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卡糖(46)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 作者:卡糖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 作者:卡糖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卡糖(46)

    时光飞逝,蔺溪已经长大了,游弋来了又走,反反复复,来来回回。

    游弋开始疯狂怀念起,自己要想找蔺溪,只需到后院敲个门,蔺溪一定会给他开门的那些日子。

    第84章

    人开始怀念过去,是老了的标志。

    游弋知道,自己藏在面具下面的脸,表情一定很难看。

    人总是喜欢说如果,游弋刚刚得知蔺溪喜欢自己的时候,总想着,如果蔺溪不喜欢他就好了,可是现在,总是想,如果早一点知道蔺溪喜欢他就好了。

    他会紧紧抓住那些静谧的,无人打扰的时光。

    陪着蔺溪修炼,更用心地修炼,然后再谈个情说个爱。

    顺便帮蔺溪报仇,毕竟那时候他什么都不知道,在他什么都不知道的日子里,蔺溪受了很多他不知道的委屈。

    公子,买灯吗?

    游弋正在出神,被人打断,一看,自己在卖花灯的小贩身前站了不知道多久。

    他摇了摇头,小贩也没有立刻黑脸,反而尽力推销自己家的产品。

    公子,买个花灯吧,我们家的花灯跟其他家卖的不一样,能带你找到有缘人。

    游弋好长时间没笑过了,却被这话逗笑了。

    你们家的花灯,莫非有法术不成?

    是缘分。小贩见他感兴趣,自己介绍得越发起劲儿了。

    我们家的花灯啊,做的时候心念虔诚,所以每一盏,都能带着买它的人,找到自己的正缘,缘分这种东西,最主要就是虔诚,对吧公子?

    见游弋不说话,小贩继续循循善诱:我只看公子身形,就知公子是个无比潇洒俊逸之人,买一盏吧,不需要多少银子,图个好彩头,肯定能助公子找到个温婉贤淑的姑娘。

    游弋深吸一口气,又缓缓吐出,沉重的心情消散不少,姑娘就算了,我买你一盏灯吧。

    他挑了一下,最终拿了个鲤鱼围绕的图案的,小贩很开心地收了钱。

    游弋把这么一盏灯拿在手上行走,发现了诸多不方便。

    这种日子,拿着一盏花灯,你说不是想找个姑娘共结连理都没人信。

    所以啊,游弋走几步,就能多几个姑娘对他投来关注。

    好在现在民风没有现代那么超前,姑娘们虽然对这位公子好奇,却没人敢撇下脸面上来打招呼。

    游弋很快逛到河边,看到有不少人在放河灯。

    他不是个信这些的人,可是他是个很容易被氛围感染的人。

    许愿嘛,最重要是虔诚的心。

    游弋把花灯放在一边,蹲下身子买了河灯,提笔写字。

    愿君一切平安,愿能与君早日相见。

    写完,放入水中,推了一下。

    游弋也觉得自己有些幼稚,但是,人就是喜欢怀揣着美好的念想。

    他甚至觉得,人有时候是靠着念想活下去的。

    游弋在河边蹲了好久,有姑娘频频往他这边看过来,游弋才发现,那些姑娘估计都以为他在思念某位佳人。

    为了避免麻烦,游弋赶紧走了,沿着河边走了一会儿,才发现自己的花灯没拿。

    转头就想回去找,才走了两步就停下了,卖花灯的小贩说,他们家的花灯能带着买灯的人找到正缘,自己的花灯丢了,可不就是说明自己的正缘丢了么。

    游弋站在原地闷了一会儿,叹了口气,放弃了回去找的心思。

    如果能以此证明,说蔺溪是他的正缘,也挺好的。

    说实话,人总是在失去后才懂得珍惜,是世间名句。

    游弋以前根本不信,现在却不得不信。

    失魂落魄沿着河边又走了一阵子,游弋听到有人的脚步声在靠近,好像是谁朝他这个方向跑来了。

    日子特殊,今晚人很多,游弋不觉得那是找自己的。

    事实上,他觉得今天晚上除了他,都有伴儿。

    没想到还真是找他的,游弋感觉到自己的袖子被谁拉了两下,朝对方看过去,是个比他矮一些的少年,眉清目秀的,一双眼睛格外灵动。

    手上提着他不久前丢了的鲤鱼花灯,见主人看过来,少年立刻把花灯递了过去。

    游弋下意识接住,谢谢你。

    他礼貌道谢,对方从头到尾没有说话,却在听到他说话的瞬间,睁大了眼睛。

    游弋第一反应,他们认识,但这个想法很快被他否决了,游弋很确定自己不认识这么个少年。

    毕竟按照他现今知道的线索,他离开这个世界已经十年了,这个少年,看起来,不过十多岁的样子,游弋只可能在第二次进入这个世界的时候跟他产生交集,而那时候,这孩子估摸着才几岁吧。

    游弋确定自己不认得眼前的少年,但又不知道他的惊讶来自何处,毕竟他现在戴着面具。

    结合前面发生的事,这个少年是因为听到了他的声音才这么激动的。

    我们认识吗?

