在角落打坐,游弋在洞口踱步,走了几个来回,看到如此静心的蔺溪,恍惚回到了蔺溪年纪还没这么大,潜心钻研修炼的那些年。

    其实对蔺溪来说,游弋知道自己一直都算不上是一个好的前辈。

    他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就钻进了这个被系统提前为他设定好一切的壳子里,辈分摆在那里,修为是现成的。

    但蔺溪不一样,这么多年来,他眼睁睁看着蔺溪日复一日地钻研付出,才有了如今金丹期的成就。

    世人都道,蔺溪虽心性不符名门正派,但天赋是真的,可叹可惜。

    可他们不知道,蔺溪走到今天,他所谓的天赋其实没有帮他太多,反而招来妒忌,多生事端。

    游弋跟蔺溪相比,这么多年,总是端着师兄的架子,却是无南宗上下,最游手好闲的那一个。

    师兄若是再这样看着我,我们怕不用等那妖魔出来,我就要成魔了。

    游弋一怔,他知道蔺溪其实一直都很在意别人说这种话,如今,他自己却能用开玩笑的口吻,将疮疤揭开来,他一时不知道该回应什么。

    师兄吓到了?蔺溪睁开眼睛灿然一笑:师兄别怕,只要你看着我,我是不会成魔的。

    游弋故作镇定在他身侧坐下:我真有那么大的影响力?

    那是自然。蔺溪如今像是完全打开了心结似的,整个人看起来柔和善良,轮廓边缘不复之前锐利了。

    只要师兄看着我,那些抢了东西的人我不会浪费时间去杀,也不会再残害无辜,师兄想要我走正途,那我即便身处阿鼻地狱,也会洗干净一身的鲜血,爬回正途,好好走下去。

    话别说得这么血淋淋的,怪不吉利的。

    游弋无奈叹了口气:我是在惭愧,其实这么多年来,说是把你带在身边悉心教导,却没真的教你什么,反而给你制造出来了一个心魔,你是个好苗子,若是当日我没有将你带在身边,而是交给更德高望重的长老,或许在你如今的年纪,已经取得了巨大的成就。

    蔺溪皱眉,怎么会?我觉得现在就是最好的结果,能遇着师兄,跟着师兄,我很高兴。

    高兴和成就是两码事。

    游弋轻轻拍了一下蔺溪不求上进的脑袋,轻声教训道:男子汉大丈夫,终究不该因婆婆妈妈黏腻的感情放弃鸿途伟业,你有天赋,又比其他人勤奋,我最能看得清楚,这么多年来,你修炼也是受了不少苦的,都忍了下来,甚至有些苦都不让我知道,有这么坚定的心性,想做什么事都能做成的。

    我最想做的,已经做成了。蔺溪不思进取说完,游弋有些痛心疾首。

    其实还有另外一件事蔺溪神秘兮兮说完,游弋下意识张嘴问道:什么?

    没等蔺溪回答,他先被扑倒在地,游弋猛地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真是个猪脑子!叫你接话!叫你接话!

    游弋讨好似地对蔺溪笑笑:现在还不是时候

    何况你之前可是一副清心寡欲正直修炼的样子!

    怎么会一瞬间就变成了色中饿狼,会直接把身边的人扑倒在地啊!

    这也太无缝转换了吧!能不能给对手一点儿心理准备啊!

    游弋在心中哀嚎,同为男人,何况还是苦了那么多年的男人,他确实不该对蔺溪的自制力有太大的信心。

    师兄莫怕,师兄不同意,我是不会硬来的但实话说,虽然师兄答应了我,对我的态度与之前却并没有多大区别,我心里发慌得很,若是师兄能好好安抚我一下,我就彻底放心了。

    你游弋看着近在咫尺蔺溪的脸,被他眼底的温度烫到了:安抚?你是什么意思?

