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卡糖(43)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 作者:卡糖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 作者:卡糖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卡糖(43)

    我会再想想看。游弋用了一招缓兵之计:当务之急,是要带着你从这里出去,找到蔺溪,再看看计允,到底想做些什么。

    系统也不再继续劝他,来日方长,虽然问题严重,但也没办法急在一时,毕竟感情的事,没办法那么快解决。

    游弋回身观察那些紧挨着的帐篷,询问系统:这里面都是些什么东西?

    刚才从帐篷里拿出来的几张纸还在地上,游弋一边问系统,一边捡了起来。

    系统并没有回答他,游弋不明所以,看着手上的几张纸。

    才看了几行,瞪大了眼睛。

    这些都是我的草稿?!

    系统点头:我看的时候就觉得很像。他指着其他帐篷:那里面也都是你写过的东西,不只是草稿,好像还是你从小到大写过的东西。

    游弋出了一身冷汗,汗毛直立,猛地钻进帐篷里,一个个查看。

    这件事费了很长时间,但游弋的感觉很奇妙,每一顶帐篷里都存放着他曾经写过的东西,创作过的东西。

    几首前言不搭后语的诗,初中时期上课的时候写的,几千字的恐怖故事,大学时期大半夜睡不着构思的,还有小几万字的人物小传,是当时给蔺溪写的。

    都在,竟然都在这里面,游弋自己都不记得自己写过这么多东西,其中还有很多奇思妙想的小构思,放到现在,根本想不出来。

    可是他都忘了。

    计允把你跟我的过去关在了一起?

    游弋想不通,计允怎么说也只是个纸片人,怎么可能能做到这些事情,近一些的不说了,小学,初中,高中时期随手乱写的东西,他究竟是怎么找到的?

    理论上来说,应该是这样。

    系统叹了口气:困在这里的日子,我把那些东西都看完了,有些很枯燥,但有些很酷,原来宿主你写小说,不是一天炼成的啊。

    废话。游弋白了他一眼,这叫潜移默化。

    游弋心说,若早知道有这么一天,我小时候绝对不偷偷钻被窝里看小说,但是不看也就遇不到蔺溪了啊。

    人生,真是两难。

    我把这些看了一遍又一遍我还以为再也出不去了呢,就跟你写的那个一次次因为投靠亲戚,试过一千多种死法的年轻人一样,永远跳不出轮回了呢。

    游弋猛地看向系统,系统被看得起了鸡皮疙瘩:怎么了?宿主?

    你刚刚说的那个是从哪儿看到的?

    系统在这里待了很久,所以对哪些内容放在哪顶帐篷里,非常熟悉。

    尤其是他感兴趣,觉得有趣的故事,他印象尤其深刻,就像他说的这个一样。

    系统赶快把游弋要的资料翻了出来,稳稳地交到他手上。

    游弋深吸一口气,翻开来看。

    果然,那是他高中放假,上补习班,不好好听课,随手写下的设定。

    陶歌,男,背景古代,千里迢迢,跋山涉水,投靠亲戚,却经历了一千多种死法,重点在于那一千多种死法,所以游弋着重写了后面的内容,并没有多加描述陶歌本人,甚至出现了前后样貌描写不一的情况。

    游弋把资料扔在一边,直接躺在地上,系统惊了一下,凑过来看他:宿主,你没事吧?

    没事。游弋闭上了眼睛:我原本以为这个世界不会再给我惊喜了呢。

    系统见他看起来似乎确实没事,也跟着躺在他旁边,宿主,你是不是困了啊?不是要快点出去找蔺溪的吗?

    蔺溪那么大的人了,会好好照顾自己的,我要先让自己的小心脏,好好缓一缓。

    系统不明所以:什么意思啊?

    游弋偏头看他:我小时候,一直觉得当创作者是很酷的事情,包括掌握别人的喜怒哀乐,情缘生死,那会给我很大的成就感,现在想起来,简直是跳进了自己给自己挖的坑里去了。

    系统听得一头雾水:宿主,我听不懂,你能说一些正常的人类语言吗?

    游弋沉默了两秒,再次看向系统:你把这里面所有内容都看完了?

    都看完了啊。

    那你记不记得一个故事,大概是我初中写的,里面的主角是个小小少年,体质就是非常适合被别人抓去炼丹的那种体质,他为了不被人抓走,遍寻灵药,想要掩盖住自己的天生灵气

    他在半路上遇到了一个妖怪,而那个妖怪刚好想要掩盖住自己的妖气,妖怪与少年刚好相辅相成系统接着讲述道。

    游弋叹了口气,紧接着道:是的,那妖怪还是个能变成小麻雀的大凤凰!

