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卡糖(41)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 作者:卡糖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 作者:卡糖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卡糖(41)

    乌彭并不赞同:你与蔺溪斗了那么久,也并不是一直占上风,何况现在蔺溪多了个帮手,你未必有绝对的胜算,更何况你我都清楚,你孙子的死,未必就是蔺溪和游弋做的。

    我不管!关灼红了眼:就算不是他们,也是因为他们,他们害了那么多无辜的人,应该付出代价!那些死去的人,都要算到他们头上!

    乌彭气得甩了袖子,你这么大的年纪了,好不容易才走到今天,非要执迷不悟吗?

    蔺溪该死。关灼说起蔺溪的名字,咬牙切齿的,游弋把他带到了无南宗,难辞其咎,原本身死魂灭,会是他最好的结局,要怪,就只能怪他自己,上赶着回来,再死一次。

    游弋察觉到了蔺溪情绪的变化,握住了他的手,好歹压住了他的怒气,没让乌彭和关灼发现。

    蔺溪的底线其实很宽泛,很少有人能够真正地激怒他,但蔺溪的底线又很容易被人踩到,凡是跟游弋有关的一切,都在他的底线之内。

    关灼的语气,加上他的动作表情,说的话听起来就像是发自内心的诅咒,游弋自己听得都有点儿瘆得慌,可见蔺溪其实很难忍得住想杀了关灼的心。

    但是一定要忍住。

    毕竟游弋还有很多想知道的事情,从计允那里没能得到,希望能从这两个老家伙这里得到有用的信息。

    蔺溪不负众望,在这种情况下,也没冲出去。

    你回来得晚,我不怪你,我与掌门都看到了天道的旨意,那上面明明白白写着,蔺溪必须死,否则后患无穷。原本我还在迟疑,但经过了一次又一次的冲击,我现在完全信了,蔺溪必须死,他活着,其他人就会死,他在这世上多停留一天,都在偷别人的命。

    乌彭似乎犹豫了一会儿:这里什么都没有,我们去别处找找看吧。

    关灼点头,两人很快远去。

    蔺溪强心压下自己心里的杀意,过了许久,才发现了一些异常情况。

    那两个糟老头早就已经走远了,身边的师兄却一直没动。

    他是为了压下心里对那两个老头儿的杀意,那么师兄是为了什么?

    师兄?蔺溪哑着嗓子伸手摇了摇游弋的身体,游弋似乎神飞天外,被他这么一叨扰,才回过神来。

    啊?

    蔺溪发现,师兄的嗓子比他还要哑。

    作者有话要说:  又是周内日万的一天。

    大家晚安

    第75章

    师兄,你怎么了?蔺溪握住游弋的手,发现他手心全是冷汗,焦急起来:哪里不舒服吗?

    游弋依旧是之前那副呆滞的模样,持续了两秒,看着蔺溪,蹙起眉头来。

    蔺小溪,你刚才听到那两个老家伙说什么了吗?

    他好像牙关都在打颤,导致声音一直在发抖。

    蔺溪低眉:师兄不必介怀,他们那些话,也不是头一次说了,我早已不在乎了,别人如何看我对我,我都不在乎,如今师兄愿意陪在我身边,才是最重要的,除去这个,师兄如何看待我在我心里才是顶重要的事。

    游弋咬着苍白的唇瓣,没有一丝血色。

    那些话你都听过?他们他们对你说了很多次?

    游弋问完,只想扇自己几巴掌,这话问的何其多余。

    别说蔺溪本人,他都听了多少次了,蔺溪受过的苦,游弋一直以为自己至今为止起码了解了个十成,现在看来,他知道个屁!

    蔺溪乖巧点头,魔星降世,为祸人间,说我是妖魔,是灾星,说要除了我,又说我

    他迟疑片刻,才道:又说我害死了最亲密的师兄,后来又说是天道的旨意要让我死,其实我现在真的不在乎了,也从没想过要顺了他们的意,如今,我知道自己是这世上最快活的人,有师兄在,别人说什么我都不在乎。

    蔺溪笑了笑:真的,所以师兄没有必要为那些人的胡话生气,若是实在为那些事伤怀,就多看看我吧,对我好一些就好啦。

    游弋哑然失声,如果那些话,都是他心心念念的师兄说的呢?