    蔺溪垂眸半晌,没说话,游弋的心脏快要跳出胸腔了。

    他感觉到蔺溪亲了他一下,依旧没说话,不知道什么时候,拉住了他的手。

    游弋十分顺从,被蔺溪牵着手往下移动

    游弋气鼓鼓地坐在一边,蔺溪眼角微红,面上却是一副餍足之色,好脾气地凑过来。

    师兄在生我的气吗?

    不敢。游弋梗着脖子说完,才发现自己嘴里蹦出去的这两个字,配上他的眼神和语气,实在是没有诚意。

    师兄莫气了,我不是也希望师兄高兴的嘛,可是师兄你不让我碰啊。

    游弋张了张嘴,想骂脏话,又生生吞了回去。

    算了!去球!其实这种程度,蔺溪已经很给他面子了。

    既然答应了更过分的事,今天这一出,根本就不算什么。

    可是还是好气啊!打不过,逃不掉,任人宰割的自己,游弋觉得实在是太没用了。

    蔺溪一口一个师兄叫着,根本就没有尊师重道的意识!

    哼!

    游弋想着,又瞪了蔺溪一眼,蔺溪却对他展了笑颜。

    该死,笑得真特么好看。游弋一见他笑,肚子里的怒气就消散了大半。

    正想着该怎么给蔺溪扔一个台阶下去的时候,却陡然发现自己被人抱住了。

    一惊,下意识就想挣脱出去,蔺溪却不放手。

    游弋颓了,之前那场战役的硝烟还没散呢,他是怎么来的下意识?如此信心满满,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刚才赢了呢。

    我爱死师兄这种闹别扭的样子了。游弋抬起下巴看他:你是不是又犯病了?

    没有。蔺溪脾气很好,虽然说师兄什么样子我都喜欢,但自从你回来,我看到的,总是你为我难过,或者对我生气,愤怒的样子。

    蔺溪深呼吸了一下,师兄如今这个样子我最喜欢,再也不想看到师兄对我生气,或者为我难过的样子了,每一次,我的心都疼得喘不过气来。

    游弋僵了僵,试图缓和气氛:是你心思太敏感了,要将注意力,偶尔放在别处。

    我试过了。蔺溪开口,亲吻了一下他的额头:试了很多次,去喜欢别人,或者喜欢别的事别的东西,都不行,只要师兄在我身边,师兄就会吸引我的所有注意力,而若是师兄不在身边,我所有的心思都会放在师兄在哪里,在做什么,会不会喜欢别人,这些事情上。

    游弋咽了咽口水,无奈道:你还挺倒霉的,在最好的年纪里,却没有遇到最好的最值得托付终身的人。

    师兄对我来说就是那个人。蔺溪看着他:只有师兄才是那个值得我托付一切的人。

    蔺溪笑了笑:我知道的。

    第74章

    你个小屁孩,知道个屁哦。

    游弋腹诽,却不得不承认,他被感动了。

    或许正抱着他不肯撒手的蔺溪不是小屁孩,他,一直逃避蔺溪对他的感情,不敢直接面对蔺溪,左右踟蹰,又忍不住对蔺溪嘘寒问暖的他,才是个屁都不知道的小屁孩。

    毕竟,蔺溪一开始就选择了他,而游弋没有能在第一时间选择蔺溪,害他受了那么多的苦,走了那么多的弯路。

    我

    游弋刚想对蔺溪剖析一下自己的心路历程,却被蔺溪放开了,蔺溪的一根手指还竖在他唇边,做了个嘘的动作。

    与此同时,游弋听到了有人靠近的动静,是人,不是妖怪,是走路的,不是飞来的。

    两人迅速敛了周身灵气,制造出这地方没有其他人的假象。

    游弋被蔺溪带着,躲在一个角落里,他们躲得快,外面的人并没有发现他们。

    等那两人一靠近,游弋忍不住在心里小小感叹了一下,果然,不是冤家不聚头。

    这不是乌彭和关灼么。

    他们的老朋友,总想致他们于死地的老朋友。

    对比关灼,乌彭一脸冷漠,你说的是真的?

