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吸男人精气的小妖精

朋友妻,不客气(NPH) 作者:夜猫子

      “嘟……”
    电话被接通。
    家里,有些凌乱的大床上,莫颜一丝不挂的平躺在床上,曲着腿,一只手揉捏着自己丰腴圆润的奶子,让奶子任意的变换着形状,另一只手握着一根粗大的假阳具在自己小穴内不停地来回抽插着,体内甜腻的汁水四溅到雪白的床单上,散发着靡靡的气息。
    旁边还放置着很多情趣小玩具,家里现在只有她一个人在,此时正玩的不亦乐乎。
    “嗯,老公~,你到家了么?我好想你啊……”
    电话中传来的女人柔媚的叫床声让正在开车的男人身下不由一紧,祁钰眯眼道:“马上就到。”
    说完,他把车速提升了一个档次。
    等祁钰赶回家的时候,莫颜已经在他们夫妻两人一块选的那张大床上小死了一回,此时正红唇微张,眼眸如水,身下的那张小穴则被一根粗长的假鸡巴撑开到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此时正分泌着粘稠而又透明的汁水,身下已经湿成一片。
    祁钰开门的时候,莫颜正缓缓的把那根假鸡巴从自己的小穴里给拔出来,脸上正泛着红扑扑的春色,口中止不住的呻吟声。
    这么近的距离,甚至能让人看清楚那还在微微颤抖着的小穴,艳红的小穴紧裹着橡胶材质的假鸡巴,不知是想送客还是想迎客。
    祁钰眸色不由一深,上前两步,又把莫颜小穴内那根粗长的假鸡巴插了回去。
    “呀……”因为体内丰沛的体液,莫颜几乎没有感觉到痛苦就又把假鸡巴给吃了回去,看着祁钰媚眼如丝道,“老公……”
    祁钰转动假鸡巴的把手,让这根东西在自己妻子体内翻腾着,莫颜看了看他身下鼓起的包,舔了舔舌头,身下阵阵紧缩。
    假鸡巴和真鸡巴还是有所区别的。
    有了真鸡巴,谁还要假鸡巴啊。
    祁钰把假鸡巴从莫颜穴里抽出,看到穴口一张一合着,伸手一抹,全都是滑腻的体液。
    在回家路上的时候他就被莫颜挑起了欲望,见到莫颜已经准备好,已经能够承受,他不再继续忍耐,单手解开皮质腰带,把已经粗硬起来的肉棒给释放出来。
    “老公……”莫颜见状屁股轻抬,把刚才高潮过没多久的艳穴往祁钰眼前送。
    祁钰扶着自己的肉棒直接挺了进去,里面还没有停下痉挛,媚肉紧裹着他的肉棒,让他爽的头皮发麻。
    他拍了拍莫颜圆润富有弹性的屁股,道,“松点,想夹死我啊。”
    莫颜感到委屈道,“它又不受我控制。”
    等前韵过后,祁钰掐着莫颜的细腰,开始缓缓的肏起莫颜来。
    “恩……啊……老公,奶子也要摸……”莫颜两手揉着自己的大胸说道。
    祁钰伸手抓住她的一个奶子,触感沉甸甸的,他低头一口咬在了莫颜另一个奶子上,毫不客气的啃咬着莫颜彻底硬起来的乳头,道,“真是越来越骚了,再这样下去,恐怕我一个人都满足不了你了。”
    莫颜以为这是他在床上说的荤话,不假思索的接着道,“嗯嗯,那就再来两个男人,一个插我屁眼,一个堵住我的嘴巴。”
    一想到自己身上的叁个小洞都被男人们侵占,莫颜就更加动情,身下分泌出更多的水来。
    祁钰听了直接用手拉了拉莫颜的奶头,使劲捏了捏,冷笑道,“没想到你胆子还挺大,要不要直接给你来五个,手上也不闲着,真敢想啊。”
    “咿呀……,五个,五个会吃不消的……”吞着祁钰的肉棒,莫颜继续发骚道。
    当然,这话只是在床上和自家老公说说,下了床她就是良家妇女。
    祁钰自然知道自家妻子是什么德行,知道她有色心没色胆。
