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两个男人中间情不自已的流水,被好朋友

朋友妻,不客气(NPH) 作者:夜猫子

      季云笙不喜欢林宴做他和莫颜两人之间的电灯泡。
    虽然他面上没有表现出来,但是林宴感觉到了。
    “你们喜欢吃什么自己点。”莫颜坐下道,随后点了自己喜欢的菜色。
    不知道是不是她请客的缘故,季云笙和林宴两人一左一右挨着她坐下,莫颜的坐姿下意识端庄了起来,长腿并拢在一起。
    看她这样,季云笙和林宴两人也下意识的坐正了身体。
    等莫颜点完了她喜欢吃的菜之后,就把菜单递给了林宴,递菜单的时候,莫颜的身体微微倾斜,胸前一道深软的乳沟清晰可见。
    林宴身体莫名有些燥热起来,之前压下去的火气就像遇到了引燃物,再一次死灰复燃。
    莫颜对此却毫无所觉,把菜单递给林宴后就去和季云笙说话。
    “云笙,你最近的官司打完了么?”莫颜语气熟稔的问道。
    林宴握住菜单的手不自觉的一紧,眼神已经无法再集中在菜单上。
    “打完了,已经到了收尾阶段,不过前段时间我遇到了一些小麻烦,给自己定了一个体能训练班,莫颜你要不要也练练,一段时间没见,感觉你长胖了一些。”季云笙对莫颜道,目光不经意间从莫颜规模可观的胸前掠过。
    有时候季云笙都惊叹莫颜身上的肉会长地方,一想到祁钰每天都能肏着这样的莫颜,把鸡巴插在莫颜的小逼里,脸埋在莫颜的胸里,心里就醋意翻腾。
    莫颜则睁大眼睛,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腰和大腿,好像,好像的确胖了点。
    “你喝酒么?”等菜单到了手上,季云笙开口问道。
    刚才不管是莫颜还是林宴都没有点酒。
    莫颜刚想说她不喝,就听林宴道,“可以喝一点。”
    原来不是问她的啊。
    “那好,等会我送你们回去。”莫颜道。
    等菜上来,酒也被端了上来,红酒白酒都有。
    莫颜则开始吃菜,季云笙和林宴两人已经喝上,不过都默契的避开了莫颜。
    夹在两个男人中间,不知道是不是男人身上的气息太重,莫颜感觉周身的温度开始升温。
    莫颜有些口干舌燥的给自己灌了几杯果汁,突然觉得有些不妙。
    她的身体正在发热,这还没什么,可问题是小穴开始湿润起来。
    上一次她有这种情况,还是在办公室里离白骁太近,湿了内裤的时候。
    听顾镜之说,这是她小穴自动找大鸡巴的正常现象。
    那么问题来了,她一左一右坐着的两个男人,哪个才是让她湿掉的罪魁祸首?
    这样想着,莫颜眼神不受控制的向季云笙和林宴两人的裤裆处喵去,就跟一只盯裆猫样。
    “你怎么了?脸怎么这么红。”季云笙注意到莫颜的不寻常,伸手抚了抚莫颜的脸,莫颜此时脸上的温度太烫,相对的,季云笙手上的温度就很清凉。
    莫颜脸蛋下意识的在季云笙掌心里蹭了蹭,让两个男人心头不由泛起一丝异样。
    季云笙想这种感受留在手里更久一点,林宴则是巴不得让莫颜快点结束,他一点也不想看到莫颜在他面前和别的男人亲昵,更别说那个男人还不是莫颜的老公呢。
    “刚才是不是喝酒了?”林宴嘴上道,手上自然而然的也摸上了莫颜泛着潮红的脸蛋。
    季云笙不满,正要拍掉林宴那只爪子,就见莫颜身体一软,登时歪倒在他的怀里。
    他的身体瞬间僵住,脸上大有和莫颜同步的架势。
    “没,没事,我没事。”莫颜在倒下去的一瞬间就反应过来,刚要坐正,体内的淫水就越发的泛滥,还伴随着熟悉的痒意。
    那种痒意,只能把大鸡巴放进去才能止痒,莫颜原本合拢的双腿无意识的打开,体内的淫水瞬间畅通无阻的从她体内流到了大腿上。
    感受到腿上的湿意,莫颜这才想起她没有穿内裤。
    “不好意思,我去一下厕所。”莫颜咬唇道,腰肢有些酸软的从季云笙怀里坐起来。
    “别动,还是我抱你去吧。”莫颜的腰上突然多了一把手道,季云笙喉间有些干涩的固定住莫颜的腰肢,随后把莫颜打横抱起。
    他的所作所为已经完全超出了异性友人该有的安全距离,林宴眸色暗沉的看着季云笙抱着莫颜离去,随后也跟了上去。
    “放,放我下来吧。”到了洗手间门口,莫颜对季云笙道。
