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卡糖(44)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 作者:卡糖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 作者:卡糖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卡糖(44)

    有些奇怪啊。

    所以系统说,计允进不来这个地方,有可能吗?

    计允做到了那么多的事情,翻起了那么大的波浪,这个地方,他进不来?

    游弋猛地坐起身来,系统被吓了一跳,学习人类捂着胸口,小声控诉:宿主,你学我!

    他的宿主没时间跟他纠缠这个问题,游弋想到了很严重的一环。

    系统说得没错,他虽然出不去,但是计允进不来这里,因为蔺溪也进不来。

    游弋跟蔺溪是手牵着手一起进来的,但存在在这个空间里的,只有他一个人。

    因为蔺溪进不来,跟计允一样,计允可以把系统关在这里,但是他进不来。

    或许跟彼此真实存在的世界有关。

    游弋大胆猜测,蔺溪和计允的世界文本都在这里,包括其他人的,所以他们都进不来。

    这里的文本都来源于他,所以他能进来,而这里的文本跟系统都没有关系,所以系统也能进来。

    游弋仔仔细细把整件事捋了一遍,所以他进来这里,是意外,还是中了谁的圈套?

    如果是圈套,会是谁下的套?

    是计允吗?

    计允把他和系统关在一起,容忍他们这么详细地分析了所有的事情,也参透了很多关于他的秘密,计允都不在意?还是没必要在意了呢?

    游弋看着眼前虚无的一片白色,忽然感觉心脏有些不舒服。

    如果计允可以让他跟系统见面,允许他们剖析他的一切目的和行事方法,那么他一定是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完成。

    那件事情,一定跟蔺溪有关。

    蔺溪有危险!

    游弋立刻把自己联想到的一切跟系统说了,系统也是一脸惊慌:宿主你说得有道理。

    系统越想越对:计允把你跟我关在这里,肯定是想对蔺溪做些什么,所以他需要这地方关着我们,才有时间下手。

    游弋焦虑极了,他会杀了蔺溪的!我怎么这么愚蠢!

    不会的。系统比他冷静多了:计允会做什么我不知道,但是他一定不会杀了蔺溪的。

    你怎么能这么确定?游弋的表情,乍一看,有些狰狞。

    因为他们的世界,说通俗些,就是你们人类常说的镜中花,水中月,蔺溪是主心骨,他一死,这个世界就会消失了,除非他自己想死,可是他的诞生并不源自于自己的欲望,所以他轻易是不会寻死的,总会有理由让他活下去,设定里或许会有比蔺溪更厉害的存在,但但凡跟蔺溪对上,可能会伤了他,但绝不会杀了他,这是违背这个世界规则的。

    系统说的头头是道,还十分笃定,游弋仍然有些担心。

    计允曾经说过要杀了蔺溪的话,何况他不是这个世界的产物,会不会真的下手啊?他看起来,疯疯癫癫的,真有可能会下手的。

    应该不会。

    系统站在计允那边详细分析道:他做了那么多的事,就是为了见到你,虽然我不知道他引你进来的目的,但他的最终目的跟蔺溪殊途同归,现在还远远没有达到呢,而且系统眼神变了变:而且,因为宿主你对蔺溪动了心,计允现在怎么看,都离他的最终目标越来越远了吧?如果蔺溪死了,世界立刻消失,他的载体没了,他也会消失的,据我所知,他应该不会甘心那样的。

    游弋总算松了口气,不会杀了蔺溪就好,蔺溪能活着就好。

    无论什么时候,命比什么都重要。

    游弋跟系统,在这个像夹层一样存在的空间里,待了好几天,找遍了所有边边角角。

    一无所获。

    游弋急着想知道蔺溪的情况,都快得焦虑症了。

    他想到了很多种可能性,每一次在脑子里晃一下,立刻起了一身寒意,赶紧扔开,继续找出口。

    他一身灵力,在这个夹层里,毫无用处,系统也帮不上什么忙,毕竟他在这里被困的时间更长。

    游弋在找累了的时候,就会随地躺下。

    系统总顺势就躺在他旁边,两个人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游弋有一次说起,感觉这次见面,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系统有了实体的缘故,感觉他话多了,条理也清晰了。