    魔星降世,妖魔为祸人间,还有蔺溪活着是在偷取别人的生命,必须想尽办法除之而后快,这些种种他之前只觉得荒谬的说法,都是他说的

    不,准确来说,那都是他设定的。

    游弋在创造蔺溪这个世界的时候,付出了不少心力,光是各个人物小传就写了一个多月,足足有好几万字。

    在创作的时候,其中的大部分设定因为行文进度修改,都成了废稿。

    作废的东西,游弋从来没有回头去翻的习惯,担心影响现有的设定,所以他干脆根本不看,渐渐地,也就真的忘了,只记得写过的设定。

    从出现两个设定一样但模样不一样的陶歌的时候,游弋就该明白的,不仅仅是计允被糅杂进了蔺溪的世界,他之前的设定,哪怕是没有用到的,不知道为什么,也掺和进了这个世界里。

    明明都已经改过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天道让无南宗一定要除掉蔺溪,以及蔺溪的存活被误以为是窃取了别人的生命,这都是最初的设定版本,只是为了让主角的命运看起来更加命途多舛,但他都已经改过了啊。

    蔺溪见游弋久久不开口说话,反而一直都是沉思着什么的萧索模样,收起笑来。

    师兄,你别吓我,到底怎么了?

    游弋咽了口口水,垂眸,突然感觉有点儿腿软。

    下意识抱住了蔺溪,蔺溪自然而然将他搂进怀里,轻轻拍打后背安抚。

    无论师兄现在这种受到惊吓的样子是因为什么,蔺溪知道自己应该抱着他,否则他好像连站都站不稳。

    是我的错游弋咬唇,眼圈泛红,一直喃喃重复:都是因为我

    蔺溪不明白他在说什么,但心情也被他低落的情绪牵动着,有些难受。

    对不起对不起

    蔺溪眉毛拧了起来,他不知道游弋在跟谁说对不起,若是跟自己

    我从来不曾怪过师兄。蔺溪将游弋的脑袋按向自己胸口,轻轻呼吸,显得非常温柔。

    游弋知道他什么都不懂,他不知道自己悲惨的命运全都是源自于自己认为最重要的那个人。

    蔺溪是真的爱他,愿意为他放弃唾手可得的一切,游弋如今也深陷其中,可偏偏就是在这个时候,让他发现,蔺溪偏离正途,被众人针对,经受了那么多苦难,都是因为他。

    游弋经过了很久才冷静下来,蔺溪在洞穴铺了个干净的床铺,游弋躺在上面装睡。

    蔺溪紧紧贴在游弋身后,轻轻揽着他。

    游弋知道蔺溪不会单纯到不知道他是在装睡,游弋也清楚蔺溪大概对他情绪转变非常好奇,可是他现在没办法给出解释,游弋也可以很神经大条地认为这一切其实与自己没有多大关系,毕竟蔺溪的诞生,就跟一般人不一样。

    当这个世界出现裂痕,把他拉扯进来,就已经是异常状态了,那么再出现任何异常,也都在他的意料之外。

    可是可是

    游弋实在没有办法让自己置身事外,因为蔺溪如今对他来说,已经不是可有可无的虚拟人物,也不是无论如何都要靠他完成回家目标的书中主角,不是远远看着不能触摸的纸片人,而是他甘愿放弃了自己现在还不知道是什么的条件,无论那条件是什么,都愿意陪他走一段人生的心上人。

    所以游弋才会觉得那都是自己的错。

    他在心里深深叹了口气,闭上了眼睛。

    游弋强忍着翻来覆去的冲动,他知道蔺溪同样没有睡着,蔺溪在想什么呢?

    总归会是围绕着他的东西,蔺溪身为主角,按道理来说拥有着这一整个庞大的世界,他本该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可是自从游弋出现,蔺溪把对这整个世界的好奇心,都放在了他一个人身上。

    蔺溪一点儿也不在意这个世界如何,蔺溪只在乎他。

    在乎他有没有吃好睡好,在乎他冷不冷热不热,在乎他是否喜欢上了什么人,会不会抛弃自己。

    如果能到蔺溪的心里世界去瞧一瞧,游弋猜测那里大概满满地,都刻着他的名字。

    游弋猝不及防坐了起来,蔺溪紧随其后,为他披上外袍:师兄又不想睡了?

    回身望他,蔺溪的眼睛很亮,那眸光闪烁,游弋瞬间明白了,蔺溪心里焦急,却不敢问,游弋给他的安全感远远不够支撑他问出那些他所疑惑的问题。

    游弋放缓了呼吸,突然有些厌恶自己。

    蔺小溪。游弋轻声开口道:我没有喜欢的人,那是骗你的。

    蔺溪的眼睛转瞬间绽放出异样神采,游弋的心情也跟着好了一些。

    那是搪塞你的借口,显然不是很说得过去,我的谎言并不高明。游弋撇撇嘴:我不曾为什么人牵肠挂肚,也不曾中意谁弄得自己夜不成寐,我心之所念,自始至终,唯你一人,当然,这件事我也是最近才发现的。

    师兄为何突然告诉我这个?蔺溪的声音微颤,他心跳如雷,但师兄如此反常,让他更为不安。

    游弋环抱住他:为了不让你的内心留下任何遗憾。

    顿了顿,游弋继续开口:也为了让我直视自己的心。

    无论系统会怎么说他也好,怎么怨他也好,无论他做这个决定会面临什么样的惩罚,对他此刻来说都无所谓。

    游弋以前从来不信因果循环,现在却有点儿不得不信的意思了。

    他对蔺溪付出的心力,让蔺溪爱上了他,而他初初察觉整件事的端倪的时候,却也喜欢上了蔺溪,如今本来是最该浓情蜜意的时刻,却让他发现蔺溪先前的所有苦难,都来自于他。

    作为创作者,他不应该责怪自己,但作为蔺溪的道侣,他又没办法不责怪自己。

    第76章

    蔺溪还想说些什么,游弋眼睛一尖,手指轻轻抵住他的唇,目光盯着蔺溪身后。

    密音入耳:你看,那是什么?