    第79章

    系统歪着脑袋看着游弋,所以宿主,你想说什么啊?

    游弋深吸一口气,这特么都是我创造的世界,计允不知道用什么办法不对,也可能不是计允,毕竟他应该没有那么神通广大,我现在遇到的一切人和事,都是我曾经写出来的。

    系统眨了眨眼睛,听游弋继续说道:一千多种死法,小小少年,麻雀凤凰,我都遇到了,这全是我创造出来的,可是他们竟然都在同一个世界里,都闯进了蔺溪的故事线。

    游弋说完以后,迎来的是久久的沉默。

    我知道了!系统突然一惊一乍,游弋无奈地闭了闭眼睛,算了,不计较,不计较,他又不是人。

    你知道什么了?游弋撑起半边身体看着系统,系统白净的脸显得煞白煞白的,像是被自己的什么猜测吓到了一样。

    我知道为什么计允能掺和进蔺溪的世界里了!

    系统努力整理措辞,终于理顺了一些,才开口:首先,我们不知道他变成实体是为什么,这个姑且不论,但是可能他成为实体之后,宿主你已经进入了蔺溪的世界里。准确来说,计允不是宿主你创造的完整角色,他的世界只是个大纲,所以那并不能支撑着他跟你见面,他需要蔺溪的现有世界,也就是已经完整的这个世界,作为载体,跟你见面。

    游弋眉头紧蹙,听得非常认真:你继续说。

    从我知道的信息得知,宿主你进入这个世界,也会对世界产生影响,所以一般来说,两个世界的角色是不能共存的,所以任务才会有时限。宿主你之所以能执行任务,一是因为这个世界已经产生了水波纹,二是因为我们的存在,数据的影响,可以保全你。

    游弋似懂非懂:但是计允没有,他没有任何保障。

    是的。系统很惊讶他竟然接受得这么快,果然逻辑能力不赖。

    计允跟蔺溪也是两个世界的人,所以理论上来说,计允不可能存在于蔺溪的世界,他能进来,或许是因为你荡起的水波纹,但是他存在于这个世界,还需要做很多其他的准备。

    游弋微微眯起眼睛,听见系统一字一句清晰解释道:例如,创造更大更多的水波纹。

    所以他把我曾经创作的,乱七八糟的世界,都叠加到了这个世界里,目的就是荡起更大更多的水波纹,让自己能够栖身于这个世界里?

    理论上是这样没错。

    游弋深吸了一口气,诚恳开口道:我总算明白他为什么第一件事,就是要把你关起来了。

    系统撇撇嘴,游弋还是难掩钦佩的表情,系统看起来还是很受用的。

    游弋没有说谎话,如果计允不在第一时间把系统关起来,系统很容易就能根据他们的理论知识,和他自身数据堆砌起来的逻辑,计算出计允的所有目的和行事路线,以及为何那样行事的理由。

    太可怕了,虽然还没有证实,但游弋认为系统的推理十之八九不会有错。

    可是我有一个问题。游弋虚心举手请教。

    系统鼻孔微微抬起:宿主你说。

    计允的世界不能说是不完整,其实可以说,根本就没有被创造出来,他只存在于大纲里,那么既然计允的世界都不存在,他怎么会存在?蔺溪的身世坎坷,让读者产生怨念,才把我拉进了这个世界,但是计允的故事,除了我,哦,现在还有你,除了我们之外,是没有人知道的,他难道也是因为怨念才来找的我?谁的怨念?还有,计允的牛逼能力只体现在大纲里,他能找出我写过的所有故事,然后再都投进这个属于蔺溪的世界里,这可能吗?你能做到吗?

    系统抬起的鼻孔,一点点垂了下来。

    实话实说:我做不到。系统扁了扁嘴巴:不只是我,我知道的系统,没有一个能做得到,我们的存在是跟宿主以及宿主所需要完成的任务息息相关的,能力也是一样,宿主强,或者宿主需要我们强,我们就会变得强一些。

    游弋跟系统这么一通分析,还是没搞懂计允的存在怎么会这么逆天。

    何况据我所知,宿主你的这种情况,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过,毕竟我们将现实世界的人,拉扯进虚拟世界里来,已经费了大功夫了,怎么会出现另一个虚拟世界里的人,到另外一个虚拟世界里来呢?理论上来说,是不可能做到的。

    可是计允做到了。游弋轻声道:他要么豁出去了什么,要么就是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秘密武器。

