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两根大鸡巴身边逃离,在地铁上遇上猥亵男

朋友妻,不客气(NPH) 作者:夜猫子

      莫颜一前一后的小洞不知被男人们肏干了多久,等到这场淫乱的性爱结束,前后两个洞已经合不上了。
    真假鸡巴轮番上阵,莫颜的叁个能被插入的地方几乎就没休息过。
    叁个的男人的疲软下来,却没放过莫颜。
    只见顾镜之手上拿捏着一串圆润的珍珠往莫颜张合着的小穴里塞去,莫颜小穴抽搐着容纳下它们,身体本能的吐出一波淫水来。
    白骁和祁钰两人分别揉捏着莫颜的奶子,直接喝着莫颜的奶水补充着因为这场性爱而失去的水分。
    莫颜怀里是两颗毛茸茸的头颅,这种姿势让莫颜心里略感羞耻,但与此同时,还有一股不同寻常的刺激感。
    顾镜之一手推拉着莫颜小穴内的那串珍珠,一边把葡萄香蕉等补充糖分和体力的水果递到莫颜的嘴边。
    莫颜看到递到她嘴边的葡萄不由一愣,她还以为……
    “怎么,以为这些东西是给小逼吃的?”顾镜之轻笑道。
    “这些东西塞到身体里面要是感染到了就不好了,再说一根香蕉,哪里比得上真鸡巴。”
    莫颜:“那你们还用假鸡巴插我?”
    “那是为了让你适应高潮,等你适应了,以后保证被男人稍微碰一下就会出水。”顾镜之对莫颜道,一边在床上喂着莫颜吃东西,一边在莫颜的小穴里使坏。
    珍珠粒粒分明,好似在给小穴内做着另类的按摩,莫颜情不自禁的夹腿,想让珍珠给予的刺激更加清晰一点。
    见到莫颜像一只发春的小猫一样,顾镜之低头舔舐吮吸着莫颜的花蒂,让莫颜身心不由一荡。
    而后顾镜之把舌头探进莫颜的穴口,把那串圆润的珍珠推到莫颜花道的更里面。
    白骁和祁钰两人看的性致盎然,鸡巴挺立。
    正在被顾镜之好好伺候的莫颜完全不知道一会又是一场酣畅淋漓大战。
    不知不觉间,几人就从夜晚玩到了天亮,祁钰还需要上班,只能洗了澡穿上衣服去上班,把剩下的主场留给白骁和顾镜之。
    等祁钰走后,顾镜之抬眸,看向白骁这位大总裁,提醒他道,“你也该去上班了。”
    白骁嘴中含着莫颜的奶头吮吸着道,“秘书也要跟我一块上班。”他才不会把莫颜留给一头狼呢,虽然他自己也是一头狼。
    “莫颜留下,我还要好好的调教她。”顾镜之道,试图劝服白骁。
    可白骁根本不上当,他虽然不知道祁钰和顾镜之有什么他不知道的默契,但却知道不能把莫颜一个人留给顾镜之。
    “你问问莫颜跟不跟你。”白骁揉捏着莫颜的屁股道。
    被几个男人和假鸡巴肏干了几乎一夜的莫颜哪还有精力搭理他,两个男人,她一个都不想留。
    她的身上已经被几个男人洗干净,但是白嫩的皮子上,几个男人用手掌和牙齿等留下来的痕迹却是洗不掉的,尤其是屁股,到现在都还是红彤彤的一片。
    看到莫颜这样,白骁心疼道,“跟我回办公室睡,我保证不闹你。”
    “真的吗?”在莫颜心里,白骁的信誉度绝对比顾镜之高。
    见到莫颜没有选择自己,顾镜之眸色不由一暗,而后厚着脸皮跟着白骁一起去了白骁的公司。
    莫颜脱了衣服躺到了白骁的床上,正准备好好消息,一根鸡巴就直接捅进了她的花道里,还往里推进着,莫颜生气道,“顾镜之!”
    “恩,我在。”顾镜之鼻音微重道,“你是想含着我的鸡巴睡觉?还是想含着一根假鸡巴睡觉?”
    “我要睡觉。”莫颜道,见到顾镜之的鸡巴没有动静,干脆就当那根热乎乎的鸡巴不存在。
    迟早有一天她的小穴会被他们玩坏,变成一根鸡巴的形状吧?