    游弋问得小心翼翼,脑子里又冒出来了很多疑问,他的声音并没有太多的个人特质,这他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不至于因为声音被谁记住什么的。

    所以眼前这个少年究竟为什么这么激动,他就很难理解了。

    毕竟在游弋的认知里,只有蔺溪会对他的声音,这么有感知力。

    少年用力点头,眼神真挚,激动的情绪溢于言表。

    游弋此刻才发现问题所在,你不会说话?

    少年眼神变得有些落寞,点了点头。

    游弋疑惑:可是我不认识你。

    少年焦急地张着嘴巴,似乎想开口说话,但懊恼地发现自己没能发出声音。

    他使劲儿指着自己,游弋实在看不明白这个你画我猜的谜底,摆了摆手,我确信自己不认识你。

    少年急了,似乎以为游弋想走,上前抓住了他的袖子,游弋有些招架不住,想好好跟他沟通,告诉他自己没打算走,还没开口呢,就听到有人在喊着什么。

    离雀!你抓着人家干什么?!

    游弋蓦地出了一身的汗,这个声音他熟啊。

    果不其然,游弋往声源处看过去,看到了凌桓的身影,正朝着他们这边大步跑过来。

    还是傻乎乎的样子。

    游弋的心都跳到嗓子眼儿了,他在这一瞬间想了很多,盯着眼前的少年发问:你是小麻雀?

    看见对方轻盈地点了一下头,游弋险些激动得大喊出声。

    眼前这孩子叫离雀,但是跟雀相关的,跟凌桓熟识的,也只有那一个选项了,所以认识他不足为奇,凌桓当日和小麻雀都在蔺溪的储物戒里关着呢,如今凌桓没事,小麻雀也没事,那么是否说明蔺溪也没有事?

    离雀!你在干嘛?!

    凌桓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看着死都不放手的少年,吵嚷着:你拉着人家干嘛?!今天出来的事我求了师兄多久,你又不是不知道,万一惹了麻烦,师兄肯定要拔光你的羽毛,把你烤来吃!

    少年根本没有听他的,依然死死盯着游弋,游弋的身子早就在听到师兄两个字的时候僵住了。

    你说的师兄,是蔺溪?

    凌桓原本想跟被离雀抓着的人道歉,结果自己还没来得及开口,对方先说话了。

    他愣了一下,觉得这人的声音很熟悉,但一时间又想不起来了。

    之间那人挣脱了离雀的桎梏,直接朝着自己走来,一把揪住他的衣领。

    回答我,你说的师兄,是不是蔺溪?!

    凌桓这一下听出来了,那种熟悉感真正属于谁。

    他眼圈一下红了,游弋师兄?

    游弋没时间跟他磨叽那些有的没的,是,是我,蔺溪在哪儿?

    在在啊!游弋师兄!

    凌桓话还没说完,一把抱住了游弋,嚎啕道: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这么多年,你去哪儿了啊?!

    作者有话要说:  再更一章就睡觉,谢谢大家捧场。

    第85章

    游弋忍住了暴打凌桓的冲动,毕竟对方对自己思念之情,从他抑制不住的嚎啕大哭中能看出来,是很真实的。

    但是他真的不想搞这些有的没的,他只想知道蔺溪的处境如何。

    乖,别哭了,别哭了,我又没死,来,找个地方,仔细跟我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

    游弋耐着性子,跟哄孩子一样,左手拉着凌桓,右手拉着离雀,终于找了个没什么人的茶馆坐下。

    他撤了脸上的面具,凌桓冒着鼻涕泡盯着他看:师兄,你为什么不以真面目示人啊?

    说来话长,你先说说你们吧,我不在的时候,发生了什么?

    游弋不想跟他解释,自己不想泄露行迹被计允找到的事。

    虽然已经过去了十年,但游弋发现,凌桓除了个子长了不少以外,似乎没什么明显的长进。

    肯定是他回答一句,凌桓就还有十个问题等着他。

    我们凌桓看了一眼离雀,眼神飘忽,扯了个笑出来:我们都好,师兄,你这十年去了哪里啊?

    游弋忍不住扶额,并不回答他的问题,直进主题:蔺溪呢?

    我们是跟蔺溪师兄报备了出来的,他没有跟我们在一起。

    听起来像是真话,不过

    出来?游弋抓住了重点:你们从哪里出来的?你们有长住的地方吗?为什么其他人都说蔺溪死了?