    系统说那都归功于他,谁让他上学的时候不好好学习,尽写些有的没的,还说,他现在这样的情况就叫做腹内书香气自华。

    游弋无言以对,懒得搭理。

    实在是找不到出口不想动的时候,他就钻进帐篷里,看自己曾经写的东西。

    在写第一本小说之前,他乱七八糟写了不少东西,也是这些东西,让游弋想了起来,为什么蔺溪对他来说那么重要。

    他之前写过的东西都不完整,自己也不满意。

    只有蔺溪的故事,他在提笔前总结了一切弯路,做好了全部的准备,一字一句,都蘸着他的心头血。

    大概正是因为这样,投入了如此之多,蔺溪才活了过来。

    游弋重新看了一遍关于蔺溪的所有文字记录,第一版命运悲惨的蔺溪,以及后续他觉得已经完满的故事,还有最初的大纲,以及没有用上的设定。

    回望这个世界一点一点的构建,游弋重新回想起了那段只有他和蔺溪并肩作战的日子。

    在初版里,蔺溪孤苦无依,每走一步都会栽跟头,现在回头看,那时候的蔺溪并不是孤苦无依,游弋一直陪着他。

    作者有话要说:  我做到了,耶。

    再喊一下吧,隔壁《最佳配对》已经完结一段时间了,可以去看看啦,另外专栏坑填完了就开《谁在恐怖游戏里亲了我》,麻烦大家先收一下,这个对我还蛮重要的。

    谢谢啦,晚安安大家。

    第81章

    游弋数着日子干着急,他不知道外面蔺溪怎么样了,根本找不到出口,急得要死。

    系统无法感同身受,游弋甚至觉得,因为有了自己这个活物的陪伴,系统很开心,都不那么急着脱离这里的桎梏了。

    足足被关了有半个月,游弋满心都是蔺溪的安危,他们所处的地方,出现了细微的变化。

    游弋知道,系统有实体后,就一直在这个有限的空间里到处溜达。

    一开始会拉着游弋一起溜达,后来游弋没那个闲逛的心情,每次都让系统自己一边玩去。

    就是这样,半个月后的某天早上按照游弋的感知,应该是早上,系统发现了一些端倪。

    游弋看着眼前的空白墙面上,浅淡的痕迹,支棱着下巴默默思考。

    你确定之前没有这个吗?

    绝对没有。系统回答得斩钉截铁,这地方一共就这么大,我天天晃悠,还能看错吗?之前就是一面普普通通的白墙,绝对的!

    游弋嫌弃地看了一眼系统,他独自一个待在这里的时候,经常翻看游弋写的东西,自从游弋来了,系统立刻变得没那么好学,表达能力没有书面化语言的规整,显得非常口语化。

    关于自己该把系统看成是一堆数据还是一个人,游弋不想过多思考,他担心自己想得越多死得越快。

    所以你认为这墙面上为什么会出现这个?

    游弋一边问,一边轻轻用手指抚摸那道浅淡的痕迹,没有凹陷或者凸起的手感,就跟不存在一样。

    系统摇头:宿主你知道的,我的能力跟我一起被困在了这里,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个,但如果非要我说,我感觉

    游弋扶额,我知道你被困了很久,好不容易来个能交谈的对象很激动,但无论是以什么样的形象出现,说话还是要简练一些。

    系统撅了噘嘴,表示不满,大概是外面出了什么事情了吧。

    游弋皱眉:什么事?

    那我就不知道了。系统老老实实回答:我们不是分析过么,这个地方大概率是计允弄出来的,可能是计允有事,另外,这个地方也存在于蔺溪的世界里,所以也可能是蔺溪有事。

    系统说的一切游弋都能自己想到,但是他实在是不想承认,尤其他不想承认蔺溪有可能出了什么事。

    虽然不应该,但是要在计允和蔺溪之间选一个,游弋还是最不希望蔺溪出事。

    当然,如果有可能,他希望计允和蔺溪这两个都出自于他笔下的牛逼主角,都能好好活着。

    白墙出现裂痕,看得见,摸不着的状态,整整持续了一整天。

    系统有自己的计时方法,按常规为准,二十四小时为一天。

    他们两个在那二十四小时之内,一直都守着那隐隐约约的裂痕,却什么都没有等到。

    不过第二天,游弋和系统发现裂痕好像发生了变化,看起来更深,也更明显了。

    游弋怀疑是因为他们一直盯着看,所以产生了某种视觉偏差,系统也不敢确定。

    但是很快,第三天,裂痕的变化更清晰了,而且用手指能感觉得到裂缝尖锐的边缘,那种触感不会出错。

    这个空间在变化,或许那是一个出口?