    虽然这么说,她被季云笙抱着,小屁股却下意识的摩挲着季云笙的裤子,好像在暗示着小季云笙就是那根让她淫水泛滥的大鸡巴。
    这样一想,莫颜小穴里面感觉更痒了,一时间居然舍不得离开季云笙的怀抱。
    季云笙嗅着莫颜身上的气息,满是诱人能引发人情欲的味道,一直存在的欲望再也压制不住,嗓音沙哑道,“没事,我帮人帮到底。”说着,季云笙就抱着莫颜走进女厕。
    女厕内没有人,小门都是敞开的状态,季云笙把莫颜抱进其中一间,伸手就去撩莫颜的裙子,让莫颜被他抱着上厕所。
    莫颜唇瓣紧咬,在拒绝与接受中徘徊不定。
    真要是再和季云笙发生关系,那她和从小到大的小伙伴们可就不存在纯洁的友谊了。
    就在莫颜失神的刹那,季云笙已经直接摸到了莫颜水滑温热的小逼。
    季云笙猛的一愣,惊觉到莫颜居然没有穿内裤,裤子瞬间被顶起一个帐篷。
    “呀!”莫颜惊呼一声,直接被季云笙放到了马桶盖上呈半跪的姿势。
    她的长裙被季云笙直接撩到了腰间,撅着屁股,流着水的小逼正面对着季云笙。
    莫颜身体瑟缩,雪白浑圆的屁股下意识的抖动着,最表层,还有一些没有来得及消下的红痕,那是属于男人巴掌的痕迹,看的季云笙嫉妒不已。
    当然,最让季云笙震惊的还是莫颜的小逼,可能被人看着,淫水流的更欢了,都流到了莫颜的腿根。
    “小逼怎么这么湿呢?刚才吃饭的时候,你一直都在想男人的大鸡巴么?”季云笙摸上莫颜肥嫩的小逼道,触到一手的滑腻,还有那股无法言喻的柔软。
    “哈,真的好痒啊。”莫颜脸泛潮红道,屁股去够季云笙的指尖。
    男人的手要糙一些,摸上去也更有感觉,莫颜小穴主动吸裹住季云笙的一根手指,季云笙眼睛都红了,修长的中指直接推到莫颜体内,顺通无阻的整根没入,莫颜体内丰沛的淫水直接把他的手指淹没。
    “小逼痒了,想让我怎么给你止痒?”季云笙红着眼睛说道,手指在莫颜小穴里面快速抽插着,见莫颜不仅没有感觉到痛,反而一副很舒服的表情,又加了一根手指进去。
    “不够深,想要更粗更长的东西进来。”莫颜摇晃着屁股说道。
    季云笙从没见过这么淫荡的莫颜,就像一个只知道吃鸡巴的淫娃娃,哪还有以前温柔大姐姐和女神的模样。
    想到这里,季云笙把莫颜的身体翻转过来,让莫颜屁股坐在有些冰凉的马桶盖上,把莫颜大腿掰开,随后拉着莫颜的小手直接抚摸上他已经支起来的大帐篷。
    “更粗更长的止痒棒在这里,你得自己取才行。”季云笙对莫颜道,随后又加入了一个手指,在莫颜小逼内抠挖了起来,整个掌心就像是浸泡到了水里面一样。
    莫颜头脑有些晕乎的看向了季云笙的裤子,伸手去帮季云笙解腰上的皮带。
    季云笙的手也顺着莫颜的衣服,一路向上,摸上了莫颜的奶子。
    莫颜上半身的衣服被季云笙解开,一对浑圆挺翘的奶子迫不及待的从衣服里面跳了出来,还弹了弹。
    与此同时季云笙的裤子也松散下来,露出里面黑色的棉质内裤来。
    内裤下是季云笙规模可观的雄厚资本,隔着一层都能感受到它气息灼热滚烫,在莫颜小手的抚摸下,已经越来越硬。
    莫颜吞咽着口水把季云笙的鸡巴从内裤中放出来,季云笙的鸡巴舒展,体积和长度很快就膨胀了起来。
    “还满意你看到的么?”季云笙挑眉道,手从莫颜的小穴内抽离出来,莫颜小穴瞬间感觉到一股空虚。
    “满意。”莫颜脸红着说道,然后露着奶子,动手主动掰开已经淫水泛滥成灾的小逼给季云笙看,“云笙,快用你的大鸡巴给我小逼止止痒吧,求求你了。”
    季云笙深吸一口气,“祁钰那个家伙就没有喂饱你么,居然还让你馋的出来打野食吃。”
    莫颜觉得这事一时半会和季云笙说不清,只把小逼掰得更开,让季云笙的大鸡巴快点肏进来。
    季云笙扶着自己的大鸡巴,就要塞到莫颜的小逼里,可是好几次都被莫颜小逼外丰沛的淫水划开,心中火气发泄不了的感觉让季云笙青筋暴起,让他原本斯文俊秀的容颜看上去有些狰狞。
    就在莫颜要引导季云笙的鸡巴塞入她的小穴之际,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厕所内,正欲火焚身的两人浑身猛的一个激灵,身上的情欲快速褪去,大脑清醒起来。
    季云笙眯眼,“谁?”