    凌桓显然很紧张,抿了抿唇,我只能说蔺溪师兄现在确实还好好活着呢,你不要担心。

    有问题。

    游弋深吸一口气,凌桓是不好说,还是不能说,他不确定,但既然凌桓说了蔺溪好好活着,那蔺溪一定没什么关乎生死的大问题,这个认知多多少少让他放心了一些。

    行吧。游弋对着凌桓笑了笑:现在先来说说你们吧,他游弋看着离雀,他能幻化成人形了?可是他身上没有妖气啊。

    离雀听到游弋提到了自己,眼睛亮了,脑袋一下子抬了起来,看起来单纯又可爱。

    凌桓揉了一下眼睛,你不见了以后,我们从秘境出来,离雀的身体状况并没有好转,一直靠蔺溪师兄的灵药吊着命。后来过了一年,还是差点死掉,好不容易活了下来,情况又急剧恶化,蔺溪师兄察觉到那是离雀的劫数,他成功了就可以突破瓶颈化成人形,失败了就会灰飞烟灭。总之过程十分惊险,我资质太差,蔺溪师兄那时候修为也还不够,但尽了全力帮他,人形是化成了,却说不了话。

    离雀一脸的笑,似乎并不在意自己说不了话这件事。

    凌桓看起来却很可惜的样子:这只笨鸟,现在已经没办法变成凤凰或者麻雀了,好在没有妖气,除了不会说话,看起来就像个普通人。

    游弋情不自禁摸了摸离雀的脑袋,对方很受用,伸长了脖子。

    凌桓也好,离雀也罢,他们的命运都是游弋创造出来的,自己笔下的生命变得鲜活,无论见到多少次,都还是很动容。

    名字呢?是谁取的?游弋清楚地记得自己没有给离雀取名字。

    是蔺溪师兄取的,离雀知道自己的命是蔺溪师兄救的,就让他帮自己取个名字。

    离雀眼睛亮亮的,在两人之间来回盯着看,游弋心愈发柔软起来。

    他不记得自己跟小麻雀当初相处的时候,是否发生过什么刻骨铭心的事情,所以游弋并不明白,为什么对方能第一时间听他的声音,就直接把他认了出来,丝毫迟疑都没有。

    是个很好的名字。游弋看着离雀轻声说道,离雀听了,脑袋抬得更高了,有种洋洋得意的意思。

    游弋看向凌桓:我为了找蔺为了找你们,去了很多地方,他们都跟我说,蔺溪杀了很多人,是吗?

    是。凌桓有口难言的样子,游弋都不好意思为难他了,我知道蔺溪的脾气,但他救了离雀,我不会怪他的,应该怪他的人,也不是我。

    蔺溪师兄,变了很多,但我有时候又觉得,他其实没变。凌桓支支吾吾的,总之,游弋师兄,蔺溪师兄本性不坏,他只是

    我懂的。

    游弋大概能猜到凌桓一直不愿意跟他直说的原因,蔺溪因为找不到他,惹了不少人,他能想到那些都是些什么人,会对蔺溪说什么话,做什么事,而他不在,蔺溪没有手软的理由,所以作了不少的孽。

    叹了口气,游弋抬眸看着凌桓,有些气息不稳。

    他还在找我吗?

    当然。凌桓这个回答丝毫没有迟疑,蔺溪师兄从来没有放弃过找你这件事,其实前阵子,我发觉他有些奇怪,对于你回来,我是有预感的,我相信他也有同样的预感。

    奇怪?预感?游弋不解:什么意思?

    蔺溪师兄好像跟一个人结了仇,我曾偷听到他们说话,那人说,师兄你跟他在一起了,蔺溪师兄自然不信,两人打了起来,房子都遭了殃,那个人好像也挺厉害,蔺溪师兄还受了伤。那个人最后撂下一句话,说什么游弋师兄你当日身死魂灭都能回来找他,如果不是自愿,这次怎么可能不回来找蔺溪师兄呢?蔺溪师兄落寞了一阵子,不过很快振作起来,仅仅闭关三个月,就冲到了元婴期。

    游弋听得紧张极了,最后激动起来:蔺溪如今已经是元婴期了?

    凌桓眼神变了一下,嗯了一声,游弋下意识觉得有问题,却不想深想。

    后来,蔺溪师兄告诉我,游弋师兄你是被人关起来的,他要想办法救你出来,后来他就不再像无头苍蝇一样在外面到处找你了,时不时就闭关,不知道在做什么。

    你们住在哪里?游弋问道。

    映雪山。凌桓回答道。

    我找过。游弋抢着说道:我十几天前就去过映雪山,但是没有找到你们,那里没有人居住的痕迹。

    恋耽美

    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头——卡糖(46)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