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爱把饭店弄得一片狼藉,又到酒店开房玩3P

朋友妻,不客气(NPH) 作者:夜猫子

      林宴曾在年少时幻想过莫颜的小穴长什么样,但真当他看到了这一幕,心脏还是不争气的跳了跳。
    因为莫颜现在实在太骚了。
    只见莫颜坐在季云笙的腿上,白嫩的穴口露出一抹被彻底打湿的纯白。
    那就是被季云笙塞到莫颜小穴里面的东西,因为穴道挤压,那么柔软的异物也被排斥了出来。
    “小逼就这么紧么?”顾不得有男人在身边,季云笙当即用手指插了插莫颜的穴口。
    “啊,不要。”莫颜哭泣道。
    刚刚才高潮过的小逼此时正痉挛着,哪里容得了这么粗鲁的对待。
    莫颜握住季云笙捅她小逼的手,那姿势,不知道是想让季云笙进还是停。
    “咿呀。”不知道季云笙的手指戳中了莫颜小穴内的哪个敏感点,莫颜被季云笙手指插着的小穴开始小股小股的往外喷起骚水来。
    季云笙忍不住低头舔了一口莫颜的小逼,鸡巴硬的不行。
    “小师妹,想要师兄的大鸡巴么?”林宴握着自己的鸡巴走过来道,大都一副莫颜敢答应下来,他就把鸡巴挺进莫颜小穴的架势。
    季云笙自然火冒叁丈,冷笑一声,直接解开鸡巴的束缚,圆润的龟头抵着莫颜还没停歇下来的高潮直接往里推进。
    以林宴的位置甚至能看到季云笙的鸡巴是怎么被莫颜的小逼吃下的。
    如果只是男人一头热也就算了,可是莫颜这个小淫娃明显吃的很开心。
    到后面,莫颜已经开始抓着季云笙的鸡巴往她小逼里面塞,面上更是爽的不行。
    这样的面容让两个男人把他们春梦的主角和莫颜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
    梦里面莫颜就是这样迫不及待的摇着屁股吃鸡巴,没想到现实比梦境还要刺激。
    就在季云笙的鸡巴肏进莫颜的小穴,季云笙头发发麻,爽的不行的时候,猛地发现莫颜的水流的更多了,一看原来是林宴伸手正在给莫颜揉屁股,偶尔拍打在莫颜的屁股上,制造出一阵又一阵白花花的波浪。
    “操,真是骚到家了,被野男人拍屁股都能出水。”季云笙忍不住低声骂道。
    林宴好心提醒季云笙道,“别忘了你也是野男人。”
    季云笙:“……”不,他不是,他是莫颜家养的。
    心头起火,季云笙身下鸡巴毫不犹豫的挺进莫颜的小穴,只见一根粗长的肉棒在莫颜的小逼内快速抽插着,没一会儿就把莫颜的小逼捣出了一大团白沫,湿淋淋的淫水更是顺着莫颜的大腿滴落到季云笙的裤子和地上。
    “这里是饭点,你们两个这么做真的好么?”林宴开口问道。
    莫颜恍惚回神,道:“呜呜,好舒服,根本停不下来。”
    “莫颜的小逼也要吃饭,咿呀~。”莫颜的胸口被林宴用手狠狠的一拧,等林宴再把手抽出来时,手上沾满了奶水。
    闻到奶水的香味,季云笙和林宴两人都是一愣,
    “你怀孕了?”季云笙惊道,身下的动作当即缓下来。
    “没有,我没有怀孕,你快点动起来呀。”莫颜否认道,用小逼去吸季云笙的大肉棒。
    季云笙眼睛一红,不再对莫颜温柔。
    林宴则愣在原地,看着莫颜挺着奶子发骚。
    没有怀孕就有了奶水,看来莫颜的老公也是会玩的人。
    莫颜的老公知道莫颜这么骚么?