    系统不知道计允是哪一种,也不敢轻易断定,只好默默听着。

    所以我们现在除了找到蔺溪,还需要做什么?游弋扭头看着系统。

    系统一愣:什么?他一向是向宿主传达任务要领,这么冷不防地跟宿主聊天是头一回,没有反应过来游弋说这话的意思。

    游弋轻声开口:你说过的吧,我的任务,蔺溪的世界,我的意念,都跟你息息相关,所以这个世界变得这么混乱,跟你被计允这么容易就关了起来,应该是有关系的,当然,我是猜的,我不想哪一天再突然找不到你了,我们应该做些什么,让这个世界稳固一些呢?才能够让你的状态稳定一些。

    系统愣愣的,忽然反应过来,有了点儿类似人类总挂在嘴上的感动的情绪。

    具体的我也不知道,但是如果找到蔺溪,我觉得我们应该跟蔺溪待在一起,毕竟他是这个世界的主角,也是宿主你任务的主要核心,待在他身边,可能会发现些什么新的信息。

    游弋没有言语,系统知道他在想什么,他不擅长揣测人心,但游弋的想法很好猜,因为他实在是没有太多的小心思。

    宿主,我觉得如果你不想解决计允,完全可以不理会他,可以继续陪着蔺溪,继续任务,让蔺溪走向正途,但是,如果任务成功,你就要离开了,要是你不想离开蔺溪,我也不知道你出去以后该做些什么。

    游弋扯了扯嘴角,笑得有点儿难看:你不是说,如果我执迷不悟,你就会提前送我回家吗?

    系统撇撇嘴:老实说,这个世界阴恻恻的,一个蔺溪,又多一个计允,我有点儿害怕,万一我那么做了,他们两个其中的一个,会把我大卸八块。

    游弋只觉得好笑:你是数据,又不是真实存在的,还害怕被大卸八块?他们能把你卸成哪八块?全是代码吧?

    系统皱了皱鼻子,反驳得有理有据。

    蔺溪和计允也不是真实存在的呀,真实和虚幻的界限很难划分的,尤其尤其是两个世界的人混合在一起以后,你看,你是一个世界,蔺溪是一个,计允是一个,我是另外一个,还有你说的那个小小少年,和小妖怪。系统叹了好长的一口气:这次的任务,实在是,太复杂了。

    游弋失笑,他也想跟着叹气了。

    听系统这么一通总结,现在眼前的这个世界,简直就是大锅乱炖嘛。

    游弋抱着膝盖坐在地上,完全没有大师兄应该有的气派,他看着那些丑不拉几的帐篷,心情难以言喻。

    那都是他曾经笔下的世界,如今,跟他爱的人,存在于同一个世界里。

    第80章

    你有没有找到过离开这里的方法?

    游弋之前带着系统按照自己记忆里的位置找出口,发现那个满是光亮的不知道是出口还是入口的地方,完全消失了,一点儿踪迹都找不到。

    系统摇头:这里就像是宿主你的脑内世界,但是是被大部分遗忘的世界,记得的只是少部分,就像是完全被遗忘了一样,呃就像是完全不存在一样,除了宿主你,我在这里就没有见过第二个活物。

    游弋:

    看得出来系统被关出毛病来了,孩子都语无伦次了。

    系统见到他还是很欣喜的,不过我觉得宿主你一定有办法带我离开这里的,毕竟这里跟你有关系,而且,你能进来,那就一定有办法出去,无论是计允还是蔺溪,都不会容许你消失不见的。

    游弋:

    行吧,说了等于没说。

    帐篷他们一顶顶查看过了,没有什么端倪,但是除此之外,也没有别的可以查看的东西。

    游弋找得累了,直接原地躺下,也不在乎形象了,系统百无聊赖跟着再次躺在游弋身边。

    你说,计允把你关了起来,那他知道是把你关在这里的吗?

    我感觉系统迟疑了一会儿。

    游弋等他感觉等了好久,才听他重新开始说话:我感觉他知道有这么个地方,但是应该进不来,因为我从来没有在这里见过他。

    或许是他不想见你呢?觉得你无关紧要?游弋忍不住泼系统冷水。

    系统不高兴了:不可能!计允如果觉得我是无关紧要的,也就没有必要第一时间把我关起来了。

    好,好,你说的有道理。游弋敷衍他道。

    嘴上那么敷衍,游弋还真是觉得系统的想法有道理。

    如果系统对计允来说可有可无,那他没有必要经过那么几次,又通过蔺溪的帮忙,费了大功夫把系统封印在这里面,但如果系统对他来说那么重要,算是一个强劲的对手吧,被他关在这里这么久了,计允却从不现身。

    恋耽美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卡糖(43)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