    游弋跟系统的思考方向一致,他试图加快裂缝的形成,却没能成功。

    所以得出结论,无论如何干涉,裂缝的形成速度,并不受任何外力影响。

    游弋跟系统每天都会观察那个裂缝,系统根据裂缝变化的程度和时间,准确地计算出了他们能出去的时间。

    大概需要一个半月。

    游弋等得心里火急火燎的,却没办法,只能继续每天望穿秋水一样继续等。

    但事实并没有朝着系统计算的方向发展,从裂缝产生变化伊始时开始计算,在第六天的时候,变化速度加快。

    第七天,游弋还没能来得及从裂缝中往外看,看出点儿什么的时候,整个缝隙在瞬间扩大,然后像是被什么力强烈影响了,石块碎裂坍塌。

    游弋和系统都吓了一大跳,落地的石块都消失了,游弋意识到这个空间只能存在他创造出来的文字性的东西,以及他们这两个外来户,其他东西但凡沾了地,可能都会消失。

    石块消失,露出了后面黑黢黢的通道来。

    游弋平时不怎么怕黑,但这不是他熟知的现实世界,而且身边还跟着个由数据化为实体的系统,什么都有可能发生,所以他其实心里恐惧感很重。

    系统倒是勇敢了很多,看出了游弋的不情愿,将游弋带在身后,自己打头阵往里走。

    两个人用不停聊天的方式缓解对方的紧张感。

    宿主,你出去见到蔺溪第一句话要说什么啊?

    游弋:

    明明之前聊的都是些什么都能说不会尴尬的话题,系统突然拐到蔺溪。

    游弋一阵哑然,什么话都说不出来,脑子也不转了。

    系统在黑暗中叹了口气:迟早要面对的呀,又不是只要不提,这个人就不存在了。

    我知道。游弋手心出了汗,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做,我喜欢他,确实喜欢,我也知道他跟我的不一样,但是喜欢他这件事是在我本人都没有同意的时候直接发生的,我也没办法。

    系统又叹了口气,能听得出来,是真的在为游弋发愁。

    游弋在黑暗中找到了系统的脑袋,揉了揉:行了,出去先想办法解决计允的问题吧,我不会让你到嘴的业绩飞了的。

    我不是为了

    我知道。游弋轻声打断系统反驳的话,脚步也停了。

    两个人在黑黢黢的通道里,什么都看不到,静默了几分钟。

    游弋清了清嗓子:你觉不觉得这个出口,也有点儿太长了吧?

    嗯。系统闷声回答:有点儿。

    游弋跟系统谁也没有再提蔺溪,一路沉默着,搀扶着彼此,在黑暗的通道里行走。

    足足走了有十五分钟的样子,他们才看到一丝光亮。

    游弋来了精气神,拉着系统朝着光亮狂奔。

    跑了几步,骤然停下,把系统弄得云里雾里的。

    怎么了?宿主?

    我突然感觉这个场景好熟悉啊游弋挠了挠头,之前跟蔺溪找这个里面那个地方的入口的时候,也有这么一段。

    系统不解:所以呢?

    虽然是在黑暗中,游弋清楚地知道,自己的脸色肯定很不好看。

    所以我在想,会不会我们走过这个通道,就进入另外一个更难逃出来的世界,出不来了怎么办?

    系统紧张到咽口水的声音在黑暗中格外清晰,游弋默默翻了个白眼,系统没有人类的身体系统和各项器官机能,他只是想提前学习学习,没想到这个时候来这么一下,非常符合人设。

    那现在只能这样了。思考了一会儿,系统给出选择:要么我们原路返回,但是不知道这通道会不会就像它突然出现一样,又突然消失,要么,我们就只能往前走了,不管前面是什么,要做好再也不能回来的准备。

    游弋感觉有点儿冷,默默地抱了抱自己。

    自从跟蔺溪扯上关系,游弋才发现,他这辈子,最不喜欢做的题的类型,就是选择题。

    我要看看尽头是什么,我要继续走下去。

    蔺溪不是个会走回头路的人,他师兄当然也不是。

    无论前面是什么,他都准备好了。

    作者有话要说:  又到了赶榜的夜晚才发现我这周没申榜心好累。

    第82章

    系统的职责,是要权利帮助宿主完成他的任务。

    但是游弋的这个系统,从接到自己宿主信息和事件详情的时候,并不知道之后会接踵而来这么多偏离主线的,连支线任务都算不上的突发事故。

    作为一个系统,他心里也存在着不小的压力。

    这种压力在得知游弋喜欢上了自己创造出来的角色后,扩大了数万倍。

    当然,系统的压力,在游弋的认知里,就是修改几个字母就能解决的问题。

    游弋认为他们两个虽然算得上是亲密的队友,但彼此面临的情况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恋耽美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卡糖(44)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