    可能是和男人做多了,身上的费尔蒙全都发泄了出去,莫颜做了一个小清新的梦。
    梦里莫颜难得的悠闲,身边一个人也没有,莫颜居然感觉到了久违的休假。
    但是等梦醒以后,插在莫颜体内的鸡巴已经变成了两根。
    莫颜颤巍巍的去碰触自己后穴和白骁肉棒的结合处,屁眼被插进一根大鸡巴的时候她都没有感觉,她的屁眼会不会被男人给肏松了?这个想法让莫颜感到惊恐。
    “别动。”白骁握着莫颜的小手,声音沙哑道。
    说话间,他的肉棒在莫颜的后穴里弹跳了两下。
    感受到那种饱胀感,莫颜小腹不由抽了抽,不敢再动。
    昨天放纵了一天,几个人的身体都疲惫不堪,所以顾镜之和白骁只是把鸡巴放在莫颜的身体内,并没有进行抽插。
    但是想也知道等男人们体力恢复后她迎来的会是什么。
    想到此,莫颜等白骁和顾镜之两人睡着以后,小心翼翼的挪了挪屁股,一点一点的把两根鸡巴从穴里挤压了出去。
    两根半软半硬,散发着热气腾腾的鸡巴被莫颜小心的搁置在两人的腿上,而后她提着鞋子,轻手轻脚的打开房门离开。
    半天后,床上的两个男人下意识的摸索着,想把莫颜抱在怀里,但是落在手上的触感不对,两个大男人猛的惊醒,这才看见睡在他们中间的莫颜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离去。
    外面,莫颜身形隐藏在人群里登上地铁后,着实松了一口气。
    莫颜并着小腿,因为她里面没有穿内裤的缘故,小穴内的淫水已经流到腿心,大庭广众之下,莫颜略感羞耻。
    就在莫颜扶着靠近地铁口的扶手之际,一只咸猪手直接冲着莫颜的屁股摸来。
    林宴瞳孔骤缩,上前一把抓住那个猥琐犯,正当他想要说话的时候,看见莫颜扭过来的脸后,大脑中突然变成一片空白。
    而莫颜已经摸清楚了情况,红着眼睛抬起腿,直接朝着那个猥琐她的男人两腿中间踢去。
    两个男人都不防莫颜会有这动作,最脆弱的地方被踢中,那个猥琐的男人嘴里发出杀猪一般的惨叫,“婊子,婊子,你这个婊子,我操你……”
    林宴回过神来,手中猛的用劲,口中还骂骂咧咧的男人当场就瘫软躺到了地铁上。
    莫颜却没有放过那个沾她便宜的男人,纤细的红色高跟鞋精准的找到了男人男根的位置,而后一脚毫不留情的踩了下去。
    林宴眉眼猛的顿跳,呼吸加重,身下的小兄弟也突然抬头致了一下意。
    受到第二次致命攻击,男人痛苦的哀嚎起来,引起了地铁内乘客们的骚乱。
    但是等他们看过去的时候,莫颜已经红了眼睛,向林宴感谢道,“谢谢你刚才保护了我,你能不能好人做到底,帮我把他扭送到警察局去?”
    林宴一愣,心里有些不是滋味,莫颜这是不记得他了么?
    “好,到了警察局我帮你作证。”说着,林宴把那个对莫颜谩骂的猥琐犯堵住了嘴。
    而周围人一听莫颜要去警察局,就知道理在莫颜这边,舆论自然也往莫颜这边倾斜。
    见到没有人再关注这件事,有林宴帮她看着那个猥琐犯,莫颜低头拨打了季云笙的电话,“喂,是我。”
    林宴垂眸,莫颜这是在向她老公求助么?
    一想到莫颜如今已经结婚,林宴深吸了一口气,极力缓解着自己身体上的紧绷。
    “好,你先去警察局,我马上就到。”车上,季云笙挂掉电话道,有些明媚的眼镜镜片下闪过一道寒光。
    莫颜低头挂断了电话,她找季云笙的原因很简单,术业有专攻,而季云笙,是一个律师。
    她不会轻易放一个猥亵女性的渣滓回到社会上的。
    “不,我不要去警局,求求你们放过我吧。”猥琐男看到莫颜和林宴两人是来真的,顿时满脸惊恐道。
    莫颜和林宴都没搭理他,明知道是错的也去做的事情,就要有承担做错事的勇气。
    身为受害者,她要为自己讨回一个公道。
    等莫颜和林宴两人到的时候季云笙车子已经到了警局,见到莫颜,季云笙从车上下来,下意识推了推他鼻梁上的眼镜架,问道,“就是他么?”
    “对,我想问一下把他送进监狱的流程。”莫颜道。
    季云笙道,“根据我国刑法,第二百叁十七条:【强制猥亵、侮辱罪】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强制猥亵他人或者侮辱妇女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聚众或者在公共场所当众犯前款罪的,或者有其他恶劣情节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
    “你这么抵触进警局,应该是个惯犯了吧。”季云笙看向那个猥琐男道。
    “你放心,我是金牌律师,我一定会好好招待你的。”如果可以,他真想揍一顿这男人出气,但是一想到把这个男人送进监狱的时间,季云笙强行忍住了。
    林宴看着季云笙,一身精英禁欲的打扮,完全一副斯文败类的样子,这就是莫颜的老公么?
    等从警局出来,林宴手上已经一身轻,看着今天帮了她的两个人,莫颜感谢道,“我请你们吃饭吧,算是感谢。”
    “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这位先生呢?”季云笙笑着问林宴,林宴只是一身寻常的打扮,满身的文气遮都遮不住,但是从他手腕上的肌肉可以看出,这也是一位练过的。
    季云笙不认识林宴,只想和莫颜两个人吃烛光晚餐,但是林宴就像没有听到季云笙委婉的赶人一样,笑着答应了莫颜的邀请。
    因为他敏锐的察觉到季云笙并不是莫颜的老公,两人之间太客气了,这是人与人之间的安全距离,不属于亲密范畴之内。
    林宴心里刚想为这个发现而雀跃,却又想到莫颜已婚的事实,就算这个叫做季云笙的男人不是莫颜的老公,莫颜的老公也不会变成他。
    就连林宴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抱着什么样的心态选择留下。
    精★彩*小┊说:ρò1㈧.òΓɡ(po18.org)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