    自然是真的,你我老友多年,我何时欺骗过你。

    乌彭抬了抬眼皮,懒得跟他计较似的,可是这秘境里,你我几乎都找遍了,并没有你说的那东西。

    他们在找东西?

    游弋有些小激动,乌彭和关灼如今是地位也有了,修为也够了,他们还要在这奇奇怪怪的秘境里找东西?

    他们在找什么东西?

    那人说,确实是在这秘境之中,而且,他还说了,这地方能将蔺溪跟游弋那两个妖魔置之死地,你也是听到了的。

    游弋:

    他不动声色看了蔺溪一眼,实在是想不通,他们当年在无南宗,到底是怎么惹到这两个老家伙了,非要致他们于死地不可,蔺溪眼神淡然,对其他人对他的无端杀意,似乎并不在意。

    我是听到了。乌彭看起来冷静得多,但我根本不信,那人看起来就是个毛头小子,更何况,我听说,他之前跟蔺溪游弋混在一起称兄道弟,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后来不合了,又跑来告诉你致他们于死地的方法,你竟然也能信那种人说的鬼话。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关灼郑重其事道:当日掌门偶得天道点化,你我有幸参与,意外杀了游弋,如今虽然蔺溪尚在人间,但除掉他,怎么都应该算是件必须做到的事,否则后患无穷,我们这是为了全天下的修者考虑。

    乌彭没说话,关灼继续叨叨:何况游弋回来,毫发无伤,这正是说明了蔺溪是个妖魔的事实,否则他如何能将身死魂灭之人,重新拉回这人世间来?

    游弋忍不住泛起白眼来,心说你们真是头发长,见识短,都以为他回来是蔺溪的功劳,却忽略了他出现之时,蔺溪也很诧异的事实。

    厉害的不是蔺溪,而是系统,仔细算起来,厉害的也不是系统,而是他。

    毕竟这个世界的创始者是他。

    游弋在心里叹了口气,自己重回人间,倒是给了这些人非议蔺溪,坐实他是妖魔的揣测。

    他们说的那个出馊主意的人,听起来像是计允,这家伙究竟想做什么?

    那人言辞前后矛盾,我认为不可全信,若真如他所说,蔺溪有让人死而复生的能力,而那能力就藏在这个秘境之中,那么在我们开启秘境之时,蔺溪一定会想尽千方百计阻止,否则他的秘密会被别人发现,我想不出他没有阻止我们的理由。

    乌彭的脑袋倒是很清醒,游弋眯起了眼睛,这秘境里藏着死而复生的秘密?胡扯吧?

    或许是没来得及。关灼找了个根本站不住脚的借口。

    那他为何带着游弋前来涉险?你我都知道,对蔺溪那个魔头来说,游弋是他此生最重要的人,他甚至能豁出命去,也要把游弋护着,对付你我二人,想掩盖自己的秘密,没必要让游弋一同犯险。

    游弋听得牙酸,其他人说也就罢了,乌彭这个老古董亲自点评蔺溪对他的执迷不悟,总有一种诡异的现实感。

    蔺溪看起来倒一副挺开心的样子,眼睛都弯了起来,游弋无语。

    无论如何,你我没找到,其他人也没找到,还有时间,是真是假,都要探一探才知道。

    关灼很执着,甚至看起来有些疯魔了的样子,乌彭冷静得多:我知道你是想将你的孙子复活,但古往今来多少人想得到死而复生的秘诀,我却只见到了游弋一个成功的,蔺溪和游弋不是我们能对抗的人,走到这一步,你竟然一点儿回头的意思都没有。

    废话!你又没有失去亲人,当然不理解我!

    两人之间的温度骤降,连游弋都为他们两个觉得尴尬。

    关灼从鼻子哼了一声,总之,若是救不回我的勤儿,我一定要让蔺溪和游弋陪葬!就算能救回来,他们也要付出代价!

    恋耽美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卡糖(40)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