    “鸡巴,鸡巴,大鸡巴,肏的小逼好舒服呀。”莫颜腾出手来揉着自己的奶子。
    在她有些粗鲁的动作下,衣襟上的扣子被解开,随意蹦跳到了地上,莫颜把自己的一对奶子释放出来揉捏着。
    她的奶子很大,莫颜并不能一手包住,只能用手指去夹自己的奶头,给予自己更深层次的快感。
    林宴有些看不过眼,直接上前帮了莫颜一把。
    只见林宴低头,含住了莫颜的一颗奶子,而后狠狠的一吸,甜甜的奶水立刻喷涌弹射到了他的舌尖。
    林宴突然想起和莫颜的那一吻,他以为那时的莫颜就够甜了,没想到莫颜的奶水比当初的吻更甜。
    “小骚货。”看到莫颜挺着腰把奶子往林宴的嘴里送,季云笙眼睛猩红的也低头含住了莫颜的另一颗奶头。
    正当季云笙准备把林宴给挤走,独占莫颜的时候,头发猛的被莫颜用手抓住,头被莫颜固定住了位置。
    林宴也被莫颜抓着头发,脸直接被挤压进了莫颜柔软的奶子里。
    然后季云笙和林宴就感觉到莫颜身体一阵颤抖,又爽的来了一次高潮。
    高潮中的小逼把季云笙的鸡巴裹得更紧,又像无数黏腻的小型触手吮吸着大肉棒,季云笙再也坚持不住,只觉得腰眼一麻,直接对着莫颜的小逼射了出来。
    季云笙猛地把莫颜身体往下压,让他的肉棒和莫颜的小逼紧密结合,确保自己的精液能全部射到莫颜的小逼里。
    从莫颜微凸的小腹明显可以看出季云笙的鸡巴能到达什么地方。
    季云笙的肉棒射完之后变得软绵下来,再也经受不住媚肉的排挤,被莫颜小逼成功排出体外。
    没一会儿就见被季云笙肉棒撑起来媚红小洞内流出一股浓白的精液来。
    莫颜背靠着桌子,身体痉挛抽搐,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整个房间内因为这场猛烈的性事变得一片狼藉。
    就在莫颜微微回神,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听见林宴道,“张嘴。”
    然后莫颜就见一根粗长且陌生的肉棒怼在了她的脸上。
    肉棒的主人是林宴,圆润的龟头滴出几滴透明的前列腺液,形状狰狞而又颤抖,显然已经快到爆发的关头。
    林宴打定主意,莫颜要是不给他口,他就颜射莫颜。
    还没等林宴念头转完,肿胀不已的肉棒就进入到一个温热的环境里,湿润又柔软。
    莫颜握着林宴的肉棒口了几下,看差不多了,就用灵活的舌尖钻林宴龟头的马眼。
    一瞬间,林宴魂儿好像都被莫颜吸走,一个没忍住,肉棒直接抵在莫颜的嘴巴里射了出来。
    莫颜尝了尝林宴精液的味道,微腥,没有多余的异味,这是一根干净的肉棒,她好想吃。
    “骚货,是缺了鸡巴不能活么?”季云笙看到莫颜吃野男人鸡巴,再也忍受不了,直接卷起粗厚的桌布就往莫颜的小逼里塞去。
    莫颜忍不住闷哼一声,忍不住夹住了双腿。
    看到好好的一顿饭被他们搞得一片狼藉,林宴咬牙道,“去宾馆。”
    那才是适合酣畅淋漓做爱的地方。
    “不行,我还要回家呢。”莫颜下意识道。
    季云笙气的一巴掌扇在莫颜的奶子上,扇的莫颜奶水溅出,“回家让祁钰看你逼里野男人的精液么?”
    莫颜奶子被扇,又爽又麻,还有点微微的疼。
    被季云笙提醒,莫颜也觉得小逼里夹着野男人的精液回家不好,虽然祁钰知道她的本性,但莫颜也知道那样做自家老公会不开心的。
    想到此,莫颜同意了男人们的提议。
    然后莫颜就双腿摩挲着自己的小逼看着两个男人收拾‘事发现场’,看到房间被他们搞得一片狼藉,莫颜心里微微羞愧。
    季云笙本来是不想带着林宴一块去开房的,但谁让莫颜实在馋林宴这个学长的大鸡巴,季云笙纵使想质疑也没有质疑的余地。
    车里,林宴和莫颜一块坐在后排,莫颜两腿张开,成M型,此时正有一双修长的手掌在莫颜的小穴里抽插着,先是一根,见到莫颜能够承受的住,林宴又添了一根,现在莫颜的小逼里已经吞下了林宴叁根手指。
    叁根手指已经足够林宴在莫颜的小逼里翻江倒海。
    “咿呀,好舒服。”莫颜向林宴挺着屁股道。
    林宴忍不住说了一句:“真骚。”
    至于负责开车的季云笙,身上早就冰火两重天。
    因为喝了酒,他也不敢开太远,直接就找了一个距离最近的酒店开了房。
    门刚一关上,季云笙和林宴两个就像禽兽一样迫不及待的扯开莫颜身上所有的衣服。