    他一出声莫颜就睁大眼睛,要知道这里可是女厕所啊!!!
    可是出乎意料,回应季云笙的居然也是一道男声。
    “马上就要有人用厕所了,你们两个快出来吧。”林宴在外面道。
    莫颜闻言,整个人臊的不行,连忙把裙子放下盖住屁股。
    “等一下。”季云笙冷笑着制止了莫颜,随后从衣兜里拿出一块柔软干净的手帕,塞推到了莫颜的小穴里。
    “先这样给你止止痒,等会我们再继续。”季云笙在莫颜耳边道。
    莫颜听了不由有些期待。
    等两人回去的时候,林宴已经提前回来,对于打断了他好事的林宴,季云笙自然不会给他好脸色。
    不仅如此,他还揽着莫颜的腰,和莫颜换了一下位置。
    林宴笑着问莫颜,“不知你和这位先生是什么关系?”
    莫颜听了小穴不由一紧,里面还含着季云笙惯用的手帕,道,“我们是好朋友。”
    “可以为彼此疏解欲望的好朋友么。”林宴听后道。
    莫颜和季云笙两人猛的抬头看他,“你这是什么意思?”季云笙质问道。
    他和莫颜之间的关系和林宴有什么关系?
    “我是说,既然你们之间的关系不正当,那么介不介意加我一个。”林宴看向莫颜道,向莫颜眨了眨眼睛。
    别的野男人都可以,那么他自然也可以。
    论本钱,他难道输给别的男人?
    莫颜觉得林宴哪里有些不一样了,他之前的语气没有这么随意的。
    林宴该不会听到她和季云笙在厕所做的那些事吧。
    “实不相瞒,我们很介意。”季云笙对林宴咬牙切齿道。
    莫颜则下意识的躲到了季云笙的身后,对林宴的提议同样抗拒。
    林宴不由嗤笑一声,对季云笙道,“知道我为什么要跟你挑明么?”
    “因为大家都是野男人,谁也不比谁高贵。”
    季云笙脸色瞬间铁青,莫颜自然是要维护更熟悉的季云笙,正要开口,就见林宴解开身上的禁锢,把他那根粗长的鸡巴当场释放了出来。
    那根鸡巴丝毫不逊色于莫颜其他的男人,莫颜看着那根鸡巴,总算知道自己刚才为什么那么失态了。
    白骁当初一根鸡巴就能让她湿透,刚才她身边可是有两根极品鸡巴呢。
    “莫颜,过来,我给你小逼止痒。”林宴向莫颜招手道。
    “别过去。”季云笙对莫颜道,随后把莫颜抱到他的腿上,用自己再次支起来的帐篷给莫颜磨穴。
    莫颜被季云笙弄得气喘吁吁,手上环着季云笙的脖子,对林宴拒绝道,“不好意思,我一般不和陌生人做爱。”
    毕竟不认识的人不知根不知底,谁知道陌生人那根鸡巴上有没有病。
    想到这里,莫颜留恋的看了一眼林宴的大鸡巴,忍痛放弃。
    “陌生人么?原来你真的把我忘掉了。”林宴有些失落道。
    莫颜睁大眼睛,“我认识你么?”
    “你说呢,小学妹。”林宴道。
    这个称呼让莫颜一愣,仔细的打量着林宴,一些已经被忘得差不多的记忆渐渐的复苏。
    只是还没等莫颜想完,她的一颗奶子就被醋意大发的季云笙用嘴含住,像是在林宴面前宣誓着主权般,狠狠的一吸。
    莫颜身体瞬间痉挛,泪眼朦胧间,直接当着两个男人的面泄了出来。
    季云笙和林宴眸色皆是一深。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