    蔺溪不动声色回头,确实看到了莹莹光亮,忽明忽暗。

    去看看。

    游弋起身,蔺溪丝丝将他护在身后。

    见此情景,游弋心中一暖,他在不久之前,还因为得知了自家师弟觊觎自己而烦恼不已,现如今却因为蔺溪靠近他而默默欣喜,真是没出息。

    光亮看似近,实则远,每每觉得他们就要靠近了,那光亮的位置似乎又有了微小的移动。

    没有妖气,似乎没有妖怪

    游弋现在不大敢轻易下此结论,毕竟有小麻雀的前车之鉴,他们在西坞宗秘境中找到小麻雀之时,那明明是个妖怪,后来跟着凌桓混日子,就变成了一只人畜无害的小麻雀,再说这个世界现在变得如此混乱,很难说会不会有妖怪浑水摸鱼,而他们这些修道之人看不出来。

    来回几次,蔺溪有些迟疑,要不我独自一人前去看看,师兄你就在此地等我。

    等你干什么?买橘子回来吗?游弋白了他一眼。

    嗯?师兄想吃橘子?

    游弋:

    他应该料到了的,接梗的前提是要知道梗。

    游弋没好气地看着蔺溪,耐心解释:你我如今身份大不同往日,理应共同进退,你丢下我一个算怎么回事?

    蔺溪乐开了怀,抿唇微笑:师兄说得对,是我的错。

    游弋看他笑,心里也舒坦,但很快,又想到这小子的各种苦难遭遇,把心里好不容易升起的那些个欣欣然都压了下去。

    二人并肩向前,所幸无论再往前走多远,那光亮就在原地,没有再移动过。

    很快,游弋蔺溪就走到了光亮的旁边,看清楚了,眼前是好几个细密的附着在石壁上的小洞口,他们所看到的光亮就是从那些小洞口透出来的,然而里面过于明亮,从外面看,根本看不出来里面是什么。

    里面也不知道有多大游弋放缓了呼吸,看着蔺溪问道:你觉得,这是你所说的那种隐蔽的出口吗?

    被提问者微微摇头,不一样,绝对不是。

    那就奇了怪了,游弋摸着下巴沉思着。

    蔺溪做事一向肆意,让游弋靠后,抽出剑来,抬手就想将那些光亮劈开。

    游弋本想阻止,可略一思索,自己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便由着他去了。

    神奇的是,蔺溪连着劈了好几下,石壁没有任何变化,依旧纹丝不动。

    蔺溪蹙着眉头,游弋也察觉出了不对劲。

    不说这全天下的修者,光说进入秘境的这些,除了那几个元婴期的老家伙,蔺溪的修为算得上是数一数二了,若说起元婴期的那几个老家伙,蔺溪也未必就不可与他们一战。

    但如今挥剑,连个石壁都劈不开,这不是闹呢么。

    游弋一开始只是心生疑惑,但见蔺溪的神色愈来愈阴沉,他脑子里就突然出现了三个字母。

    bug。

    这实在是太像一个bug了。

    蔺溪是有主角光环的,否则游弋不认为在他不在的那些时日里,蔺溪被那么多人围攻折磨,还能毫发无损好吧,是现在毫发无损地活了下来。

    况且之前他的某一次行为也证明了蔺溪确实有主角光环,但现在是怎么回事?

    蔺溪明明一次比一次努力,却连个石壁都劈不开?

    游弋将手掌搭在蔺溪再一次抬起的手腕上,让我试试。

    蔺溪早就察觉到了不对,当然不想让他犯险:危险。

    我的修为不比你低,何况我是你师兄,让开,让我试试。

    蔺溪拗不过他,说是让开,也就是站到了旁边一点点,准备时刻帮游弋挡着或许可能会存在的不知名的飞来横祸。

    游弋屏息凝神,看着面前坚硬无比刀枪不入的石壁,将真气会于掌心,轻覆上去。

    骤然间,石壁轰然碎裂倒塌,像受到了某种不明缘由但十分严重的冲击。

    蔺溪眼疾手快,将还在呆愣中的游弋一把捞过来,紧紧护在怀里。

    恋耽美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卡糖(41)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