    莫颜的一对大奶当即弹跳出来,一股奶香味开始在房间内蔓延,然后就是胸下那纤细柔韧的腰肢,不知适合多少男人掐着这里奋力冲刺。
    再下面就是莫颜的大屁股和美穴,莫颜的屁股挺翘浑圆,形状宛若蜜桃,季云笙知道莫颜的屁股穿着裤子都好看,没想到脱了裤子更好看。
    美穴对于刚刚已经享用过的两个男人自然不陌生,把美穴掰开,里面全都是莫颜体内涌出的淫水。
    至于季云笙之前射在莫颜肚子里面的精液,早就在车上的时候被林宴用手给抠挖了出来。
    最后是莫颜笔挺且富有肉感的大长腿,最底下是一双精致完美的双足,脚指头上闪烁着贝壳般的莹润光泽。
    整体之美,这个世上能超过她的人绝对屈指可数。
    莫颜全身上下被脱光,只能一手堪捂住两个奶头,一手下意识遮住自己的小穴。
    而第一次看到莫颜整个身体的季云笙和林宴此时已经惊呆了。
    在柔和的灯光下,莫颜全身上下好像在发光,又像是一顿美味的大餐,即将等待着品尝。
    情侣酒店的床很大,叁个人都绰绰有余,回过神后,季云笙和林宴两人挺着大鸡巴来到莫颜的左右。
    季云笙抓着莫颜的两只手腕让她把遮挡住的景色释放出来,而后低头去吃莫颜的一颗奶头,就在季云笙想要把莫颜另一个奶头也想霸占的时候,却突然碰触到一个阻碍物。
    是那个林宴。
    意识到林宴也正在对莫颜上下其手,季云笙脸色不由一黑,直接掰开莫颜的双腿,手指直接探入莫颜的花心揉捻着。
    别看季云笙才刚破处,人却很聪明,直接从莫颜的表情上分析出摸莫颜什么地方能让莫颜感到舒服。
    “师妹,要吃我的鸡巴么?”就在莫颜被季云笙搓揉的淫水直流,听见林宴耳边这样对她道。
    下一秒,林宴的鸡巴就被送到了莫颜的眼前,莫颜看着这根大鸡巴眼睛不由一亮。
    “好大呀,插小逼一定很爽。”光是想想就让她淫水泛滥了。
    林宴听了显然很高兴  ,大兄弟直接向莫颜点头示意一番,光滑的龟头戳到了莫颜柔软的身体上,舒服的让林宴喟叹一声。
    他的手摸索到莫颜的屁眼,直接把莫颜的身子往季云笙一压,掰开莫颜的屁股,看向那处已经明显缩下去的菊花,林宴眸色一深,直接探了一根手指进去。
    莫颜被林宴弄得屁眼一紧,紧紧含住了林宴的手指头,林宴让莫颜放松,等把莫颜屁眼扩充的差不多了,这才把自己硕大的龟头慢慢推进了莫颜的屁眼里。
    刚一进去,林宴就忍不住闷哼一声,和莫颜的小嘴比起来,屁眼无疑实在太紧了,紧到从没有和女人肏过的他有些忍不住射精的欲望。
    季云笙忍不住掰过莫颜的脸,和莫颜舌吻了起来。
    相比起陌生的林宴来,季云笙身上的气息是莫颜熟悉的,就在不久前他们还是纯粹的朋友,现在却在深深的负距离。
    看着季云笙近在咫尺的容颜,莫颜心里蓦然涌起一股负罪感。
    看出来什么,季云笙揉着莫颜的奶子道,“以前有惦记过我的大鸡巴么?”
    “啊哈,没有,只是想过,有些好奇你的肉棒是什么样子的。”莫颜被肏的娇喘道。
    “哼,既然这样,现在鸡巴骑的爽不爽?”季云笙语气不善的问道。
    “呜呜,好爽,真的好爽,鸡巴好粗好长,呀~,要是早知道你有这么长的鸡巴,我早就吃掉它了。”莫颜在两个男人中间起起伏伏道。
    鉴于这淫乱的一幕,两个男人都不怀疑莫颜说谎。
    只恨,只恨……他们不是莫颜的正牌老公吧,要是他们,哪里会允许自己的妻子吃外面男人的野鸡巴。
    不过他们也好爱莫颜的淫荡,要不然他们今天也不会有这种福利。
    被两个男人夹在中间,身体也好似被两根大鸡巴固定住,让莫颜心里莫名多了一丝安全感,两个洞的淫水水多的不停往下流,打湿了两个男人的耻毛不说,还迅速晕湿了床单。
    “怎么这么多水又耐操?简直就是水娃转世。”季云笙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道。
    “谁说不是呢。”林宴笑着道,难得赞同,然后身下的动作更加凶狠。
    身体两个洞都被肉棒攻陷,莫颜爽的泪眼汪汪,头皮发麻,浑身颤栗。
    这才只是两根肉棒呢,而她却不止两个男人。
    就在莫颜被两个男人,两根鸡巴,四只手撩拨的胡思乱想之际,迷糊中仿佛听到了敲门声。
    “开门,查房!”门外有声音道。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net