    但是回想和莫颜刚结婚的时候,到现在小妖精被他的精水浇灌的越发油光水滑,变得越来越离不开肉棒,祁钰眼眸就是一眯,身下抽送的速度越发快,每一下都对莫颜形成巨大的冲撞。
    在这样的努力下,莫颜体内身处的那张小口很快就为他打开了大门。
    粗长的肉棒好似抚平了花穴内每一寸褶皱,所有的敏感点都被照顾到,莫颜只觉得自己全身都要化了,只能抱着祁钰精壮的腰身满嘴呜咽,“呜呜,要到了,要到了……”
    “先给你一次。”祁钰对妻子说道,随后不再固守精关,对准那个隐秘的小口就射了进去。
    莫颜眼前猛的白光乍现,在祁钰射精前达到了高潮,腿根不停的颤抖着,合拢不上。
    祁钰没有把肉棒拔出来,而是埋藏在莫颜体内,堵住精液,让自己的肉棒享受着里面的暖融融,热乎乎的余韵,就着这样的姿势,他把身上残留的衣物都褪光,赤着身子抱着莫颜上了床,手里把玩着莫颜的一对大奶,在莫颜耳边问道,“你今天又翘班了是怎么回事?”
    莫颜迅速回过神来,像只小猫一样蹭着祁钰的胸膛,向祁钰撒娇道,“我在家里做全职太太好不好?”
    “在家里闲着养肉,你该多动动,省的四肢不勤了。”祁钰揉着莫颜的屁股道。
    事实上莫颜的身材非常标准,前凸后翘,又不过分骨感,充满了肉欲,祁钰也爱极了她这幅身体。
    不让莫颜做家庭主妇,也的确是为了锻炼莫颜的身体。
    “就算要出去工作,那我能不能换一家公司,我不想给白骁做秘书了。”莫颜在祁钰胸膛上画圈圈道。
    祁钰看她,“他欺负你了?”
    “没有……但是……”比欺负她还要严重。
    想了想,莫颜在祁钰耳边道,“就是那什么,我在他那里也是闲着,一直干坐着,怪不好意思的。”
    说白了,她就是白领一份人家的工资,还不用干活的那种。
    白骁自小和他们一个院里长大,他们家里也不缺这点钱,莫颜自然不会因为一点面子才想离开的,而是她发觉自己的身体最近变得越奇怪了,对着白骁无缘无故就会湿,这让她感到尴尬不已。
    当然,对着大多数人并不会这样,她也不清楚怎么回事。
    白骁和祁钰是好兄弟,对着老公好朋友发情这种事,哪怕床上厚脸皮如莫颜也不好意思说出来。
    “如果觉得不好意思,钱债肉偿不就行了,办公室play,如果不是我那里不方便,肯定天天那样肏你。”祁钰抚摸着莫颜光洁而而又弧度的脊梁道。
    莫颜脸红了起来,“呸,你也不怕我给你戴绿帽子。”
    “那你也得有力气给我戴。”祁钰道,不知不觉间,他的肉棒又硬了起来,莫颜被他覆在身下,室内只能听见阵阵呻吟声。
    莫颜不知道被祁钰射了多少次,到最后她的脑子已经彻底变得迷糊,整个人更是在不停歇的高潮中痉挛不已。
    她没有看到的是,被射进她肚子里面的精液并没有大量的流出来,而像是被小穴吃掉一样,只流露出一些稀薄残渣。
    莫颜满脸餍足的睡去,玉体横陈在大床上。
    祁钰用手掰开那张贪婪的小穴,心里暗暗骂了一声“肏”。
    真跟妖精似的,会吸男人的精气。
    这种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了,随着他们两人做爱越多,就连莫颜都没察觉到自己的性欲越来越大,要不是他天赋异禀,估计早就被榨干了。
    到了此时,祁钰不得不正视顾镜之的话,尽管明知道那个男人对自己老婆心怀不轨。
    另一边,接到祁钰信息的顾镜之停下手中的动作,凝眸道,“怎么这么快?”
    他们到底做了多少?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